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inental科技新靈魂 贊助
2014-11-06 14:06:02amita buda

VIP與弟子

師父對待來親近她的信眾弟子有三種階段。

第一種是VIP,當成貴賓的客人。剛入門的人,因為尚未進入狀況,尚未有接受調教的心理準備,因此必須待之以禮,當成客人般,所以此時師父與他們的關係是“主客關係”。為了讓他們了解佛法以及素食的好處,有時師父會親自特別招待他們。

第二種是師徒關係,當成入門弟子的人。與師父接觸多次,瞭解師父的理念,並且虛心想要求教學習佛法的人。師父常常會一針見血的指正弟子的錯誤觀念與行為。師父用台語說:「我沒有那麼多時間跟你們阿姆阿伯(消磨時間)。」如果此刻不一針見血地跟弟子們說明白了,下一刻或許就造業墮落了,無常是不會等待你準備好了沒有。

一位高雄的師姊,在家裡時常對自己的先生發脾氣。師父好言相勸了幾次,師姊很想改,但是惡習相當難改。只見師父擺出一副怒目金剛的姿態,說:「妳是我的弟子嗎?假使妳不痛下決心改掉自己的壞脾氣,妳不要來跟我學了。」師姐當下淚眼潸潸,痛下決心改掉自己的脾氣。事後,師姊的先生還當面來跟師父道謝。

當你已經入門成為弟子,這個時候不管你是達官顯要、或地位顯赫、或富貴之人,一律平等。吃飯一起至齋堂跟大家排隊用餐;至大殿禮佛,先來的先站前面,後到的排在後面,沒有所謂的貴賓席。

今年梁皇法會,看到一對夫婦的表現,令人很感動。

林先生在台灣、大陸、越南、印尼等地經營很多家的公司,他曾經也是知名大學的教授。一年多前開始親近師父,為人相當親切,一點都沒有大老闆的氣派。梁皇法會時,林先生夫婦全程參加。每天從早上4:50做早課,直到下午六點結束,林先生夫婦都準時參加。梁皇法會,跪著誦經的時間很長,拜佛分為雙拜區與單拜區(近年來大家都變成了雙拜)。林先生夫婦也都跟著大家拜雙拜,很少參加過的人會覺得很辛苦,更何況是時常坐在冷氣房的大老闆。但是只見他們夫婦很虔誠滿心歡喜跟著大眾禮佛,林太太在用餐後還幫忙常住師父洗碗盤。

結束後,他們的冤親債主說:「過去生我們是你的員工,你很驕傲,時常苛待、傷害我們,我們原本想要報復你,讓你的公司出問題。但是看到你現在一點都沒有大老闆的習氣,很誠懇地跪在大殿跟我們懺悔,我們原諒你了。」

在寂光寺經常得見在公司頤指氣使、指揮幾百位員工,在家裡被人侍奉的大老闆跟著大眾排班跪拜禮佛,吃飯排隊用餐,沒有人想享受特別的待遇。因為大家知因識果,唯有放下自己的身段,虔誠求懺悔,方可真正消除業障。

第三種是SVIP(Super VIP)超級VIP。這樣的人是經過調教,屢勸不聽,師父會暫時性的不予教導,等待有機緣的時候再伺機而教。

進入寂光寺真正想學佛的人,都會請師父不要把他們當VIPSVIP。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是經過前二種階段的。

師父在調教我時,因為我是屬於自我主見較多、我執較重、脾氣較大的人。因此,師父時而會選人多的時候調教,讓我痛下決心改掉自己的劣習。

有一次,高雄父母教育協會來訪,因為大部分的人初次至寺參訪,事前師父即已交代必須用心煮出好吃的素食,讓這些人有機會改變吃素。

我是負責這次餐會的主廚。

由於師父開示時間延長,致使父母教育協會的團員較晚來用餐。我沒有處理好菜量,導致他們來用餐時,菜量已被先來用餐的師父們及信眾吃掉將近一半。在我看來菜量應該夠吃,但師父親自來巡視時,發現有將近一半的空盤。師父覺得招待不周,當場就在眾人面前斥責我一番。

往後的日子裡,只要有信眾來訪,師父就會在人前說:「她(指我)“每次”煮菜都煮不夠給人吃,沒有用心!。」

我心裡相當不服:「我哪有“每次”?才一次被您抓到,就說每次,況且那天的菜量夠啊,只不過被吃掉幾道菜,少了幾樣菜色而已,至於說成這麼嚴重嗎?

由於心裡的不服,就會想要爭辯。師父說,只要你還想要爭辯,就是不想承認自己的錯誤,也無法接受別人的意見,這樣無異是斷了自己的成長空間。

不過從今以後,寺裡凡輪值煮飯的師父或師姐(當然包括我在內),大家都不敢怠慢,每次只要有這種特別交代,為了勸導信眾吃素的場合,皆會非常用心準備。

此時我方恍然大悟,原來師父是懲一儆百。她想藉由我的疏忽,讓大家明白做任何事都要非常用心,更讓當事人永遠改正這種疏失。

師父常說一張紙已經有摺過,有了摺痕且凹凸不平,想要把這張紙弄平,必須反摺回來,用力壓平。我如果犯了十分的錯誤,師父便會把這個錯誤放大成一百分。她的用意是要讓我深刻地記住這次的教訓,永遠不再犯同樣的錯誤。剛出家那幾年,因為我的傲慢自大、我的脾氣、我的自我主見讓師父傷透腦筋。於是師父採取反摺的方式。比如說我站著,她會說我為何站的比她高?坐下來,她又說我又沒叫你坐,你這麼目無尊長。就這樣,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

這樣的教導方式,雖然過程相當痛苦,但的確非常有效。多生累世的積屯的習氣真的是非常難改,假使這輩子沒有遇上師父如此費心的調教,仍舊是帶著惡習造更多的業而輪迴痛苦不堪。

去年佛七法會,我輪值香燈,因為參加法會的人數暴增,因為我的處理不當,致使繞佛時出現了塞車的狀況。師父當場在五、六百人的面前嚴厲喝斥我一番。當下我面帶微笑接受師父的斥責。因為當場師父無法解釋太多,下香後我去跟師父請示。經過師父的一番分析,我在處理大殿秩序上又增長了經驗與智慧。很多蓮友跑來關心,我跟她們說,因為師父的喝斥,讓我在修行上更上一層樓,我很感謝師父的教導。

假使此事發生在以前,我會馬上刷下臉,心裡很不高興,而且會四處跟人抱怨師父都不給顏面,在那麼多人面前斥責,況且繞佛又沒有塞得很嚴重,我覺得還挺順暢的,師父太不講理了。

這就是多年來師父不辭辛勞調教的一絲成果。

廣欽老和尚說:「修行,不在討論有理或無理,而在看你能忍或不能忍。」在世間法來說,我們會據理力爭,爭辯誰有理誰無理,你佔我便宜,我吃虧。但在修行上,爭辯有理無理,我有沒有理虧,這都是增長我執、養肥增長惡習的嚴重行為。

今生今世相當慶幸自己遇上了這樣一位明師,希望生生世世皆能遇上正知正見的善知識,永不退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