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先看Honda 11代Civic 贊助
2021-04-24 19:09:59⊙﹏⊙

2021白沙屯A 台鐵。通宵。清水

因為攜帶腳踏車到沒有客運直達的白沙屯

我必須搭台鐵

而且只能搭區間車

因為莒光號走道放腳踏車會讓別人不便

別人不便

若是臉皮厚是沒關係的

區間車雖然能放腳踏車

也有所謂的兩鐵列車

但是出發日是假日

怕造成別人不便的我必須趕在人潮高峰前就從南港出發

我查了火車時刻表

早上沒有直接到白沙屯的班次

必須山線轉海線

兩鐵列車銜接不上

不是山線有而海線無

就是反過來

所以還是要攜車袋

腳踏車放入袋子就不好牽

只能扛著走

此時就很依賴電梯

最近幾年大小站都有電梯了   直得鼓掌...但是也不需太早鼓掌

我從南港車站搭電梯到月台

就近進了車廂

到了北湖站   雖然不必換月台  但是我發現電梯在五十公尺之遙

北湖站比較單純  只有兩個月台   南下北上各取所需

如果是竹南或新竹  超過三個月台  又是一種台鐵玩你的玩法

比如回程我在竹南換車   第一月台下車

看到第二月台有一班北上列車剛開走

就自以為聰明地以為北上的在地二月台

辛辛苦苦地扛車上下電梯到第二月台

結果下一班北上列車很調皮地跑到第一月台...

北湖站雖單純

但台鐵也有玩你的玩法

就是我們以為下車的位置就是等一下從這裡發車的列車也會停的位置

結果

來的車   最後一節車廂卻相距三十公尺(這班車車廂數比較少)

你只能嘆氣    再扛車、背行李走上這段路 

就當作是媽祖的考驗  過不了這關就不讓你八天七夜白吃白喝

到了白沙屯

電梯當然在遠處

但此時已經可以在月台把腳踏車組合起來

馬鞍袋掛好

輕輕鬆鬆地牽去搭電梯

班次表上的“兩鐵列車”有些真的有腳踏車停車位

有些則偽裝得像一般車廂

有些車廂如照片  中央有鐵柱   可以放腳踏車不佔位

有些車廂則沒有柱子可靠

但是又不能靠車門   因為誰也不能預測哪一邊開門

沒有帶腳踏車上火車的朋友可能不知道

不是每一站都可以上腳踏車的

比如我從蘇澳的永樂站就被拒絕過

理由也就是台鐵高興

只好騎個六公里  到蘇澳新站才上得了腳踏車

騎出了一身臭汗和一肚子氣

白沙屯車站...如果不是媽祖   這裡不太可能停莒光號   西濱快速道路也不會有交流道

車袋太重   我把它藏在樹下、牽牛花藤裡

八天後有緣再相會

媽祖23:00才起駕

還有12小時的時光可以在白沙屯小村閒晃

但是已經有不少人湧進白沙屯

我們第一份免費餐是從火車站到廟口的大道  分到的芋圓   鹹的  第一次吃到鹹芋圓

拱天宮的餐廳也開張了

嚴格要求戴口罩

排隊也很有規模

時有歐吉桑和歐巴喪趁隙插隊

這不能怪媽祖沒教好

吃飽

我們就到海堤搭帳篷

睡了長長的午覺

看了一下午的kindle

#晚間十一點煙火大放

伴隨著激動的擴音器

媽祖起駕了

我們在堤防隔岸觀火

等情況冷卻才整裝出發

去年我牽腳踏車徒步

第一夜都沒睡

早上十點到大甲才睡覺(應該是沿路供應不斷的蠻牛和咖啡發效)

今年因有同路人

體力和經驗都需要被照顧

所以就不能這麼刻苦

還不到半夜兩點

騎到通宵車站就找地方搭帳篷

土地公廟已經是空殼

因為年久漏水

居民籌款要重建

土地公現在暫時移到旁邊的貨櫃屋

土地公會幫居民找失物、抓小偷

但是土地公本人卻被人偷抱走了

早上  來上香的營造廠老闆說  我們搭帳篷的位置有個流浪漢常常來睡覺(所以會以為他從席地而睡升級到睡帳蓬?)   很多人懷疑是他拿土地公換酒喝了   

老闆拿錢套他  如果真是他抱走了土地公  希望能抱回來就好了  前前後後給了上千元  好像也不是他幹的   

老闆說土地公對面是立委羅致政的老家

四樓陽台立委的媽媽看到我們很親切地打招呼

還很惋惜我們昨天沒去她家睡

 

街上已經有學生上學去了

我們不知落後媽祖多遠了

但是  腳踏車就算落後一天也可以追回來

09:50到大甲   幼獅工業區

同路人在這裡休息了很久

還好我可以畫畫  可以看書

不然以牡羊座火燒屁股的性格早就發火了

大甲經國路麥當勞

等同路人上廁所

 

這天媽祖駐駕龍井

如果要擠進龍井會脫一層皮

我們在清水搭帳篷


太子宮的義工五十年前跟過白沙屯進香

當時是百人左右的隊伍

「媽祖婆喊停就停,就直直撞進去,哪有現在的三進三出;轎子一停下,附近的村民都跑過來,掀開簾子,看看裡面是什麼,哪像現在不能摸轎子、不能看。」

劉邦也是很親和的

但是當了皇帝之後

那些跟他一起走過來的大老粗  叫他的渾名  拍他的肩膀  可能有生命危險

太子宮選在這裡又是很熟悉的情節

主事者得太子托夢   說要找個有小溝、竹叢的地點建廟

信徒扛著太子爺的神轎到處找地點

就在這附近停停走走  然後定住不肯走了

附近果然有水溝和一叢竹子

就剛好看到地主要賣地的看板

然而太子爺又託夢  說不是這塊要賣的

是隔壁的現址

現址要不要賣也不曉得

大家找到地主  地主開出高於隔壁地甚高的價錢

「太子爺決定要這裡,再貴也只能湊錢買下來」

之後的格局規劃也是太子爺欽定的

因為鄰近農田

蚊子又肥又兇

我們和廟方借得工業電扇

吹得蚊子無法升空   

才有辦法在帳篷外聊天

同路人借得隔壁住家的浴室洗熱水澡

身為男子漢

我從廁所牽水管洗冷水

早上在廁所發現仰天踢腿的螢火蟲

就把牠帶出去  丟到菜園

一下子就被菜園埋伏的紅面番鴨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