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8 11:10:00玉山薄雪草

【蝶蝶瑣敘】「青色閃電」:青帶鳳蝶成長全紀錄 102-5-30~6-24

五月下旬的週末,我們在清晨六點鐘離開家,隨清華蝴蝶園的志工們前去桃園縣復興鄉,尋找深林間的魔幻紫光--大紫蛺蝶。

午後,走在植物繁茂的宣原林道上尋蝶,方聖平老師正好目擊一隻青帶鳳蝶正在樟科植物上產卵,當下採下了葉片,徵詢我們是否有興趣嘗試飼養,觀察並為青帶鳳蝶的生活史留下紀錄?

另一段蝴蝶保母的日子,就這樣毫無預期又帶點兒驚喜地展開。


1青帶鳳蝶 產卵.JPG   102/5/25

當帶回家的葉片逐漸捲曲、枯槁的時候,三顆卵的顏色也開始有了變化。隔天,身上帶著小小肉刺的橄欖綠色一齡幼蟲出生了。
剛開始,阿德採了幾片最嫩的樟樹嫩葉餵養他們,然而幼蟲還太小,往往葉子尚未啃食超過一半,就因為失去水分而捲曲。


2.剛孵化不久的幼蟲.JPG  102/5/30

後來乾脆把庭院裡的一盆樟樹搬到二樓房間向外突出的窗台,讓三隻幼蟲直接住在樟樹上,食物不虞匱乏,可供躲藏的枝葉足夠,我們也方便隨時就近觀察。

(這棵樟樹其實是小咕嚕很小的時候「種」的,那時候他在每天早晨的散步途中都要撿許多果實,收集了各式各樣的果實種子一大把放在口袋裡,回到家常常忘記,或者不想要了,我們就把果實種子都撒在花盆裡。時間久了,竟然冒出許多植物的小苗。 這株樟樹,還曾經有過一隻大避債蛾在樹枝上落腳。http://mypaper.pchome.com.tw/wymeng/post/1321442875)

幾日間,小幼蟲在吃吃睡睡間長大了,蛻下稚氣的外皮,全身轉為葉綠的保護色,形成絕佳的掩蔽,有時候一時間還會找不到幼蟲在哪裡,反倒是先聽見牠們大啖著樟樹的葉片,發出十分清晰的啃噬聲。
而傍晚牠停止進食的時候,都會先在葉面上吐一層絲座,只留腹部的幾對肉足「著地」,而將頭部和胸部弓著、略微豎立起。不曾見過蝶蛾幼蟲以這樣奇特的姿勢歇息,教人不明所以,然而也讓我聯想起低頭誦經、參禪入定的僧侶。

在查閱的網站中,有些寫到,青帶鳳蝶幼蟲奇特的姿態是在擬態「蛇」,如此再回顧每晚旋亮手電筒,檢視在窗台樟樹葉片上「入定」的幼蟲,似乎真有點兒道理。

幼蟲以這個姿勢不動可以維持很長的時間,有時到了清晨五時許,牠們還沒有醒來進食。我因此懷疑牠們可以維持這個入定的姿勢超過十個小時。


3幼蟲 擬態.JPG   102-6-5


3窗台的小樟樹 找得到幼蟲嗎(共3隻).JPG  102-6-5  想一想、找一找,之後再看答案喔! 答案在文章最後面。

很安靜的白天,就算沒有靠近窗台邊,在兩三公尺外的書桌前,也能聽見牠們啃咬著脆硬的樟葉,發出十分清晰的聲音。有時牠們掩蔽得太好,是先聽到聲音,循著聲音凝神定睛一番,才找到幼蟲。

其實同一時間,窗台上還擺了另一盆飼育了四隻樺斑蝶幼蟲的馬利筋。在觀察間,多少能夠領悟出兩種蝶截然不同的脾性。
青帶鳳蝶是從一出生就徹頭徹尾的低調,從一齡、二齡...整個幼蟲期和蛹期,都深諳「融入周遭的環境裡,就是最好的偽裝」的道理。
樺斑蝶則是仗著幼蟲期一身斑斕、充滿警告意味的條紋,食用有毒性食草,以及「蝶」海戰術(樺斑蝶產卵數量極多,當窗台的馬利筋葉子被吃完,我們再換一盆來的時候,往往發現新搬進來的一盆上面已經有了剛孵化不久的幼蟲),毫無忌憚似地進食與爬行。下一回再用另一篇文章介紹樺斑蝶的生活史。

六月上旬的週六,窗台上發生了一件令我們瞠目結舌的事情。

那天早晨,有一隻成長得特別快的樺斑蝶幼蟲從花盆離家出走,我找了許久都找不著,最後發現牠是爬到窗台最高處,接近天花板的角落,下午的時候,牠已經在那個角落吐絲準備進入前蛹狀態。當時我還沒意識到樺斑蝶的幼蟲期並沒有很長。剩下的三隻幼蟲很快就把那株馬利筋吃得光禿禿的,比較大的兩隻也開始不安地離開盆栽出走。中午時,我決定頂著大太陽將盆栽搬去生態區,並且將幼蟲放到生態區的馬利筋上面,在那邊,食物應該充足多了,我想。
傍晚,窗台頂上剩下的那隻樺斑蝶幼蟲已經吐好絲,成懸吊狀態,好像已經是前蛹了。

那三天把拔去太魯閣參加步道志工的訓練。我一面著手寫著期末的作業和報告,一面面對著兩個不喜歡睡午覺的兄妹。有時一邊聽著兄妹倆吹哨子發出的尖銳聲音、像蚱蜢一樣在床上跳來跳去,又不時有枕頭或被子飛過來,一邊仍要強作鎮定地想著、打著作業,真是熱鬧啊。當兩隻「蚱蜢」終於玩累睡著時,
聽著他們均勻的鼾聲,當下似乎又變回了天使,我也趕緊把握難得的專注時刻,加快腳步。

傍晚時分,帶著兩個悶壞的小朋友出門走走,放風一下。
回來後,最關心的當然是,樺斑蝶的前蛹已經變成蛹了嗎?小咕嚕拿著頭燈幫我照照窗台最高處的角落,我看了一眼幾乎哭了出來。一隻好大的旯犽蜘蛛(白額高腳蛛),趴在樺斑蝶幼蟲懸吊的那個角落,牠的毒牙鉗著尚未來得及蛻皮的前蛹,我用小咕嚕的竹竿敲敲牆壁,試圖驅趕旯犽放棄那枚前蛹,然而,到手的肥肉,牠怎麼肯輕易放手?牠銜著樺斑蝶前蛹離開了牆角,往下方的窗戶移動。

其實幾天前,我和小咕嚕就在牆上見過那隻巨大的旯犽,還慶幸家裡有牠,今年夏天家裡不會有蟑螂,誰知家裡的蟑螂吃完了,飢腸轆轆的牠,竟然逛到窗台這裡,樺斑蝶前蛹就成了牠的俎上肉。
孩子們急忙打電話跟把拔報告這就在窗台上上演,活生生的獵與被獵的食物鏈關係。

我趕緊用小咕嚕的手電筒,照照樟樹的葉子,數算著青帶鳳蝶的幼蟲是否都還在?一、二、...奇怪的是,我總是找不到第三隻。隔天早晨,陽光滿布著窗台的時候,阿德和我分別再找了一遍,仍然只有兩隻幼蟲。連續一個星期都是這樣。我們從擔心轉為開始接受,找不到的那隻幼蟲,該不會是也被飢餓的旯犽發現,被吃掉了吧!

剩下的兩隻青帶幼蟲,繼續低調地啃著葉片,低調地在歇息時以罕見的怪異姿態與葉子融為一體。
幾天後,其中一隻躲在樟樹淡綠色的葉背不動,進入前蛹階段。



4在樟樹葉背結「前蛹」.JPG   102/6/13


5蛻下幼蟲時期的外皮變為「蛹」 看得出來牠的蛹是擬態甚麼嗎.JPG  102/6/14

隔天清晨,躲在葉背的前蛹已褪下了幼蟲時期的外皮,變成一個有一支尖尖犄角的蛹。青帶鳳蝶維持著一貫的低調作風,以和樟樹葉背一模一樣的蛹皮顏色、以及神似樟樹葉脈的浮突線條隱身在樟樹葉背,化身一片捲曲的葉片。

就在第一隻幼蟲不見之後大約九天的早晨,我外出又返家拿東西,聽見窗台上發出一陣劈哩啪啦的輕輕拍翅聲,拉開窗簾,一隻好美麗的青帶鳳蝶,正在窗戶上振翅。
是剩下的兩隻青帶鳳蝶從蛹中羽化了嗎?
將窗台的樟樹好好地檢視了一回,不是,兩枚蛹都還在。
所以?
我迅速地意會過來。是第一隻!牠沒有被旯犽蜘蛛吃掉!
我將窗台、樟樹和花盆周圍又仔細地檢查過一回,仍然沒有找到牠當初化蛹的位置蛹殼。牠的誕生就像一個謎。
隨後,我將青帶鳳蝶帶去科園生態區放飛。

得到完整生活史觀察的是第二和第三隻青帶鳳蝶。
從前蛹蛻變為蛹之後,會再經過看似毫無動靜的八、九天,青帶鳳蝶的蛹皮顏色會開始起變化。
最初是讓人懷疑只是自己眼花了的微小改變,然而,到了羽化前夕,牠的蛹皮會變得像綠色果凍般薄而透明,隱約可見綴飾著一列青色斑塊的小小翅膀和不成比例的擁腫腹部。我甚至覺得,可以看見牠在侷促的蛹殼內試圖伸展觸角和六足。
坐在書桌前,眼光不時地在電腦螢幕和兩公尺外的綠色窗台間游移,深怕錯過那重要的羽化時刻。就在我專心把信件最後幾行字完成寄出,再抬頭時,牠已經擺脫禁錮,從蛹殼中出來,懸吊在樟樹的細枝條上晾翅。 

青帶,生日快樂!



IMG_2644.JPG 蛹皮已經像果凍一般透明




IMG_2658.JPG 隱約可以分辨得出翅膀,頭胸腹。




IMG_2798.JPG 我才分神一下,青帶鳳蝶已經擺脫侷促的蛹殼,懸在細枝間晾翅。




IMG_2805.JPG 很難想像在短短的九天之內,侷促的蛹殼裏頭起了這樣巨大的變化。




IMG_2807.JPG 青帶的蛹殼

記得剛見到牠蛻下幼蟲外皮的蛹時,會有點兒無法意會那根突出的犄角是做甚麼用的。
那突出犄角,究竟會是羽化成蝶之後身體的哪部分構造呢?
繼而發現,那支犄角搭配蛹皮表面一稜一稜清晰的樟樹葉脈紋路,確實唯妙唯肖地擬態了捲曲的樟樹葉片。不覺為青帶鳳蝶在各個階段高明的偽裝術宛然一笑。直到牠羽化的前夕,蛹皮幾近透明,才真正確定那頂端的犄角是中空的,純粹是為擬態樟葉而生。(類似的例子也出現在甘藷天蛾蛹頭頂附近一根蜷曲的管狀構造。)

在樹枝上懸吊著歇息了幾個小時,青帶鳳蝶的鱗翅終於完全伸展,變硬了,準備好要高飛。
牠會先試著在窗台拍翅,撲向陽光滿溢的窗口,就像牠的雙親一樣,劍舞著兩道青色閃電。
我們便盡快將牠帶去科園生態區的群樹間野放。

再見了,青帶。



野放前的青帶鳳蝶.JPG



青帶鳳蝶 飼養紀錄.JPG



3窗台的小樟樹 標示三隻幼蟲的位置.jpg   這是解答 你猜對了嗎?

玉山薄雪草 2017-06-24 14:36:55

從101年在孩子的學校發起親子工作假期,進行樹木修剪、蝴蝶食草與蜜源植物種植,營造棲地環境;102年春夏,學校的生態區開始有好幾種蝴蝶陸續來產卵、成長、羽化。
為留下完整生活史紀錄,我們也嘗試養在植物盆栽,並詢問班級是否要做飼養觀察?
還記得青帶鳳蝶初化蛹時,我找了好久好久才看見其中兩個蛹,因為蛹的顏色與表面擬態葉脈的紋路簡直微妙微肖。
而發現青帶鳳蝶快要從蛹中羽化的當天清晨,小咕嚕問我說:
「媽媽,蛹皮變透明了!這隻還沒出來的蝴蝶,是否已經看得見外面的世界和我們了呢?」
各位讀者,你覺得呢?你會如何回答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