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自來水可能會有潛在汙染源 贊助
2021-06-18 10:27:53珏吟

曼達拉之旅 第三堂課 家族界線

曼達拉之旅 第三堂課

家族界線

 

這十三堂課不是治療性的課,而是是引導性的課程,所以如果你的內在有很多的情緒湧現,那是正常的,我鼓勵大家用你的創意去找出一個疏通的方法,不管是找一個諮商心理師也好,靈性療癒師也好,去跟大自然能量交換也好,要讓能量流動起來。

 

這十三堂課就是要讓你回到核心,讓你用自己的方式,找自己的答案。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生存的策略,解釋外在世界的方式,不需要去放掉那些,如果這本書講到的內容和你的認知不是很合,去接受那些打到你的內心的,感覺懷疑的、不是很懂的,或不能和你的經驗呼應的,那就先放下,沒有關係。請相信自己內在的聲音,內在體驗,要產生這樣的確信,紮根和界線是最基本的。一個人得先紮了根,並設下安全的界線,才自由的遊玩、探索。

 

靈魂與界線

         在第二堂課裡頭說了,界線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能規範出人我關係,讓靈魂去經驗他想經驗的。現在我們試著從靈魂的角度來看。我一直強調,我們是來到地球學習意識進化的靈魂光體,所有的旅程都是出自於自由意志的選擇。地球有個特別之處,它將揚昇到更高度的五度空間,而不停留在三度空間,因此會有特別多的靈體來地球幫忙。地球對於所謂的造物者來講,是一個實驗區,這裡所說的造物者是一個標籤,你可以理解成一個定律的流動,這個定律想要看地球人如何透過自由意志、透過累世輪迴,去憶起自己是靈性光體。因此,我們每世輪迴都在學習不同的功課。這個輪迴會一讓你一直碰到同樣的創傷、同樣的議題。

 

當肉體死亡回到靈魂的狀態時,光體儀式在交接的時候,會讓你回朔你的一生,我們累世的輪迴都會經過歷程,這一是經歷了什麼,學到了什麼,而下一世要怎樣的選擇,進入什麼樣的家庭,學習什麼樣的功課,這就是輪迴的意義。我們也可以說,所有外在看來負面的事件,其背面都有靈性正面的原因在支持著,衝突、爭吵、自殺、南亞大海嘯、911恐攻…… 所有你「以為」的負面事件,背後都有更大的靈性的支持(當然,這不是一種合理化犯罪的藉口)。你現在聽到可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但這是一個事實。

 

生活如輪迴

上一章說到界線的重要。關閉界線能夠區隔內外,意識因此能去內省、消化、整合「這次我的靈魂學到了什麼?」每一個生活事件,每一次投射都是學習的機會,關閉界線並向內省的過程,有如肉身死亡靈體回朔一生的過程,同樣的課題、同樣的模式會一再出現,直到我們真正地有所學習。那麼,我們要如何從生活事件的層層累積之中看見意識進化的藍圖呢?有一些心理學上的方法可以幫助讀者更進入內在的核心,最先也是最難的便是原生家庭。

 

家族系統

在心理諮商的學派中,有一種系統性的治療叫作家族治療。家族治療有非常多的分支,其中,Minuchin的結構家族治療特別強調界線的概念,如果讀者有興趣,可以去尋找完整的理論來閱讀,在這裡我們從比較容易地開始說。我想讓你們更近一步理解什麼是健康的界線,什麼是僵化的界線,什麼又是過度鬆散的界線。你可以試著用界線角度去看看你的家族系統,不論是你的小家庭或者是更大的家族的狀態。

 

我們亞洲家庭的界線大部分都是過度鬆散的。舉例來說,明明就不甘別人的事,卻不斷地被干涉。這樣的狀況可能發生在你和你的父母之間,或你和你的兄弟姐妹之間,只要其中一個人發生了一些事情,全家人都要去幫他,可是他根本沒有開口向家人求救。這就是我們的習慣,一個鬆散的界線。往好的方面看是關心、幫助家人,但從另一方面來看,當家人發生了一些事情而你沒有去幫忙,然後因此產生罪惡感,那就是一個創傷了。因為這樣鬆散的界線是不健康的。我這麼說你麼可能會覺得,有那麼嚴重嗎?因為我們太過習慣這樣的模式,往往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一個健康的界線應該是這樣的:家庭中的成員可以很自在地溝通和流動,每一個人處理自己的問題。這並不是說家人不應該互相扶持,當他向你求救,他今天需要你的協助,而你恰好有能力能夠幫助他,那麼我們再介入。不要胡亂地介入家人的事情,即便你們是家人。不管是情緒上的干擾或是言語上的控制,都是不健康的。

 

另一方面,過度僵硬的界線就是彼此漠不關心,所有的事都不甘我的事,家人彼此不來往,過度陌生,這是僵硬的界線。即便家人之間彼此不往來,這個家庭冷漠的狀態還是會影響到你的人格發展。我們在做家族諮商的時候會看見,那些在家族中缺席的、很少發言的人,對家庭還是有影響的,他的冷漠和不說話就佔了一股能量,影響著你內在人格的發展。這其實是更深的層次了,整個家族的能量會影響你內在的狀態。

 

教科書中不會說什麼是完美的家庭,本來每個家庭就會有每個家庭的問題,這一章主要要彰顯的是:有很多的問題都要回到結構來看。舉一個典型的例子,在一個家庭裡頭,我們太容易把孩子的問題放大,但其實,我們應該要回到源頭來看「這個家出了什麼問題」孩子的問題往往是整個家庭結構的顯化,家中比較弱勢的成員會呈現整個家的問題,在諮商中我們稱之為「代罪羔羊」。孩子透過偏差的行為,去表達父母內在無法消化掉的衝突能量。父母透過矯正孩子,去處理那個衝突,這父母而言是比較安全的,但事實上真正有問題的可能是父母之間的關係,或是整個家族系統出了問題。

 

代罪羔羊

我們常聽到人說:「他爸媽人很好啊,為什麼孩子會有那麼大的問題?」。我說,人太好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他背後可能壓抑了很多東西。你怎麼知道他在家裡面是怎麼樣的呢?你要知道,個人內在必定有黑暗的能量,你可能知道,一些宗教團體或者修行的人,並非沒脾氣,只是把脾氣隱藏得很好。有些人會透過靈性修行去迴避自己真實的情緒,讓靈修變成一種高等的防衛機轉。因此,不管是宗教,或者是儒家溫良恭儉讓的思想,其實都會產生某種程度的壓抑,並形成所謂的黑暗面。當不知道如何安放自己的黑暗面時,它必然會在某些時刻從潛意識裡跳出來。要知道,黑暗面是我們情緒原始的面貌,它一定要被放置或消化,它的存在就是一股能量,不論你怎麼壓抑它都在。那該怎麼辦呢?如果自己不去轉化者股黑暗的能量,它就會潛意識地轉移到孩子身上,所以榮格曾經說過,一個人能夠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就是乾淨的潛意識。榮格在他的書裡寫到一個案例,有位治療師問他的個案最近有沒有做什麼夢(夢是與潛意識連結最直接的一種方式),個案告訴治療師,他都沒做夢,但他的小孩做了好多好多的夢——因為那些能量都潛意識地轉移到孩子身上了。這種家族潛意識能量的轉移非常有趣,父母不與自己的潛意識連結,壓抑到不做任何夢,而孩子卻拚命作夢,並且,那些作夢可能都是被攻擊、被妖怪追趕的夢。

 

我自己在美國時,也碰到好幾個這樣的臨床案例,父母溫和有禮,小孩卻一直看到鬼、看到妖怪,晚上睡不著覺。父母這種背後藏著抨擊和壓抑的溫和有禮,實際上有個潛台詞:「我不能接納內在真實的情緒。」當人用太多的不應該束縛自己,對孩子而言便成了一個束縛的原型,你不允許真實的自己出現,也不允許孩子發展他的野性,那對孩子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壓抑,如此的壓力之下,孩子就可能出問題。我遇到一些家長來問我,小孩遇到鬼該怎麼處理,是不是該驅魔,我總會說,你們講得太遠了,這不到驅魔的程度。個案還是很擔心家裡是不是真的有鬼,而我也會說:「對!就是你和你的伴侶心裡有鬼!」你們應該要去處理你們的伴侶關係,而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矯正」孩子身上。孩子承接父母的潛意識,演出父母的黑暗面,而若父母不回頭來看自己,而一昧地糾正孩子,會對孩子造成二度的創傷。家庭系統中發生的事情是家庭共構出來的結果,小孩是最容易被看見和攻擊的對象(代罪羔羊),但要知道,源頭往往來自於比較有力量的大人。

 

家庭結構的主軸

一個健康的家庭系統,主軸會是家長(夫妻、夫夫、妻妻)的次系統,家長雙方必須先形成一個安全的界線,整個家庭的界線才會出來。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的家庭有那麽多的問題,因為界線往往是混亂而沒有軸心的。有些的家庭情況是:爸爸被排斥在外,媽媽跟孩子形成一個同盟。我們可以看到市面上有很多的書都是在講親子關係,孩童教育,卻很少有書告訴我們該如何增進伴侶之間的關係,父母、夫妻、伴侶之間要如何約會,伴侶如何創造情趣,如何在有孩子的狀況下發展伴侶間的私人空間等等,這些在我們的文化中都不被重視。當家庭完全以孩子為主,對家庭結構來講,是一個扭曲顛倒的關係。

 

家庭界線

一個健康的家庭界線是,關閉時,我們可以去調節家人間發生的衝突,打開時,每個家庭成員有他自己對外的生活圈。家庭中的每個人都是獨一的個體,家庭成員在家之外會有許多個人的經驗,家庭成員帶著這些經驗回來,豐富這個家的內涵,家就是這樣成長的。

 

照顧者的界線

在這堂課裡,我是主要照顧者,所以我必須提供一個健康、完整的界線。若這個界線完整而清楚,且我給你們的訊息是一致的,那麼在這個界線底下被照顧的人,便會有安全感和安定感。當界線安穩健康時,裡頭的人才有辦法去經驗他內在正在發生的東西。你可能會發現,你去上一些課程,會很自然地把自己完全交出去,可是上另外一些課程,你又會很自然地只在停留在頭腦的層次,而下面的脈輪全部關閉,你心底知道,這個老師根本承接不起。學生與老師事實上互為主體,意思是,聽課的學生並非完全被動,你不只是學生,你是一個意識的交換者。這個老師的意識到什麼層度,你就會開多大的意識去跟他共振,如果他的意識是很侷限的,你也就只會在那個限度下敞開,因為這樣才是安全的。可是當老師的意識是擴張的、界線是安全的時候,學生也就會感受到他的意識是可以被接受的,他是可以打開心胸去經驗的。這個意識交換的情況在家庭中,在諮商室中都是如此。

 

家長的權威與脈輪

若我是一個取悅型的老師,只要哪個學生有什麼風吹草動,我就會以那個學生為主。如此一來我便沒辦法撐起這堂課。給出界線的那個人,他的權威感很重要。我們不要害怕權力或權威這件事,我們的文化對權威的角色,有太多負面的想像,事實上,人們是不介意被領導的,只是領導的那個人足夠健康。給出力量的那個人,若有健全的海底輪(在會陰的能量中心)和臍輪,便能在第三脈輪(在胃部的能量中心),也就是太陽神經叢給出一個健康的界線。臍輪管理彈性和界線,當臍輪過緊的時候,他會給出僵硬的界線,可能的情況是:「不要問我問題、不要來煩我、我只講自己的」。這樣的臍輪僵硬的老師會帶出很上對下的關係,並用權力去壓制學生。但臍輪太過鬆散的老師也不好,可能的情況是:和學生打成一片,看起來似乎很好相處但沒有原則。其實這對孩子和學生來講,也是吃力的事情,因為如此一來,他就沒有老師了。如果放在家庭裡頭,孩子既要是孩子又要是父母。有許多孩子最大的創傷就是失功能的家長,孩子要變成家長去照顧父母,有很多人是這樣長大的。譬如在很小的時候,父母一直在爭吵的,你得去安撫這個,安撫那個,然後你便會覺得家長的情緒都是你的責任,你如同自己父母的父母。這和所謂的內在父母是不同的,內在父母是自己內在中權威的聲音,照顧自己的部分,內在小孩是自己心中孩子的那一面。若你能成為自己的大人,去照顧自己內在的小孩是非常好的。但失功能的父母可能會讓這樣的發展遲滯或是扭曲。

 

不要覺得權威對孩子不好,權威是一個原則,而不是索求、壓制。講話一致,規矩一致、說到做到、賞罰分明,在這之中仍保有彈性協調的空間,這是具有權威感的父母。能夠給孩子這樣的界線,對他們來說才是真正的安全感。孩子會知道天塌下來了有人可以靠,家長是可靠的。當海底輪紮根紮得很穩,臍輪的界線很協調、有彈性,太陽神經叢的權威出來後,心輪才有接收愛和給出愛的能力。這樣的愛是真實的,對孩子來講,愛的接收和給予會在一個健康平衡的狀態,如此一來心輪上面的喉輪才有辦法溝通。你要知道,為何那麼多孩子不想和父母溝通,因為下面的脈輪都亂了,沒有原則,說話不算話,說一套作一套,濫用權威,這要如何要求孩子和家長溝通呢?

 

脈輪與客體關係

客體關係與界線

 

 

實作練習

我們可以做一個小小的實驗和練習,練習界線的開與關。但這個練習需要另一個人來幫你。首先,彼此直視對方眼睛,如果沒辦法直視對方眼睛,也可以就去感覺。好好地去看這個人,感受他的能量場。用全方位的方式去感受對方,然後也去感受彼此共同創造出來的能量場。

 

然後,慢慢地回到自己的能量場,把能量場關閉,回到你自己身上。如果你願意,可以閉上眼睛,幫助自己回到核心。現在,請你重新去感受你自己的能量場,或去感受你自己所有的一切,現在你的能量場是關起來的。

 

請慢慢地張開眼睛,再度開啟你的能量場,看著對方,回到你們彼此共同創造出來的能量場,去感受彼此,也去感受和第一次看對方的感受有什麼不一樣。當你準備好了,可以寫下這些體驗。

 

如果能夠看這彼此的眼睛對看,這個練習會很震撼,即便只有兩三分鐘。我在美國接受諮商師訓練的時候,也要和另外一個諮商師這樣對視。這是靈魂跟靈魂的交流,是一種赤裸的對望。這個練習很經典,透過看著別人,你會看見自己內在的害怕,因為你在和另外一個靈魂做交流。透過將專注力放在對方身上,然後又回到自己,如此的一來一回,你的意識就在擴張了,很多內在的元素可能會被挑起。你可能會體會到一股內在的流動開啟了,不管是靈性上的感受,心理上的反應(抗拒、防衛、害怕、想笑)或是生理上的感受,都就是意識擴張的開始,可以慢慢地去體會。

 

Q與A

 

問:內在父母是我們從記憶跟情緒中營造出來的嗎?

答:內在父母就相對於內在小孩的存在,是內心那個批判的聲音,也就是佛洛伊德所說的超我。譬如,我今天要做一件事,我的內在小孩不想,即便大家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該做的事,可是我的內在小孩就是不要。這時候我們的內在父母會說「啊,沒關係啦,你有能力人家才來找你」,不論是硬性或是軟性,內在父母代表是的內在權威的聲音。

問:這算是複製原生家庭的父母嗎?

答:我不會用「複製」這個觀點,即便是同一個家庭出生的小孩,「複製」的點可能都不一樣?內在的東西是自己的。確實,同個家庭裡的人會有共同的觀點、規則,但是在客體關係中,哪個點會打到你是非常個人的。

 

-------------------------------------------------------------------------------------------------------------

 

問:要怎麽樣才有辦法跳脫家庭跟社會中不斷重複的模式?

答:我通常不會講「跳脫」我會講「進去」。模式的存在是有意義的,如果一心想著跳脫,會形成第三股內在的張力。那個模式是內在小孩為了求生存,唯一學會的模式,那是他很辛苦、在很受創的情境下學會的模式,是他生存下來的方法。如果今天內在小孩有想要說的話,但我不想聽也不想接納,那會是二次的創傷。不要去跳脫,要理解。

 

我們的頭腦太聰明了,會很自動地去迴避痛苦,所以通常要繞一段時間,你會有種重複,跳不出來的錯覺,但治療的進程來來回回是正常的。有時候往下探索,有時候回到表面,等時機對了又會在潛下去,然後再上來,再繼續繞,看似緩慢,有時候甚至感覺退步,但請相信我,會越來越好的。「地獄裡會開出一朵小花」,這當初說服我去找心理治療師的一句話。

 

 

-------------------------------------------------------------------------------------------------------------

 

問:有沒有情況是,我努力地保持能量上的界線,但對方還是可以奪取我的能量?這會不會也是我本靈的設定?就是去幫助人。

答:當你「努力地」去保持界線,就表示你花力氣在對抗,那麼能量就會勾上。沒有害怕怎麼會勾上呢?我自己也有這樣的經驗。我在蒙古的時候,很難得住宿時被黑暗攻擊。我在那個地方太害怕了,那裡是一個古戰場,我前世有太多戰場的創傷,那股能量會勾起很多東西。那是我第一次在房間裡畫能量符號保護能量場,因為恐懼,我想要保護自己,結果反而中了,和黑暗能量勾上了。

問:就算用意志力告訴他說,這個能量是我的,你不可以拿,這樣也沒辦法嗎?

答:我當然也會這樣精神喊話,人就是害怕才會精神喊話。

問:可是我們如果不想給那他,他就不能拿走,在靈界應該是這樣子的?

答:不,這其實跟你的心裡意識有關,恐懼,如同剛才所說的,黑暗會進來是因為他和你內在的黑暗共振,他跟你連結上了。即使你的頭腦再怎麼抗拒,但黑暗就是在那裡。這要回到自己的核心去處理。第一個可以想的是,我為什麼要一直接近這個人,或是我們為什麼會靠近彼此。

問:因為工作的關係,那是被限定的一個場合。

答:第二,可以去探索,這個人引發了你哪些情緒,他可能會讓你想到另一個人,過去的某個對象,過去經歷過的某些事情,那可能才是真正的創傷所在。這種被勾住其實很珍貴,因為那是一條線索,有了線索,你就可以進去處理了。你可以去看能量場的創傷在哪裡,然後去處理這個創傷。如果你都還沒有看見那個痛點就去做保護,是很可惜的,你之後可能還是會害怕,一直被影響,當你又試圖壓抑這個感受時,你們就共創一個實相了。

 

-------------------------------------------------------------------------------------------------------------

 

問:我很堅信老師講的,我們對外在事件的反應是內心的投射,我覺得蠻有道理的。現在我發現自己在對先生生氣的時候,都很謝謝他讓我看見了自己,我的心境不一樣了。會用比較感恩的心情去看他,會覺得要先改變自己。真的很有用,看出去的世界都不一樣了,像是戴著粉紅色鏡片,不會有那麼多情緒糾結。

 

答:親密關係是最好的修行,他既是你的鏡子,但也需要你跟他一起演,因為你一定也得演,你氣也還是真的是氣,憤怒也是真的,對方也都是真的,你再怎麼提醒自己這一切都是假的,這只是你的投射,是沒有用的,對方也會一直提醒你這件事情,所以該溝通時還是要溝通。

 

問:還是會跟他講自己生氣的地方,但是會換一種心情和態度去跟他溝通,比較不會因為生氣而不跟他溝通,我用了這個方法一年多了,很有用,對小孩也是這樣。

 

答:對!這就是界線的關閉。你在用同樣的方法對應外在的事件,雖然是不同的事件,但方法是相同的。這讓我不禁想提醒,方法一定會有用盡的時候,不然人生很無聊。現階段,你整合之前情緒、靈性上所學,用新的整合去應對現在的生活,可能會覺得好用,覺得這個方法百毒不侵,以一擋百。然而,意識沒有那麼簡單,變數會出現,方法用盡時,也就是當你現階段整合的意識已經不夠用時,你的界線會再次打開。這是陰影神話裡的一個橋段,神話中的女主角一直自殺,她只要遇到崩潰、無法解決的事情就想自殺。自殺在心理學裡代表的原型是舊的意識不夠用了,不夠用到人生崩塌,想一死百了的時候,就意味著意識的界線需要再打開。在這之後的某一天,也許會有新的事情發生,你可能會覺得投射的理論怎麼樣都無法解釋新的狀況了,覺得無法理解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以前學的技巧、工具都不夠用了,那就代表你的意識需要成長。這是意識進化的一個路徑,這個部分是非常迷人的。

 

意識永遠在擴張,我也會有很想撞牆的時候,明明同樣的事情碰過很多次了,但每次感受到的深度和寬度會有所不同,面對的方式也會不一樣,你的意識要想辦法整合。殺出一條血路來,就會出現新的意義。

 

-------------------------------------------------------------------------------------------------------------

 

問:我無法意會什麼是靈性光體。

答:那就不要理他,回到自己的脈絡。用家庭來當作一個例子,你的家裡可能有很多無解的紛爭。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要知道,自己需要獨處的時間,你給外面的人多少時間,你就要給自己相同多的時間,這在我們現在的生活幾乎是沒有的,尤其是亞洲家庭的媽媽們,可能一天中只有幾分鐘是給自己的。雖然很難,需要練習,但請試著為自己創造一個和內在小孩對話的界線和空間。我用「界線」來說,但實際上那就是你一個人獨處的時間。界線一定得先關閉起來,你才能不受干擾,才能往下去探索和看自己,和自己建立關係。

這就是一種紮根練習,這樣的練習會很如實地成為意識進化的原動力。譬如,每天晚上的某個時間點,孩子都睡了,你和伴侶協議好,你需要自己一個人獨處,他可能也需要獨處的時間,這會是伴侶共創出來的。創造這樣的空間、時間,有時可能需要一點創意,我常說,意識進化的動力,不是來自遵守前輩的準則,而是自己創造出一條路,這可能會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現在你必須聽自己的、自己做決定了。

海底輪先感覺安全了(家、伴侶讓你感到安全)在臍輪的創造力才有辦法和伴侶共創獨處的空間,也就是創造出健康的界線。日常中界線開啟時,你去完成工作的事情,界線關閉時,沈澱下來,並有意識地去照顧自己的內在小孩,這個動作其實就是在把所謂的光體、更多的愛帶到你的內在。這樣的練習可以開啟、喚醒你身體的力量,光體的力量會回來,你會慢慢地想起自己是誰。你不只是這個角色而已,你不只是一名家長、一位伴侶、一個孩子,你還有更多你不知道的力量。

 

當然,靈性修行也是透過練習開通你的力量,簡單來說,就是讓你感受你無法經驗到的、超乎常人的特殊能力,或說超越五感的其他能力,慢慢地,你會感受到靈性力量的開啟,靈性力量是一種歸類的說法,那事實上就是你原始的力量。

課程口述:陳珏吟(2016-2019課程)
編輯整理:黃子寧
逐字稿:黃子寧、王琇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