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四該重啟嗎?網民說... 贊助
2021-10-24 16:37:37⊙﹏⊙

筆架山、七號救援點倒行

上回欲從櫻花谷上筆架山7號救援點失敗

就一直不甘心

一定要弄清楚哪裡走錯了

所以找了良辰吉時(也就是農曆七月之後)再挑戰一次

各位應該很習慣轉開瓶蓋或鬆螺絲是逆時針

反之就是順時針

但是我第一次拿到櫻花牌水筆的時候

想轉開筆身   加水

卻怎麼也轉不開

正要施蠻力的瞬間突然有個聲音在腦袋出現:要不要倒轉看看?

果然

櫻花牌就是設計得跟別家相反

輕輕倒轉就轉開了

瓦斯接口也是相反的設計

據說是怕小孩子不小心轉開

也就是看不起小孩子的變通能力

這件事給我的啟發是既然上次走不通

這次就走反向

說不定就豁然開朗

所以我就把車騎到登山口

直上筆架連峰的炙子頭山

然後回朔6號、 7號救援點

走山腰路   下櫻花谷

 買了雞排便當坐在登山口階梯吃

這個登山口很少人來

可以放心的吃

也因為很少人來

螞蟻很熱情

嚇得同路人抖腳

把一團白飯抖到草上

足夠螞蟻歡慶一禮拜

木棧道和扶手應該準備換新了

雖然我很贊成自然材質

但是在潮濕易腐的北部

還不如用水泥或石塊

省錢(但是有人就賺不到)又安全

我不只一次踩到金玉其外的腐木棧道

若不是行得正坐得直

就會摔到喊國賠

通往炙子頭山的路徑是木棧道和原始石壁交錯

坡度對於剛塞了雞排便當的人有點折磨

 

山中還藏著不友善的植物

這株很顯眼

但下山的時候在茂密的林木間

我就握了一把

痛得該該叫

 

很快就到炙子頭山

沒什麼好看的

木椅也有腐爛的跡象

這個地方很適合打開氣化爐  煮個泡麵  沖咖啡

但是我們不是早起的體質

往往過了中午才出門

早就放棄了這種念頭

什麼是畫蛇添足

“手機可通訊地點”就是了

手機有沒訊號

打開螢幕就知道

就算是有線電話  拿起聽筒聽嘟嘟聲

誰還會因為有這塊牌子才知收訊強度

我很無聊地檢視牌子後面有沒有強波器

沒有

廢物

接著就趕往6號、7號

因為目標明確

再加上這段是走過了

我們目不旁視

一陣風似地趕路

6號大約四十分鐘才到

我們有再走40分鐘才到7號的準備

結果十幾分種就到了

因此得到一個真理

救援點不是平均分佈的

而是有叉路通往山下

6號通往山羊洞

7號通往櫻花谷

雖然到了7號

我卻很猶豫

和上次來的時候指標指的方向好像相反了

指標並沒有改變

而是我倒行逆施   

如同擱淺的鯨魚

內建的雷達當機了

有時候我們看山難的消息

總是怪迷途者不待在原處

講的人坐在家裡很輕鬆

我在山裡的時候有時候會揣摩迷途者的心態

「靠北,沒水了,我快渴死了,但是大家都說不要亂跑,我不會亂跑啦,就去找水,然後回到這裡等救援,水往低處流,山谷下一定有河,沒問題的啦,尋沿路走回來就好了,123換個321有什麼困難的?我又不是小孩了....」

我們再接受布條接引

下切櫻花谷

下切的窗口

可以看到深坑

遠至七星山

在山上遇到繩索

同路人因為高中參加過山訓

很驕傲知道怎麼垂降

在五寮尖也給我腳打直、身體向後仰

看得我冷汗直流

但是同路人個性很頑強

你若說她

她一定嘴硬

我只能稍微提醒

忍住不說

其實山上的繩索

風吹日曬雨淋老鼠啃

不比山訓準備的繩索

我只敢輕握

當作輔助

不敢施力

山上的繩索就像民進黨的台獨黨綱

你真信了   就太傻太天真了


我還看過一篇漫畫

年輕的登山者休息的時候腳踩在繩索上

當場被前輩一巴掌打下去:「繩索是登山者的生命之所繫,怎麼可以如此不尊重!」

當然那些真正的登山者  是自己帶繩索的

跟我們在山中健行的肉腳所見的繩索是不同的

#網路找的圖....


醫生娘爬仙山墜谷…「死因出爐」夫崩潰淚崩 姊怒揭死亡陷阱:繩子剩一半

[周刊王CTWANT] 台中市豐原區一名林姓醫師日前和劉姓妻子及親友到苗栗獅潭鄉爬仙山,不料64歲的劉女在攀爬登山步道時,疑似重心不穩,當場摔落100公尺深的山谷,被發現時已明顯死亡。檢方今(4日)下午會同法醫相驗,初步認定死因為臟器受損致出血死亡。家屬指控,事發山區缺乏管理,繩索也只有一半,相當危險。

劉姓婦人在攀爬苗栗獅潭仙山登山步道時,不慎摔落山谷身亡。(圖/民眾提供)
劉姓婦人在攀爬苗栗獅潭仙山登山步道時,不慎摔落山谷身亡。(圖/民眾提供)

苗栗縣消防局3日中午接獲線報,指有民眾至獅潭鄉仙山登山步道爬山時,疑不慎失足,摔落近百米深的山谷中,立即派員趕往救援,於下午12時40分入山搜救,並於下午近2時發現失足民眾,隨即下降至山谷搜救,無奈對方已失去呼吸心跳、明顯死亡,隊員接力將遺體搬運回登山步道,交由警方處理後續事宜。台中地檢署檢察官今日下午率法醫相驗,初步認定劉婦死因為臟器受損導致出血死亡,開立死亡證明後,隨即將遺體發還家屬辦理後事。另一方面,多名死者家屬也到場配合調查,其中林姓丈夫難忍悲慟,過程中數度落淚,不願接受訪問,一旁親友則不斷拍肩安慰,場面十分哀戚。

林姓醫師胞姊指出,仙山缺乏官方管理,只有山友自行開闢出的便道,雖然上山時可輕鬆攻頂,但回程必須從另一條路抓著繩索慢慢下山;據到過現場的親友轉述,下山有2條繩子可用,其中一條不只老舊,到了中途更疑似斷裂,登山客沒有繩子可抓,只能順著地形慢慢往下,非常危險。


幾天後出現了上面的新聞

似乎為同路人量身定做的

我拿給同路人看

希望他能改過自新...


回到迷途VR:

深山林間   你以為“原路走回去就好”

其實像下面這種地方是翻臉不認人的

你剛走過  草葉就彈回原處 

就像在沙灘留下腳印   一回頭就被浪刷屏了

狗可以沿途尿

靠著超強的鼻子嗅回原點

人類走得遠了  保證一去不復返

森林並不像在市區 

有路標  有7-11可以相認

樹林順光、逆光看起來就是兩張臉

要不是有前人綁布條

我也會在森林裡鬼打牆

我們從山上到櫻花谷

在茂密的森林穿梭

撥荊翻草

全靠布條接引

不知不覺就走到熟悉的路徑上

完全不知道上次在哪裡走錯路

就這樣迷迷糊糊地回到產業道路

 

地上有一隻螽斯

牠不動也不會被發現


順便去土地公廟下的小瀑布

上次看到有人在這裡鋪水泥

就上1999反應

第二天就接到分局的電話

因為瀑布隱密

警察第一次找不到

我還帶他們去

水泥已經不可改變

也沒抓到人

但是回去看水泥

好像也沒有太糟糕

至少環境有人整理

就沒繼續追查了

心得是

1999比起到警察局報案有效多了

上次的失敗請回放:https://mypaper.pchome.com.tw/wen7654321/post/1380729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