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食物中毒,旅平險有賠嗎? 贊助
2015-05-17 22:16:01amita buda

回向的一些問題

回向到底是要回向十方法界眾生,抑或祖先冤親債主呢?

那要看我們的心量以及資糧有多少?

有一陣子我們的法會有給個人寫“十方法界一切眾生”的牌位。結果不管有沒有來參加的眷屬,每個人都寫一支“十方法界眾生”。有一次眾生說:「你們請了那麼多那麼多的人來,可是你們的功德只有一點點,怎麼夠分呢?」好比我們拿一百元想要請一千個人吃飯,簡直是天方夜譚。一下子請來那麼多人,卻沒有那麼多東西給他們吃,被請來又吃不到,反而更生氣。

因此往後我們的法會只有常住寫一支“十方法界一切眾生”的大牌,其他個人要寫,都不再接受了。

回向也是一樣的道理。

我們有那個心想要回向法界,想要如一盞燈只要燈一亮,黑暗就消失的效果。那也要看我們燈的燭光是只有照前面幾步路的燈光,還是足以照亮整個虛空?如果我們的燈光只有一根蠟燭的亮度,希望在幾里外的人也能看見,那是不可能的事。可是我們要時時有那種發心與心願,希望有一天我的燈光(心光),能照亮三千大千世界,照亮整個十方法界。

先從自己的祖先、冤親債主由身邊的人迴向做起,然後再回向有緣無緣的眾生,甚至十方法界眾生。就如做慈善事業,如果連自己的家人都無法照顧,想要幫忙不認識的人,那豈非要讓人恥笑、毀謗?學佛要先把本分做好,把家庭顧好,才有資格說是學佛的人啊。

有一天如果我們的心量真正擴展到《華嚴經》所說的“一即是多,多即是一”的境界,那麼十方法界的眾生其實都在我們的佛性之中。

心量的問題,也可以解釋法會超度到底要寫大牌或小牌的問題。

在寂光寺,除了剛往生的人,可以在一次大法會寫一次大牌的機會,其他大家一律平等寫小牌。有很多人執著大牌的功德較大,其實這是一個觀念問題。

我們剛買地建寺時,租借一位師兄的家做寂光寺連絡處的小道場。地方不大,又有那麼多人願意來跟我們一起參加法會。以前住在大道場,每年佛七法會至少有二、三百人參加,梁皇法會有六、七百人。而在連絡處,平時念佛來了五十個人就很擠了,佛七要怎麼辦呢?

說來也神奇,我們的佛堂彷彿會伸縮似的,一、二百人居然全部都擠進去了。雖然大家擠一擠,卻念得很快樂。吃飯時,大家到後院的樹下、菜園裡,拿個小板凳坐著吃,大家也吃得很高興。

因此,地方不在於大或不大,而在於你的心量大或小。心量大,願意接受眾生來住,一個小茅屋也可以容納很多人。心量小,不歡迎人家來訪,即使是大宅院、豪華別墅,也會門可羅雀。

 

大牌、小牌的功德在於我們的心量大小。一支小牌,就如我們的連絡處,願意容納大川,自然成就大海的功德。

回向也是一樣的道理。平時都自私自利只想到自己的利益,想要回向給十方法界的眾生,豈非變成一種口號而已呢?

上一篇:一句話的力量

下一篇:歷經苦難的東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