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X週年慶抽黃金等大獎! 贊助
2020-04-17 23:22:08⊙﹏⊙

劍龍稜__全球鎖在家裡的唯一出口

四月十六

來自馬來西亞朋友的FB

他們的行动管制令正好滿月

這期間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画友玩起了“線上速寫”

主辦人提供照片

画友看照片画

再上傳

大家互相指教

這兩國画友玩得很開心

到現在已經是第三波了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249874.html?fbclid=IwAR0Hzt62q1wwsVZhmAm5BDm3_PmR0Jy7OfV57m5M89mBNFavvqHwFhZzPGQ

第一波台灣画友有少數響應

響應者共同之處就是去過馬來西亞

比如我   認識兩個發起人   還都去過他們家   被請過吃榴蓮

然而台灣画友很快就冷卻下來了

因為我們沒在限制外出

要画就到外面画

比起相片有趣多了

有熱騰騰的一桌飯菜可吃的時候  誰會一直選泡麵?

.

所以小画友阿德約攀劍龍稜

若是以往   我會因為路途遙遠   又要早起而拖三阻四

武漢肺炎橫行於世    讓人感嘆要珍惜當下

我就很努力地早上六點半起床

經過必要的排便刷牙拖拖拉拉

在清早冷冽的寒風中騎車到東北角

然而還是不能趕上他們相約的八點

我只好發訊息  請他們不必等我   照自己的計畫先上山吧


新登山口有一片水泥地可以停車

遠方蜿蜒而去的就是劍龍稜

近處的綠油油小山是新登山口必須多翻的一道山

也多花一些時間




我望著遠山直直往菜園走

其實向各位演示是如何的錯

正確的入口在我停車位置的左後方的一塊岩石(大小和土地公廟差不多)的旁邊

沒有看到登山布條是警訊    我不知哪根筋錯位了  沒注意

菜園走到底    還有農人巡水管的小徑

我心裡想   既然農人可走   我當然可走



農人的水管做工應該很紮實

這條路很久沒人走

拉著我的手腳的草木越來越多越有力

我終於被逼下小溪了

這時候拿出登山地圖比對

正途就在前方幾步

硬著頭皮撥開芒草

總算脫離小溪





回到正途

四個年輕人也要登劍龍稜



然後要翻過一座小山

下河谷    過河

小山沒什麼好說的




對面岩壁就是劍龍稜起攀點



又長又陡的起手式

會讓肉腳看得腳軟

我卻熱血沸騰

加快腳步趕路





然後

遇到等著要攀繩的男子

我問他是不是獨攀

他說朋友一起來的

「還有一個會晚個二十分鐘,我們也在等他。」

二十分鐘是我告訴阿德會遲到的時間...

「你們等的人說不定是我呢...]

果真是我

吊在上方的紅色物體就是阿德






此時左邊山峰有人在吼叫

旁邊的人說是“保羅尖”

我以為尖是鼻子     因為此山像Paul Mccartney的側面

原來尖是那個人站的位置

是紀念名為Paul Lee的開路先鋒

登保羅尖興奮成那樣子   

是劍龍稜上的登山客嗤之以鼻的





回頭看一下溪谷

舊登山口就是從這裡進入

可以省下攀一座山 的時間 

 降低天黑還在稜線出動消防隊救援的風險






第一段陡坡的頂端有個懸空岩石

阿德說這是網紅打卡點

他也要排隊拍照

網紅是數位世代年輕人的生活方式

網紅到風光明媚的郊外顧影自嗨   我覺得是很健康的

當作年輕世代的登山模式

也讓我有機會在山上看到小露蠻腰的小妹妹

年輕貌不美總比年老貌美振奮人心

歲月就是這麼殘酷

網紅登山世代能涵蓋多少年?   

他們的下一世代會不會不解他們的行為   

就像我不解上世代沒泡茶就不像登山的行為 

這點年方20的阿德有機會見到



攀劍龍稜的人潮第一波就是我趕上的早上八點到九點

所以過了網紅打卡點   前方已經塞車了(星期四!)

據我目測  登山者年齡分佈也符合二八原則

大部分是退休阿伯阿桑

身體再勇健  速度也不能稱快

你只能在劍龍稜上的塞車隊伍按部就班

想超車會給別人帶來壓力

不超車會給自己帶來悶氣

這時看到旁邊的山坡有一條繩索

必定是有路可攀

拿出魯地圖一看   果然有路   和劍龍稜相會於381峰

於是我就走這條路

好處是可以看到劍龍稜的全貌

以及如螞蟻上上下下的山友









這條路其實也沒比較輕鬆

前些日子積存的雨水  讓泥路溼滑如泥鰍

並且有割手的芒草  雖不致於割破皮  但是會搞得你很癢

懶得把長袖穿上的我   只好舉手做投降狀通過芒草















茶壺山


又看到登山口碰到的年輕人

經過這塊岩石的時候  頭被撞得嗡嗡叫

伸手一摸  有點血   還好一按就止血了  

止血的時候   又聽到有人哎呦

也在這塊石頭

覺得有點安慰

自己不是唯一的笨蛋

這塊石頭需要低身通過

又剛好是不注意會撞頭的高度

是很險惡的設計



 




我在稀有
的陰涼處等阿德

画完了圖    吃完了飯糰

才看到他們
(飯團拍起來很不可口,其實很好吃,又耐餓)





這天雖然豔陽高照

但氣溫才二十出頭

即使不在陰涼處  也不會曬成魷魚乾

朋友選擇日正當中吃午餐

我雖一直推說吃過了

但他說:「幫忙吃,我有多買,就算幫我減輕負重。」

基於減輕友人的負重

我就再吃半顆飯糰   

還獲贈燒餅一塊



吃完午餐    相約前方的555峰再相會

381之後就稱為鋸齒稜

所謂的劍龍稜已經禮成閉幕了


稜線並不是只有一個入口

有些人會從中間下山

這條繩索下去可以通到黃金池

看起來很驚險

走起來也還好

若是一年前我可能不敢這麼說

那時候還沒登鳶嘴山、東卯山    

肉腳得很

我會放心丟下阿德

是因為他和兩位朋友腳程相距不遠

我走得快  跟在他們前後  會讓他們方寸慌亂

如果今天只有我和阿德  我就會配合他的速度  注意他的狀況

這就像一起吃火鍋

若是只有兩個人   能吃辣的就要配合不吃辣的    

你要不嗜辣的配合你的辣    他吃起來就是受刑

人數多的時候就可以考慮分鍋

所以

我們四個人雖然拆成兩鍋

只有一個人的我還是覺得是同桌吃火鍋

有一種隱隱的同伴意識

因為同伴意識我會自動地放緩腳歩

回頭看他們在哪(看不到…)

比起自己爬上一路往前衝

心理上多了画画的餘裕

今天在稜線上就画了三張

這是同伴意識帶來的收穫


東北角的山雖然帳面上不高

但是景觀是我在其他國家沒見過的優良

山市奇偉   海闊天空

光憑那面碧藍的太平洋就完勝中國幾干里海岸







攀岩也很有趣

雖然我在路上撿到一隻手套

但是全程都放在口袋

我觀察大量用到手套的人是把繩索當主力

身體還會向後仰   手的負擔就劇增了

就算是幾乎垂直的岩壁

我是把繩索當作平衡的輔助

並不施力於繩索

主要還是手腳找到三點平衡

穩穩地向上移動

專家怎麼說我不知

這是我自己用身體濾出的心得

再加上在“白毛山”那篇寫的呼吸調配

這一路雖然帽緣汗濕了一圈

卻不會累得哎北叫墓











555峰

是稜線上難得的平台

當然很多人休息

上一世代的山友果然擺出茶具了

上一世代的山友比較擾人的一件事

就是會帶音質參雜破銅爛鐵的藍芽喇叭

沿途播放不知從哪下載的歌曲

這天555峰剛好有藍芽喇叭

我轉了一圈 就奪路而出




555峰也有小徑通別處



這兩位要去牛伏磺體

我猜這就是牛伏磺體





茶壺山


尖尖的頂端應該是稜線的最高處

照片看起來像在草堆上面

其實是會讓體力不濟的人很洩氣的遙遠







今天氣溫宜人

風即使死命地吹也不會覺得冷

反而讓人覺得春風拂面



已經比茶壺山高了





回望來時路

東北角的藍真是療癒

又更高於茶壺山了







山體是大片斜坡直到谷底

岩石就像特意刻出來  有很好的踩踏點

只要會走路、會爬樓梯、懼高指數在平均值內   所謂的郊山大王劍龍稜也不是很難的

只是長得讓人心煩

對了

鞋㡳要選硬的、防滑的

不然踩到尖硬的小石頭會譲人眼淚噴發


踏點不太明顯還有繩索可以輔助

 

劍龍稜更優秀的是不會像皇帝殿架了欄杆

保留充分的野趣



陰陽海





高山杜鵑


到了近乎垂直下降通往茶壺山的凹口

之前從茶壺山看過來好像很厲害

實際從這裡看也就像下鋁梯而已

雖然我今天不想去茶壺山

也有打算爬下去再爬上來

但是看過就算了

爬到這裡差不多五個小時

這當中還画了兩張圖

到處拍照

吃午餐

如果自己來的話應該還可以快一個小時

你以為這樣就很快了嗎

馬上有個年輕說他11點半才開始爬

只花三小時就到這裡

爬山自己爽就好了

跟別人比速度沒什麼意義






我繼續往半屏山





都沒人聽勸    死不肯撤掉的警告(推責任的用意很明顯)




金毛杜鵑




我看不出半屏山哪裡有半屏

但是這塊切半的岩體很特別



我清點背包的飲水糧食

水還有1000cc

兩個黑糖饅頭、一個燒餅、半個飯糰、一包香港桃酥

這些東西再背下山就很蠢了

於是我轉移了一堆食物到胃腸

手機訊號不怎麼好  又聯絡不到阿德

於是在畫完一張之後走向戰偹道








#山腰的橫帶就是戰備道



戰備道





地質公園的指標   標示得讓很多人不滿意






金瓜石


地質公園



我執意要去黃金神社

因為很久以前在這裡看到茶壺山最像茶壺的角度

今天繞過來果真讓現況與記憶密合了




相機等壺嘴冒煙會等到你自己冒煙

畫圖就隨時可以冒煙

大小、角度還隨便你


解說牌證明了這邊是最佳角度





金瓜石






五點

終於可以打電話給阿德

他們走到“茶壺山第二個涼亭”

差不多九小時

真是辛苦了

我搭公車到水湳洞海岸

公車一小時一班

末班是六點

司機說不戴口罩不能載

又把我拉回武漢肺炎防疫的現實

半途  司機停車叫走路下山的登山客上車

「告訴你整點發車,你又不等,自己走下去會累死。」

撿上車的登山客沒戴口罩

但是沒人在意




水湳洞候車亭

上面是觀景台




陰陽海的肉粽也染上銅色



水湳洞可以搭濱海公車回南亞社區取車

但是都到了海邊

誰捨得呼嘯而過?


最後一張茶壺山

今天的行程似乎以茶壺山為圓心

 画了個歪歪斜斜的圓






這就是舊登山口

很不友善地嚇人、不給山友進入







回到停車處

看到機車孤獨地等我

有一種擬人化的感動






ps:

行管令期间无法户外速写.城市速写组织 连线画
社区动态

 

陈国仁在收集所有线上速写活动作品后,把它集中在脸书相簿中,让画友们可以欣赏和了解彼此的画作。陈国仁在收集所有线上速写活动作品后,把它集中在脸书相簿中,让画友们可以欣赏和了解彼此的画作。

(怡保8日讯)行动管制令期间不能像过去那样到户外速写,那就变通一下,坐在电脑前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友一起连线画画!

获国内外百名画友响应

城市速写组织是一个活跃于全球的速写组织,分布在各个城市的画友们每星期都会聚集在各自的城市参与速写活动。然而,当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全球时,画友们受到各国的行动管制令限制,只能待在家里,因此,有人脑筋急转弯发起网上连线速写,获得国内外近百名画友响应,纷纷坐在电脑前对着同一张照片速写,非常热闹。

目前,除了国内各城市,如怡保、太平、吉隆坡、双溪大年、新山、峇株巴辖、槟城、砂拉越、亚庇等,印尼、新加坡、台湾、菲律宾、印度、澳洲、越南、上海、美国、日本等的画友也加入一起速写。大家在行管令期间再也没闲下来,继续琢磨练习自己的画功,甚至在互联网上与其他画友砌磋交流,欣赏画友们风格不一的画作。

1284CSY202048162182290286.jpeg

陈国仁:无意间开始

发起这场网上连线速写活动的怡保城市速写组织负责人陈国仁接受星洲日报《大霹雳》社区报访问时指出,他原本是于3月29日上传了一张怡保市打铁店铺的照片,好让行管令期间闲在家里的怡保城市速写组织会员能够借此打发时间。不过,一些来自其他州的速写人看到他上传的照片后,直呼照片中的店铺很亮眼,决定也加入一起速写。

“由于我的脸书设定是公开的,接下来,很多人开始涌入。甚至有人指线上速写活动很不错,叫我继续办下去。”

他说,基于他常把世界各地一些漂亮的建筑物照片存档,所以想到大家兴致勃勃,于是3天后(3月31日)他再推出第二波的线上速写活动,把一张快要被拆除的越南老建筑物照片上传。这一回,引起更大反应,不少国外速写人甚至一些不认识的人也开始加入。

他表示,其实城市速写组织是有制度的,即速写的用意是要在现场速写,不能凭照片来速写,但在目前冠病席卷全球的时候,速写的条规暂时放宽了。

“目前,估计有12个国家的速写人参与线上速写活动。参与的人当中,有些人还私讯我说他们是初学者,想要加入一起画画。甚至有些人在完成作品后,紧接著追问还有没有下一幅。”

第三波线上速写设时限

他指出,一开始时,第一波和第二波的线上速写活动没有限制提交时间,所以至目前为止,还是有不少画友纷纷交上画作,他的脸书页面被塞爆。因此,在第三波的线上速写活动,也即是德国黑头宫(House Of The Blackhead)的照片上传时,他已注明提交的时限。

他说,他上传的第一和第二波线上速写活动的照片,速写难度并不高。第三波线上速写活动的照片则难度增加了,他原本还担心大家是否会有心理压力,造成不敢尝试。不过,没有想到提交截止前,已收到70余幅作品,而且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有画友在他张贴贴文后的半小时便完成作品,大家的画作效果也比预料中好。

除了陈国仁发起线上速写活动,后来来自沙巴亚庇、台湾及吉打双溪大年的画友也开始发照片扩大线上速写活动。陈国仁表示,线上速写活动给大家带来新鲜感,让大家在行管期间也可以“出国游玩”。有些画友甚至还会附上他们的示范影片,供大家参考。他呼吁更多人加入他们的行列,一起开心速写。

梁俊祥和梁竞隆父子俩闲在家里时,便拿起笔和纸任意挥洒。梁俊祥和梁竞隆父子俩闲在家里时,便拿起笔和纸任意挥洒。

梁俊祥:线上速写解瘾

怡保速写人梁俊祥(46岁,从事广告设计)指出,在目前大家都只能留在家里的日子,速写人不能到外面速写,让他们开始手痒起来,所以线上速写活动正好可让大家在解闷之余,也能一解速写瘾。

“线上速写活动与平日速写活动不同的是,线上速写活动画的是同一幅画,反之在外头速写则可选择自己喜欢的角度来作画。然而, 你会发现,虽然线上速写活动画的是同一幅画,作品却让人有惊喜。”

他说,基于每个人的风格不一样,因此即使是同一幅画,效果和感觉也会不同。从这里大家可有所学习,了解他人的处理手法,甚至还可认识其他地方的景点,也认识其他画友。

梁俊祥12岁的儿子梁竞隆也是速写人之一,在行管令期间,他也跟著父亲一起速写。

吴岫玲分配好时间,保持每天都练习画画的习惯。吴岫玲分配好时间,保持每天都练习画画的习惯。

吴岫玲:画画让思绪平静

怡保速写人吴岫玲(55岁,行政人员)指出,行管令期间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画画正好可以慰籍人心,让一个人平静放松,思绪暂停下来。

“由于平日大家都太忙,行管令正是一个机会,让大家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她说,她几乎每天都在画画,她会好好的利用一天时间,把画画时间分配在上午,下午则做家务。

虽然如此,她表示,她还是喜欢现场速写,毕竟人不在现场,欠缺了一些真实感。这也是唯一线上速写活动不好的地方。

来自台湾的画友Leo Li,以简单轻松的笔触,绘出打铁店铺的悠闲画面。来自台湾的画友Leo Li,以简单轻松的笔触,绘出打铁店铺的悠闲画面。

来自葡萄牙的Joao Rui Calais Farde,画作别有一番风格。来自葡萄牙的Joao Rui Calais Farde,画作别有一番风格。

新加坡画友Marvin Chew,以水彩呈献越南老建筑物的陈旧面貌。新加坡画友Marvin Chew,以水彩呈献越南老建筑物的陈旧面貌。

画友们的风格回然不同,大家可以从中学习他人的长处,补己之短。画友们的风格回然不同,大家可以从中学习他人的长处,补己之短。

黑白线条勾划出的打铁店铺面貌,是吉隆坡画友Yap Yeen Yee的作品。黑白线条勾划出的打铁店铺面貌,是吉隆坡画友Yap Yeen Yee的作品。

每名画友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这是来自印尼的Muhammad Thamrin的画作。每名画友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这是来自印尼的Muhammad Thamrin的画作。

台湾画友刘文祥的越南老建筑物画作,让人莞尔一笑。台湾画友刘文祥的越南老建筑物画作,让人莞尔一笑。

作者 : 黄丹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