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4 18:27:46Ben Pi

Moon 47 - 三個角落的即視效應

心理學有個名詞叫「即視效應」,意思是A君今天第一次與B君見面,但A君卻一直覺得好像在哪見過B君,甚至有種上輩子就認識的熟悉感,實際上,A君與B君的確是從未見過面的。
------------------------------------------

就好像是失去了某種重要的東西,但是我卻不知道那是什麼,就連這東西是否曾存在過我也不肯定。

今日是平安夜,中午與客戶一同用餐時,我瞥見了一位身著黑色套裝的女子。

我想我是見過她,甚至跟她一起睡過覺,而我卻想不起來我是在哪裡跟她睡過覺。

 

她走在一個看起來並不怎麼樣的男子的身旁,看的出來年紀比她小,我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他們的手勾著,而她也笑著。

 
我稍微把領帶解鬆點讓自己透透氣,揉了揉眼睛,深呼吸一口,「別在想了,我根本不認識她,也沒跟她睡過覺。」我這樣對自己說。

抱著整天懷疑與不確定的心情,傍晚,走在回家的路上,經過了樓下的全家,突然有種想把啤酒塞滿整個冰箱的念頭,但當我又再一次想到K說曾對我說的話,故作罷。

 

買一條煙放在家裡備用的念頭也曾有過,雖然我一直壓抑在自己體內作祟的尼古丁,也曾經短暫的嘗試只抽電子菸,但紙菸還是一包一包的買,菸量跟年輕時確實有減少,家裡也很久沒有菸灰缸這東西了。

 

回想曾經,在家裡放了三個菸灰缸,都在我一人獨處的角落。

 

回到了家,把領帶脫掉後經過曾經擺放第一個放煙灰缸的陽台角落,拿起電子菸,在陽台吸了一口,一樣的動作,一樣把電子菸放在襯衫胸前的口袋。

回到房間裡我把放襯衫胸前口袋裡的電子菸拿了出來放在曾經是放第二個煙灰缸旁的書桌上,然後往第二間廁所走去。

家裡的第二間廁所很窄,只能容納一個人,也只有一個馬桶而已,我在水缸上頭堆了一些書,每次上廁所的時候都會與它們約會,這一次隨手拿起來是戰國策-雋永的說辭(時報出版),小時候會在這時點一根菸,但我早已忘了上次在蹲廁所時抽菸是什麼時候了,保持家裡的清淨空氣,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原本在廁所角落原本擺放的菸灰缸的小椅上,變成暫時擺放手機的地方。

 

嘖,書根本看不下去。

 

又想到那中午那個女人,我強烈的認為我跟她睡過覺,我不知道她是誰,但我記得她肌膚的觸感,甚至她撫媚的表情,如此而已。

有可能是在夢裡嗎?

應該是在夢裡。

最後我只好這樣解釋了,我在夢裡跟她做過愛,並且有一場非常美好且激烈的過程而讓我印象深刻。

 

「會有哪個女人看到我時,會有這種感覺嗎?」我心想。

 

我不知道,這種屬於個人私密的部分,我想大家都會選擇不說吧。

 

跟妻子在一起時是我最健康的時候,因為她不准我抽,我就不抽,至少跟她在一起時我絕對不抽。

不過那三個角落的菸灰缸,我至今依舊能隱約看見,它們確實曾經存在過。

 

別了,菸灰缸,別了,黑色套裝的女子。

(悄悄話) 2019-12-24 23:4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