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ota有望登上美國銷售龍頭 贊助
2015-07-08 21:26:05amita buda

歷經苦難的東北

早在幾年前,即不斷地有東北地區的眾生希望師父能到東北。從古至今,東北地區經歷多次戰亂、宮廷鬥爭被流放、修築鐵路以及死難的礦工等等。尤其近代日本侵華,日軍在東北地區用盡各種殘忍手段殘害中國人等血流成河。現今看似繁華的城市,腳下卻是無數的屍骨,如果沒有這些眾生不斷發出求救的哀嚎,還真沒有注意東北曾經有這樣悲慘地歷史。

由於此行非常艱難,因此每位成員必須至少誦五百部地藏經及拜一萬拜的佛。出發前一個月,善知識即叮嚀,大家要多用心,否則會水土不服,有人會出現上吐下瀉的狀況。

第一天就有人開始吐了,第二天接連幾位上吐下瀉直至第四天已經有十八位上吐下瀉了,一一都應驗了善知識所警惕的話。第四天我們參觀了台兒莊大戰遺址,當初台兒莊戰役只剩下十三位生還。師父感慨地說,台兒莊之戰剩十三位,現在我們能下車的也是只剩十幾位,直至最後統計。三十位成員只剩下五位沒有上吐下瀉,幾乎是全軍覆沒。

不過雖然是發生這麼多事情,團員們也更加提心,不敢再散亂心,真正把心思放在這些受苦的眾生身上。

第二天上玉皇頂,古代帝王封禪泰山,就是在這個地方祭天的。帝王祭天需要宰殺很多牛羊,為了皇帝上泰山祭天,早在一、二個月前就要有先遣部隊先來鋪路,死傷很多人。我們有很多人過去曾經造過這種業,因此剛上了玉皇頂,我開始覺得頭暈,也差點跌了一跤,也有人開始發燒拉肚子。初上玉皇頂聽到一聲鐘聲,下來到同樣地點也聽到了鐘聲。奇怪的是,三十位有的人聽到鐘聲,有的人卻沒聽到。眾生說:「聽到鐘聲的人,都是過去曾在這裡傷害我們的。你們聽到的鐘聲,是我們在互相通知說,傷害你們的人已經到了。離開時聽到的鐘聲是我們在通知,誰還沒有找到傷害你們的人,他們快離開了。」冤有頭債有主,被找到了,受這麼一點點苦,也是應該的。

第四天陸續又有幾位團員開始上吐下瀉或發燒。其中一位吐完說,我現在終於體會被下毒的那種痛苦了。到了徐州機場要飛往遼寧大連,已經有幾位已經快不行而心生回台的念頭。

原來其中一位是明朝時在遼寧這個地方當倭寇的首領,這位首領當時手下有八萬七千位士兵,命令他的手下下毒毒死中國人。這些人全部都拉住這位首領的腳,所以這位團員無力走路,整個人軟趴趴的,上午就讓她體會下毒的痛苦。懺悔了以後,看她也漸漸好轉,繼續跟著大家的行程走。

第五天至旅順萬忠墓。1894年日本發動甲午戰爭。同年11/21日軍侵入旅順口,對手無寸鐵的旅順人民,進行四天三夜,慘絕人寰的血腥屠殺,總共殺了約2萬人,老弱婦孺沒有一個倖免。最後留了36 人抬屍體,把死難者集中火化後,將骨灰埋在白玉山東麓。後來旅順官員才樹立了這一個萬忠墓的碑石。

在寺裡時,即曾經有萬忠墓的眾生出來說,當時他們被屠殺時,因為過度驚恐,三魂七魄都丟了,茫茫渺渺很痛苦。因為我們大家不斷地念佛持咒觀想,他們的三魂七魄才能找回來,有所依附不再恐懼。可見念佛持咒與觀想的力量,真的能讓這些苦難眾生有所依附,不再恐懼。

進入萬忠墓,師父要背著地藏菩薩的居士領頭,大家繞著墳塚持咒念佛。繞完回來,萬忠墓的眾生說,他們都被水族類壓著無法出來,師父勸導說:「大家都放下吧,冤冤相報何時了。」

水族類的眾生哭著說:「你們都看到他們很可憐,可是以前我們都被剁得一節一節的,讓他們給吃掉了,很痛苦,他們是活該,你們怎麼可以救他們?」大連、旅順是個軍港,三面臨海,居民的生活都是以捕殺水族類眾生維生。因捕魚之業障,發生旅順二萬人被屠殺的果報。自己被屠殺時覺得很恐懼痛苦,可是水族類被殺時,同樣是非常驚恐痛苦啊。

師父說:「你們這些萬忠墓裡的眾生,要由衷向這些你們以前所吃所殺害的動物求懺悔,並且發願以後不要再吃了。而你們這些被吃的,佛菩薩把你們醫好了以後,也要放下,死守在這裡永遠都無法解脫。我們這群人不可能再來這裡,如果不把握機會,你們將永遠沉淪在這裡。」經過師父勸導,雙方都願意改過發願不再殺生食肉。

第六天至撫順的平頂山慘案遺址。1931年東北淪陷於日軍的統治之之下。1932年9月日軍的一座楊柏堡采探所被遼東抗日自衛軍襲擊,日軍以平頂山村民沒有通報,以通匪為名,將全村三千餘名男女老少趕到平頂山下,用機關槍掃射,又用刺刀重挑一遍,甚至挑出孕婦胎中嬰兒,最後為了掩埋證據,縱火燒毀了全村八百多間房屋,將平頂山夷為平地。

我們到了遺址的現場,看到了堆積的屍骨,現今用玻璃櫃保護起來,看了眼淚不禁潸潸流下。後有眾生說:「你們看到的是他們死得很慘,可知道以前他們以前是如何捕殺我們這些動物的嗎?他們設下陷阱,利用晚上我們都在休息,拿著火炬把我們一一引到一處,然後再用網子網捕我們,抓回去以後殺了剁成一塊一塊的。」後經當地導遊證實,東北這一帶獵捕動物,的確是用這種方式捕捉的。網捕殺害動物,得到的是這種殘不忍睹的果報。

瀋陽的慈恩寺,過去我們有十位師父曾經在這裡出家。因為錯誤的知見,教導信徒說沒有東西吃時,吃肉沒有關係,自己也吃肉。有很多因為我們錯誤知見而墮落的眾生,往生的時候都是腹痛而死的。所以善知識早在未出發前即告誡我,我要小心腹痛拉肚子,果真在第四天就腹絞痛拉肚子了。因為破見破戒而墮落的修行人,因為有此邪見,都墮落地獄,還沒有機會上來。希望他們能有正確的觀念,衆生肉是絕對不能吃的。

1936年,日軍在哈爾濱設立第731部隊。七三一部隊是日軍侵華一支細菌戰部隊。這裡同德國納粹集中營並稱世界兩大滅絕人寰的殺人魔窟。當年這裡是禁區,飛機不准在上空飛行,火車經過必須在前一站放下窗簾。在長達14年裡,日軍殘害了無數無辜老百姓,用活人做實驗。有活體解剖,放毒氣試驗,凍傷實驗,以及培養鼠疫等等。

曾有受罪眾生出來哭訴,他們是一群無力的老弱者,利用這些活人的身體來培養“人蚤”。養蚤的人必須用身體裡的溫血餵蚤。怕蚤子跑掉,天天得將身子包密,不許脫衣。每天要交100個蚤,隻隻都得要火柴頭那麼大。不夠數就受虐待。而長得不夠大粒的蚤不被接受,得放回衣服裡培養。並且養蚤的人不能患病,天天得打預防針,打到身上處處針孔。人受這種培養“人蚤”的折磨,比受酷刑還要痛苦,最後都被折磨至死。

眾生說:「東北地區因為冬季非常寒冷,我們殺害黑狗來吃,以為這樣能補身,豈知會遇上殘暴日軍解剖的果報。」殺人覺得很慘忍,殺黑狗也是這麼慘忍。做人體實驗,覺得很殘酷,把動物拿來做實驗,同樣是非常慘忍的啊。

經過這次東北之行,讓我有更深一層的體悟。歷史上看到的這些戰爭,殘害人命的事件,都是過去自己造作殺業,食噉眾生肉而來的。佛門裡有一首偈「千百年來碗裡羹,冤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確確實實是事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