Ford Ranger造型更硬漢 贊助
2020-08-06 23:44:49kappa

褰裳涉:第一章 夏季糖罐兒

篇名:褰裳涉(前二字讀音:牽常)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

子不我思,豈無他人?

狂童之狂也且!

 

如果思慕,趕緊涉水過河而來,

我不會一直等你。

 

即使是兩個極端,河的兩岸,天秤兩頭,磁極相斥的存在。

排除萬難,來吧!

 

若非是你牽起我的手,

我會輾轉飄零,或隨遇而安,

但我希望是你。

你會來吧?

 

來吧,來吧!

你會來吧?

 

 

這是她與她,女漢子的愛情故事。

魏思洋,32歲,公共衛生專業,大學助理教授

莫尹蓉,31歲,心理諮商背景,生靈引導師

  

不知寫不寫得完,畢竟以往斷頭無數。

只能寫短篇的居然寫個頭兩章三千字的大長篇,

不要期待,不定期更新。

---

 

第一章 夏季糖罐兒

唧唧──唧唧──唧唧唧唧──

樓下是充滿夏日風情的大棵榕樹,在枝葉搖動中曳出了陣陣夏蟬鳴叫。紅牆黑窗的建築裡,四樓國際會議廳裡響起了持續的掌聲。

大會主持人抓起了麥克風,含蓄的笑著說:「……今天謝謝魏教授給大家帶來精彩的演說!透過教授風趣又平易近人的解說,相信大家對於這個議題有更深刻的理解。針對這次的主題,有沒有聽眾要提出問題討論?現在開放提問……」

魏思洋微笑看著臺下近500位與會者,聚光燈打在她合身剪裁嫩綠套裝上,讓她看起來端莊又活力十足,白晰的膚色襯托著如同少女。會議廳的空調強,因為剛才一個半小時的賣力演講,背上浸出一層薄汗,現在感覺寒津津的。她輕輕的踱回剛才棄而不用的電子化演講臺,口中一邊回答著與會者的提問,腳下的跟鞋輕輕的發出悶響。在演講期間,她總不喜歡被講臺束縛,喜歡隨著內容走動、比劃,用幾近誇張的譬喻和驚人口才讓聽眾笑得合不攏嘴。以她的演講內容的專業性,要把醫學原理轉換為大家都能懂的話語,達成公共衛生知識傳播的目的還能笑聲滿堂,這是極不容易的事。思洋的同事看到她上臺,總忍不住讚嘆:「天,如果在臺上的是我,得累死!」

聽到這種評論,思洋會笑著聳肩,搖搖頭。

真不累。讀書時期醫學院六年、碩士三年,畢業後短短五年內就以出色的學術研究能力得到主任的賞識,開始外接任務,比起來住院時間那才是累啊。

會議結束後,居然有三五個聽眾,拿著思洋之前出版的書,滿臉開心的衝著還來不及走下講臺的她喊:「教授,可以幫我們簽名嗎?」

思洋笑了,溫和的點點頭,卻在心裡想著:這虎視眈眈的眼神,像極了鳥巢裡一堆伸長脖子等著母鳥反芻餵食的鶵鳥。

一邊簽著書,其中一位圓臉的婦女禁不住盯著她:「……思洋教授啊,這書上作者欄是沒照片的,我看你這名以為是個帥哥呢,沒想到是個美女教授!」

思洋簽名的手頓了一下,抬眼瞟過來的神情露出一絲促狹:「失望了?」

圓臉喜慶的說:「不失望,美女更好,問問題沒壓力!」

思洋呵呵笑著,妥妥簽好名送走了聽眾,又婉拒了主辦方順路送她到火車站的邀約,目光才定定看向人群散光的演講廳,右側座位區看臺下的一道陰影。

那陰影中彷彿閃出了一道露齒而笑的光芒。

思洋謹慎的四下掃視,確認今天的工作人員都忙著在後臺收拾,嘴角一勾,露出個打壞主意的淺淺笑容──接著踩著腳跟蹬掉了腳上的跟鞋,一下猛衝就「忽」地從150公分高的講臺躍下。思洋用手壓住像降落傘般飛揚展開的裙面,落地時踉蹌了一步,撞進了溫暖的擁抱。

「蓉蓉!」思洋用誇張的口型無聲吶喊,看著她笑。

「嘖,一把年紀還玩這麼幼稚的把戲。」莫尹蓉口中責備,臉上卻帶著無可奈何的笑容。她幫思洋披上了一件外衣,攬著腰的手又往下揩了一把,拍了拍。「老骨頭了,別這麼折騰。」

「你才老!」思洋在她耳邊小聲嘶吼,配合發怒的表情。尹蓉比她高半個頭,思洋在臂環中站穩整了整衣裝,彎腰提起預先拋到臺下的鞋,回頭又是一臉傻乎乎的笑容。「走吧,我們回家,吃燒肉飯!」

人前人後的思洋很不一樣。思洋可以濤濤不絕的用三寸不爛之舌在一整廳的觀眾前演講,也可以在與長官開會時條分縷析說出主張,使得一屋子人不由自主照著她的意思決議。藏在她小女孩一樣的燦亮笑容裡的是堅定的心志。

不過,在尹蓉面前,思洋就只是一隻收起了爪子的貓,團在副駕駛座上打著呼嚕。尹蓉微微偏頭,看了下那夕陽鍍金的輪廓,有些著迷。睡著的思洋顯得沉靜,深邃的五官少了晶亮的眼眸襯托,多了些柔和,隱去了剛毅。

很好,只有我能看到那個褪盡鋒芒,閃耀柔光的她。尹蓉心滿意足的想。

思洋靠在座上瞇著眼睛舒服的打著瞌睡,尹蓉把車駛得流暢又穩定。思緒一下子飛到了很久以前去。

---

作者的話:

快15年沒寫文了。歲月……是把殺豬刀。

uni2019 2020-08-27 14:15:57

魏醫師,應該是靈劍再出鞘呢。

終於認識主人公了。

只不過那河的引子...就當是淡水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