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幣最低點!首購 空運3kg免費 贊助
2022-05-14 15:33:15⊙﹏⊙

2022 東岸浪行 Q 鹿野。瑞和

鹿野沒發生什麼事

也沒和什麼人交談

好不容易有車子擦撞

竟然沒吵成

所以就隨便畫幾個建築

據我不專業的觀察

車站大致上分為三代

第一代是日式平房車站

然後是水泥方塊車站

最近一代是鋼樑、玻璃車站

不是每個車站都按部就班地走完三代

有的是停在第一代   比如追分、談文

別人進入第二代的時候    它沒趕上發展的條件    人口變少了   經濟衰退了(林木枯竭了、礦產挖光了)   就沒經費改建更堅固、更寬敞的車站

有的是沒有第一或第二     直接跳到當代

比如山里車站就直接是水泥方塊    汐科站就是鋼樑玻璃

三代當中    我對鋼樑玻璃沒喜愛過

因為第三代很像大陸抖音常出現的炫耀名車、   有囂張和炫富的庸俗感和心虛

比如瑞穗車站

在站前木結構亭子腳的商店街     以外星生物的姿態硬插隊 

除了可以搞更多工程費   你也不明白這麼小的東部小鎮   搞得比彰化、新竹站大幹嘛?

我到瑞穗車站的那天   大廳鐵門是拉下來的   可能在進行什麼工程吧

只在旁邊的小角落   兩個閘門進站出站   也就足夠順暢了

(說不定旅遊旺季  真的需要很大很大很大的車站吧)


伯特·馬爾庫塞在《愛欲與文明》一書

中曾把發達資本主義的需求區分為「真實需求」(或基本需求)

和「虛假需求」(或剩餘需求)兩種,

所謂「創造新的需求」,即創造「虛假需求」或「剩餘需求」。。。蘇珊 桑塔格


「虛假需求」白話之就是「膨風需求」

其吹噓「創造巨大的經濟利益」是指工程款

肥了包工程的和經手揩油的

和真正經濟無關

也不會帶動市民商機

或者池上車站.....靠北!池上車站太刺目了,我竟沒拍照

鹿野車站  從第一代的日式車站   改為水泥方塊至今  我覺得還是有風味的

看到瑞穗和池上的例子   

也不免擔心鹿野的熱氣球、金針花繼續熱門下去

車站又會改成玻璃鋼樑

車站改建從不手軟

因為花的是公家的錢

真正能反映地方經濟的   其實是站前的街屋

有賺到錢  他們才真的拿得出錢改建

賺不到錢   就以舊姿態繼續度日

絕不會像公共工程天下掉下一筆鉅款   說建就建

鹿野站前是低矮防颱的平房   

搭配同時代的水泥車站

還是協調的

這兩排有格子窗的平房

藍綠對立   如敵似友

油漆已經堆疊出牛軋糖質感

當日沒營業

可能是疫情和淡季之故

與鹿野車站同代的農會

立面有趣極了

回顧成功的台灣銀行、太麻里天主堂 

都有相近的趣味

都是水泥工藝的高潮


永安社區誠實商店

「相信人性」「雇人成本划不來」是誠實商店存在的要素

在武陵綠色隧道的這間是榮民留下的無主棄屋整理出來的

店內商品以不會腐壞的玩偶、文具為主

找不到食物

所以我無法在這裡紮營

錄影是「相信人性」不會很誠實的務實精神

我觀察了一圈

並沒有明顯的攝影機

是嚇唬你而已

2626市集

每個月雙週六下午二點到六點


#這張照片是從2626粉絲團拉過來的,可以看到市集在樟樹夾蔭的綠色隧道中,生意很不錯,市集已經有十年歷史,非常不容易。


Obike  可惜沒做成


晚間下起雨   我在全家煩惱著去哪找乾燥不淋雨的露營地

後來在瑞和客家社區影像中心旁邊露營

我會知道這個地方不是摸黑靠運氣

而是很久以前有來過

影像中心負責人是認識的

但是發FB訊息沒回覆

雖然門口的跑馬燈有他的電話

我並沒有撥

第二代瑞和車站

台鐵不管了

交給返鄉青年經營

很有特色的火車窯

烤出來的披薩一定很能騙小孩以及我

沒營業!

 

台鐵車站至少還有廁所可用

交給在地經營

像這次的長時間休店

我連廁所都沒得上

 

防疫很重要我是認同的

但是防疫不開放廁所就不能理解

遊客會因為防疫就沒有屎尿嗎?

初始連加油站、便利商店也不給用廁所

真是逼死人

現在加油站、便利商店已經恢復了

我就不需要在車站美美的花圃尿尿

瑞和的百年莿桐

在鄉道北邊一公里處

老樹配小紅廟就像麵線配大腸

是天下無雙的台灣味

不只我喜歡

遠方騎摩托車來的和尚也很喜歡

和尚一來就彎腰撿莿桐子

他說這個可保平安

出家人不打誑語

我信了

口袋自此有四顆莿桐子一直晃蕩到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