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 13:12:52(逸竹)野叟

【詩詞賞析】 種瓜黃臺下 瓜熟子離離 



【詩詞賞析】  種瓜黃臺下    瓜熟子離離 

唐    李賢《黃臺瓜辭》:
     「種瓜黃臺下,瓜熟子離離。
       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
       三摘猶自可,摘絕抱蔓歸。」
 
        李賢 (西元653年~西元684年),字明允,唐高宗 第六子。李賢處事明審,很有才幹。曾召集 張大安、劉訥言 等,注 范曄《後漢書》。
        唐高宗 上元二年(西元675年),在 其兄 李弘死後,一度 被封為太子,之後 被廢為庶人,流放巴州。武則天 得到 政權以後,為 避免李賢 有什麼輕舉妄動,派 丘神績 去 巴州(在今 四川省境)監視他。但 丘神績 卻做主 將他囚於別處,逼他自殺,李賢遂死。
        武則天 得知此事,於顯福門 為李賢舉哀,貶 丘神績為 疊州刺史,並回復 李賢的王位。唐中宗 神龍二年(西元706年),追贈 李賢司徒的官位,並派人 迎其柩陪葬乾陵。唐睿宗景雲二年(西元711年),追贈 皇太子地位,諡 章懷太子,與其妃 房氏合葬。
      《全唐詩》卷六 收其詩一首,就是 這首《黃臺瓜辭》。

注釋:
1. 黃臺:臺名,非 實指。
2. 離離:形容 草木繁茂。
3. 摘:採摘。
4. 猶: 還是,仍然。
5. 猶自可:還可以。
6. 蔓:蔓生植物的枝莖,木本 曰藤,草本 曰蔓。
7. 丘神勣:丘神勣(西元627年~西元691年),武則天時期的酷吏。 
8. 李賢注 范曄《後漢書》:李賢 召集當時學者 太子左庶子 張大安、洗馬 劉訥言、洛州 司戶 格希玄、學士 許叔牙 成玄一 史藏諸 周寶寧等,共注 范曄《後漢書》,可謂是 大功一件。

意譯:
       黃臺下種著瓜,瓜成熟的季節,瓜蔓上 長了很多瓜。
       摘去 一個瓜 可使 其他瓜 生長得更好。再摘 一個瓜 就使 瓜 顯得稀少了。
       要是 摘了三個,還可 看到瓜,但是 把所有的瓜都摘掉,那就 只剩下瓜蔓了。

賞析:
      這首詩 是唐代 章懷太子 李賢創作的一首詩。這首詩 通俗順暢,寓意深遠, 以「摘瓜人與瓜」比喻母子 骨肉相殘,充分 揭示 並控訴了 武則天的暴虐,諷刺意味很強。  
      這首詩與曹植之《七步詩》並列 為 千古絕唱。但曹植 用「豆萁和豆」比喻 兄弟「手足相煎」,而李賢 這首詩 卻是 以「摘瓜人與瓜」比喻 母子 「骨肉相殘」。所以,相比於曹植《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這樣激烈的言辭 來對比,李賢的 這首《黃台瓜辭》 多的 是一種哀惋。他在詩句中,沒有辦法 進行指責,因為「相殘」是自己的母親。李賢的詩中,並沒有 太抱怨自己的厄運,而是 奉勸 母后「三摘猶自可,摘絕抱蔓歸」,不要 對 親生兒女們 趕盡殺絕。
     全詩 雖只 六句 三十個字,卻 表現出 一個完整的主題思想。語言 平易曉暢,體現了 樂府民歌的特色。

參考資料:
        如果 李賢 面對的是重山峻嶺,他可 不畏艱難險阻 衝破難關;如果李賢 面對的是強悍敵人,他可 像李世民一樣 率三千甲兵 衝鋒陷陣。但是,他面對的 卻是自己的母親,那個 已經對權力 十分迷戀,幾乎 失去了人性的母親。於是,再鋒利的刀劍,他也 沒有辦法 舉起。 
        陰狠毒辣的武則天,不同於一般女性。如果 換成別的女人,自己的兒子要 當皇帝,早就 已經 心滿意足,而武則天 不是。她對權力的渴望 就像 一個吸毒成癮的人 對毒品的渴望一樣,她 已經 離不開權力。所以 當年為了權力,她可以掐死 自己親生的小女兒,現在 為了權力,她 也不惜除掉 她已經長大成人的兒子。 
        武則天 派人全面搜查 太子府,搜出了 數百付甲冑,於是 就 揚言 太子謀反,並 決定「大義滅親」,殺掉太子。但在 高宗反對下,饒過 李賢一死,將  將他禁在宮中;第二年,又將 他 貶巴州;而  高宗死後,武則天 重新 掌握權力,馬上 就派 酷吏丘神勣 逼李賢自殺而死。李賢的屍體 一直被停放在巴州,直到 中宗 復辟、武則天 被迫退位後 才迎還長安,陪葬 乾陵。
(悄悄話) 2017-07-20 20:35:07
(悄悄話) 2017-07-20 10:25:38
(悄悄話) 2017-07-20 09:3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