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公布全新Tundra 贊助
2021-08-02 10:25:50珏吟

榮格愛情神話心理學WE(11)松樹下的欺騙

11

                                                 松樹下的欺騙

 

我到底是要懺悔何罪,我尊敬的歐葛林?……..你在這裡審判我們,你知道我們在公海上杯子裡喝的是什麼嗎?那美好的、神奇的瓶身將我倆都灌醉

 

 

崔斯坦透過這句話來回應隱士歐葛林對他叛國及通姦的罪行,也因為這幾句話,一個新的道德寓意進入世界;這些喝下愛的藥酒的人宣稱一個獨特的天命,崔斯坦告訴我們他是無辜的,他沒有做錯任何事,他回應了一套新的法則,宣稱他是被神奇藥酒給灌醉,他從傳統的對錯標準裡提升意義準則:除了激情法則之外,他無法被任何規則審判,而且上帝多次站在他這邊,他似乎都很理所當然的證明了他在天堂無罪。

 

第一次就發生在這棵高大的松樹下,這對戀人碰面的秘密基地,月亮與他們同在,照出了在樹的高處觀望的國王,以及當他們扮演著一齣戲來愚弄國王時,如同布蘭吉恩驚呼的:

『上帝為妳製造了奇蹟,祂是如此慈悲,並絕不會傷害一顆純真的心。』

 

這句話代表什麼意思?這裡充滿了難以解釋的矛盾,這對戀人是如何的內心純真,即便他們背叛了國王,打破他們對他的誓言,並且還愚弄了他?這和上帝賜予婚姻的神聖性一樣嗎?祂要求(婚姻)要忠誠並真實?難道上帝也喝了跟這對戀人一樣的藥酒,並開始協助不忠與通姦了嗎?

 

還不僅止於此,當這對戀人被抓到,崔斯坦在前往刑場的途中,他從懸涯邊跳了下來,奇蹟似的,有一股突如其來有力的巨風吹在他的披風上,抓住了他的靴子並防止他墜落;之後,當馬克王前往莫洛瓦森林時,看見這對戀人一起躺在地面上,就這麼巧崔斯坦剛好就把他的裸劍放在他和伊索爾德中間,這對戀人再度得救;最後,當伊索爾德站在所有貴族面前面對上帝的審判時,她拿起一根火紅發燙的鐵條,而且沒有被燙傷,上帝本人親自驗證了她說的是事實

 

這些奇蹟是什麼?它們的意義又是什麼?它們不只是戲劇性的設計,如果我們能夠理解這對戀人真心地說出:他們是無辜的!他們的內心是純真的,他們不斷在克服真理和權力,如此令人敬畏到他們失去了航道,他們和另外一個世界共振,進到不同層次的存在,而這讓他們和所有普通人類世界的規範完全對立。

 

這些奇蹟在告訴我們這對戀人做的是正確的事,即便看起來是個錯誤,至少,他們對於降臨在他們身上這些可怕的事情盡全力挽救,另一個世界再次不斷地介入普通世界,來緩解這對戀人的行為會有的正常後果,因為如果他們在這個普通世界以及人類的道德裡不合時宜,他們就會與另外一個世界完全同步,然而,在那個世界裡是要付出它的代價以及承擔它的後果,而我們很快就會看到是什麼樣的後果。

 

如果我們問到,到底這對戀人共振到的是什麼樣的世界,我們只需要回到這棵高大的松樹,仔細聆聽崔斯坦的話語:

 

「這不是一座魔法果園,但是,我的朋友,有一天我們將一起前往一處沒有人能夠返回的幸運之地,在那裡有一座白色大理石城堡,城堡裡面有幾千扇窗戶,每扇窗都點上一根蠟燭,每一個吟遊詩人演奏並唱頌著永不停止……..

 

這座魔法果園象徵心靈裡的內在世界,是人類尚未開發的區塊,超越時間空間,崔斯坦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直到他喝下愛的藥酒,然而,一旦他喝下這藥酒,他就會受其迷惑,他的眼神目眩神迷,他看到前所未見的事物,他的心智、身體以及所有的感官從此只進入到一個層次的存在。

 

那麼國王呢?崔斯坦的人生和義務呢?伊索爾德的婚姻呢?她的誓言呢?她和她丈夫的生活呢?這裏,在松樹之下,我們開始感受到這愛的藥酒要求得太多了,它把太多東西都帶走,除非我們很有意識的這麼做,除非我們把它放到對的層面上,否則的話,它絕對會從深層操控著我們並支配著我們,它瓦解了我們的生活、親密關係、以及承諾,它在這些位置上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它向我們所展開的世界是稀有並美好,這裡是我們渴望已久,需要重新發現和觸及的地方,然而,隨著每一次從潛意識浮現出來帶有力量的新發現,這愛的藥酒就會找到它的方式進到不屬於它的位置,破壞掉原本需要被解救的事物,索求更多原本應該要付出的代價。

 

當愛的藥酒擄獲了崔斯坦和伊索爾德,它要求的不只是要他們在原本的生活裡加入新的意識範疇,它還要他們放下所有關於對與錯的觀念,所有忠誠、承諾、以及忠貞的準則,這些使我們能夠在地球上完好無損地維持生活以及我們人際關係的標準。

 

我們看過那些喝完愛的藥酒的人整個世界都翻轉了過來,現在我們可以看見,它顛倒了是非善惡:它翻轉我們的價值觀,將對的變成錯的,錯的變成對的;自從浪漫之愛開成為主流,大部分的西方人就不斷地在兩個對立的理想之間被拉扯:一個是理想的浪漫,另一個則是在親密關係中的理想承諾,我們普遍認為它們是一樣的事情,然而他們卻是完全相反的兩件事。

 

隨著這份宮廷的高貴之愛,一套全新的價值觀進入到我們的文化,在毫無察覺下,一套新的道德觀在我們內在誕生,並開始影響我們的態度。浪漫,在其最純粹的形式下,只尋求一樣東西—熱情;它願意犧牲所有的一切—所有責任義務、親密關係、或承諾—以達到擁有熱情。隨著高貴之愛的普及,我們開始相信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尋找個體的靈魂,透過浪漫的投射,我們還尚未學習到從其他方式來找到我們的靈魂,我們對於浪漫的理想化教導我們必須找到終極的快樂,去找到這座魔法果園,通過我們已知的一種方式:墜入愛河。

 

對於浪漫的崇拜為制定了新的定義,我們新的道德觀告訴我們沒有什麼比能夠在愛裡面更重要的了,去感受裡面的張力強度以及狂喜,去相信自己從愛人身上又再次發現自己遺失的靈魂;熱情是一條路徑唯一的路徑通往完整合一和完成,熱情是通往消失的神性世界的一條路。

 

相信吧,我們除了制定一套對與錯的新標準之外別無他法:無論為何,只要是從戀愛來的都是對的,為情感效力的都是對的,為了更高的,任何阻礙我的熱情之物都須被拋在一旁,我們都跟著崔斯坦回答:「你在這裡審判我們,你知道我們在公海上杯子裡喝的是什麼嗎?」我們相信我們有權利跟隨著我們的投射,無論它帶領我們到哪都追求自己的激情,儘管關係已破碎、儘管人們因此受到傷害;激情/熱情/情感(passion)已在我們的潛意識裡被定義成最高的好,我們在生活中的主要目標,凌駕於所有一切事物之上。

 

一般來說,一個現代男人會在婚姻中的一開始將他的靈魂意象投射到他的妻子身上,也只有在投射被解除後,他才會開始看見他的妻子原本女人的樣子,他會發現他愛她原本的樣子,他看見她的價值並尊重她,他因為他的心為她所屬感到美好,同時知道她的心也為他所屬。但是,當某一天他認識一個能夠進入到他阿尼瑪投射的女人時,他對於阿尼瑪一無所知,對於投射更是知之甚少,他唯一知道的只有這另外一個女人看起來似乎是完美的化身,一道金光環繞在她身邊,當與她共處時,他的生命感到興奮並充滿意義。

 

就在那一天,兩個對立的軍隊就在這西方心靈他的內在世界裡拾起了它們的寶劍開始對戰,兩套價值信念開始它們的鬥爭;一方面,他的人類道德觀告訴他,背叛妻子是錯誤的,出軌會破壞他的親密關係,他的本能警告他要肯定他所擁有的,珍惜這份滋養著他的堅固愛情,以及他和妻子已經擁有的穩定與相互信任。

 

然而,在他另一個部分的潛意識想法裡,他聽到另一股聲音:浪漫的價值;浪漫之愛告訴他,他只有追尋阿尼瑪,他的生命才會有意義,他必須要特別從另外一個女人身上才能尋求到他的靈魂沒有任何其他東西可以替代,因為在那裡擁有熱情,而熱情凌駕於一切。愛的藥酒告訴他,他必須付出所有代價來尋得熱情:他擁有隨意陷入愛河權利,這才是生命真正的價值!他對自己有一個正向的職責,那就是盡他所能的得到所有的刺激與濃烈的情感,這股來自古老的呼喚,來自卡特里教徒、來自宮廷的騎士與少女齊聲說著,真愛既無法在婚姻裡取得,亦無法在普通的情愛關係裡取得,真愛只能在除了他妻子以外的女人身上覓得,一個他視為女神意象而非凡的女人。

這股信念圍繞著崔斯坦,他賴以為生的定律,無論是和伊索爾德在高大松樹下的幽會、亦或是流離失所於野外森林的小徑上,我們唯一聽到的反對聲音是來自粗重嗓音的老歐葛林:

 

「對於一個背叛他主子的人來說,都是值得被五馬分屍、被烈火燒成灰燼,而且無論他的骨灰被灑在何處都將寸草不生……..崔斯坦爵士,根據羅馬的律法,將皇后帶回去給她法定的男人吧……..回去贖罪吧,崔斯坦。」

 

在這裡是一個優雅及古樸的老人,一股來自古老年代的聲音,一個舊有的律法出自他的口聽起來是怪異的,我們會很想笑,並且忽視那無可救藥的天真、來自過時年代老古板的勸戒。

 

然而,在這些道德價值觀的背後有其值得探討之處:它們是一整套的人類價值,這些價值並非憑空捏造,它們來自人類心靈深處的某個區塊,回應人類最原始的需求。所有道德觀都是非常快速的被納入一個表層的社會系統,一個已鈣化的化石已經和人們真正的需求失去聯繫,並制定出專斷的規則,然而,我們卻能夠看見這些人為律法背後發現它們真正要提供的意義為何。

 

在他這些怪異的文字底下,這位老隱士拼命地在為忠誠和承諾特別是婚姻裡的價值辯護,歐葛林哭喊著人類必須要能夠相互扶持,他認為人類的生命無法延續、親密關係無法維繫、人們無法真正用任何一種有意義的方式實現他們對彼此的愛,唯有人類能夠真正兌現他們對彼此下的承諾,歐葛林知道崔斯坦和伊索爾德不只是拋下性的忠貞,他們也放棄了所有的忠誠、所有承諾、所有義務,只保留一樣—他們奉獻給熱情/激情。

 

但是對熱情的承諾並不能取代對人類的承諾,在我們的文化裡,我們對於這兩種感覺感到完全地困惑,我們都承諾要找到熱情,我們全都承諾要永恆的留在戀愛裡,並且,我們想像這和承諾另外一個人是相同的一件事,但熱情會漸漸消逝,它會轉移到另外一個對我們有吸引力的人身上,如果我們承諾只遵循熱情的引領,那麼將不可能對一個人真正的忠誠。

 

忠誠和承諾在我們的人格結構裡是都是原型,它們對我們的重要性如同食物和水,歐葛林所帶來的道德觀,正是出於人類對於穩定、忠心、以及持久關係的深刻需要,而讓承諾的價值觀增長。

 

幾乎所有人尋求的都是一段承諾的關係,大部分的人認為這是他們需要的,並且不斷談論及閱讀著關於關係的議題,然而,所有在談論承諾的人,在我們開始談論之前就已經被我們的假設給破壞掉,我們設想了親密關係唯一的成分,在關係中不可或缺的就是浪漫,但事實上,親密關係的本質成分是情感和承諾,如果我們看得更仔細,我們會開始看到浪漫其實是完全不同的能量系統,相較於愛與承諾,是完全不同的價值觀;如果我們尋求的是浪漫,那麼我們擁有的也是浪漫不是承諾,也不是親密關係。

 

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給予承諾,只有當他的內心可以確認,他將自己作為一個個體與她聯繫在一起,並且他願意跟她在一起,即便當他已不再有戀愛的感覺、即便當兩人已無法再燃起激情、並且他也不再將她視為完美的理想對象,或者他靈魂的反射;當一個男人內心可以這麼想,並且是認真的,那麼,他就觸碰到承諾的本質,但是他應該要明白在他前方之路會引發的內在鬥爭,愛的藥酒是強烈的:浪漫的新道德觀深深的植入我們,在我們不經意時它擄獲我們並支配著我們;如果要將愛的藥酒放到對的位置,維持它卻又不會背叛他的親密關係,是我們現代西方世界的人,在意識上,所能承擔的最困難的任務。

 

因此,在這裡,我們發現這棵高大松樹下兩個衝突的價值觀產生:浪漫的價值以及人類承諾的價值。我們所有人的內在,都有這兩支來自古老過去的軍隊,如鬼魅般的排兵列陣,在過去數千年間無止盡地鬥爭,在這場戰爭中,靠鬥爭是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印在每個部隊的旗幟,才是我們需要探索的真實,這是不能遺失或被摧毀的。

 

然而這兩支軍隊將互相抵觸並破壞,直到我們終於學會在不同個層次上可以和這兩種真實共存;浪漫法則背後的真理在於靈魂,內在世界,是真正的魔法果園,它必須存於內在;歐葛林的道德價值背後的真理在於人類的忠貞和承諾,它存在於外在世界,建立在我們和他人的親密關係裡。

 

我們的工作就是來製造和平,以及活在不同的層次中調和在不同層次裡發現真理並且經驗它,並堅定地與其共存;當每種需求、每個層次的內在世界都能被榮耀,那麼這些古老軍隊將會放下它們手上的劍,和平共處。

摘自:WE-Understanding the Psychology of Romantic Love. By Robert Johnson

翻譯:陳珏吟 Jade Chen(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