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中!日本限定公仔這邊搶! 贊助
2022-05-24 10:55:53袖0

讀翁禎翊〈南十字星〉—法官口試現場的臨場擬答

    在職人劇「最佳利益」中有句對白:「你以為你是超人、蝙蝠俠,還是手拿天平寶劍的正義女神?」「你剛剛一定去拯救世界,對不對?英雄不好當啊?」,其中正義女神,矇眼的女神形象,一手持劍是為除惡,腳下的蛇是邪惡的象徵;一手持天平衡量善惡。而戲劇裏,台灣司法院的標誌,法官手臂舉起天平,中間有法槌,即法官的職業衡量現實案件,還善人公道,除惡人,如包青天拍板定案,至於是否公平?人心是很難說服壓制的。戲劇裏是律師為當事人爭取最佳利益?還是為自己爭取最佳利益?

  若天平一方是律師,另一方則是檢查官,在律師與檢查官之間的衡量而敲下法槌是法官,法官是法律系學生畢業後須通過筆試和口試,方能成為法官。

這篇〈南十字星〉,收錄在《行星燦爛的時候》(台北:九歌,2021/01/)內容就是作者在等待口試時,模擬面試官可能的問題,設想並擬答。

  讀這篇筆者以為有二個重點:一、南十字星的意象隱喻與主題;二、口試現場與回憶時空的交錯書寫。

 

一、南十字星的意象隱喻與主題

  在談南十字星意象隱喻,先觀念的澄清,象徵與意象,榮格提及象徵是固定的解釋,如十字架的象徵是上帝之愛。意象是作者心靈高度的靈視,意義模糊不確定,創作者使用意象,是作者的心靈視野畫面。

原文:「南十字星總共由四個端點、四顆星星組成;橫豎各兩顆,像是十歲的時候我們下課打籃球,拆成兩兩一隊那樣。」十字星無關宗教十字架,而作者為南十字星的四個點解釋是,作者、小良、小黑、小逸,是二隊球友交會。這是作者內心的高度靈視,與外在意象結合,我們為此解密南十字星是人際關係看法。

 

  而主題的揭示,即回答口試問題,擔任法官除了賺錢,就是為職業說出神聖的理由-相信世界,為陪伴那些不被世界理解的人。

 原文:「想賺錢的心是真的,可是想起從前的事,對誰有一些些憤怒、對誰有一些些感謝。那樣真切敏感的心,也是真的。希望永遠不要忘記這樣的自己。」又:「四顆星星裡面,有一顆在北回歸線以北的台北,是看不到的,但它是最亮的一個。那是十字架二,我們看不到,也只是因為大部分的我們只會站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角度看星星而已。」

  南十字星的四個點正好是作者和三位好友,但其中對小黑形容,「美麗又複雜的眼神,暗黑裡又遠又近,没有逃避的星星。」原來其中一顆星是形容小黑對生命的凝望感受。在自由時報的插畫,有位男子在街頭抬頭仰望滿天繁星,明滅閃爍,星星本身不會發光,光是太陽反射一閃一閃的光,夜空中像帶給失望的人渺茫希望。使我聯想聆聽五月天的星空這首歌,五月天團MV電影版或幾米繪本版,象徵生命的寄託或是生命內心黑暗時候的希望之光。

  作者等待口試的擬答當下,原文:「真正讓人害怕的不過是:當你還相信這個世界的時候,卻不被這個世界所理解。這就是我想要來當司法官的原因。」、「我長大的過程中,好幾次被溫柔地接住;我會一直問自己,做了這個工作,不會也是努力了解他們的其中一個人?」如持天平女神,法官職業太崇高,若是親切的說法是作者回想成長過程,小黑總是友善陪伴他,當眼鏡架撞歪了,在課堂上幫他調角度;打球輸了,小黑出來說公道話;與小逸爭模範生寶座、友誼撕裂了,小黑傳話維繫關係,然而教育制度,最後把學生分二類,會唸書、不會唸書,不會唸書,努力再努力,最終分班而被迫離開。所以作者或許內在的渴望理由是不忘記這樣不被世界理解的朋友,努力去理解這樣的人,於是選擇法官,每份職業都有使人崇敬的理由。

    有時我會問同學,為什麼你要讀特教研究所?她說弟弟是身心障礙者,想幫助弟弟和其他人?我問同學,為什麼你讀機械系?同學回答,家裏是工廠,未來承繼承家業,興趣可以玩社團,但本科必須是機械。醫生呢,也是為賺錢,傳統理由是懸壼濟世,或神醫妙手的稱呼。為家人、為自己內在渴求,或本篇為朋友,都是為社會盡份責任。

            法官的意象是天平,在作者心靈的進展,依能力而實踐,內心深處維繫社會正義的方式,是用不同角度,看待那些為不被世界理解的人,給予適時協助或拍案定奪;作者不是那種用嚴格的律法導正誤入歧途者(像韓劇「少年法庭」沈恩賜即是),從文章來看,作者應是「為陪伴不被世界理解的人」的暖男法官。

         每份職業都是為想賺錢,為生存;然而人之所以為人的意義在追求並滿足本身心靈的健全,並提供人文價值或生命意義,造福其他人,作者用自我成長為例,「什麼是你生命中最害怕的一刻?」首尾呼應,捫心自問,作者用南十字星意象,潛意識想法,即末段對南十字星解釋,用𣎴同角度看世界,即作者在未來工作場域,審理案件時,對原告或被告,當他們𣎴被世界理解部分,願深入多面且多角度瞭解,法官的標誌是天平,維繫社會公平正義力量,而維繫之道在法令條規,法官在出庭審理案件,陪伴那些人創傷者看清真相,用𣎴同角度,如是作者藉口試確定找到職業神聖信念與人文精神價值追求,是未來的使命。所以該篇是潛意識,落實現實的人文價值的過程

二、口試現場與回憶時空的交錯書寫

  本篇是作者等待口試現場的擬答,而文章以●隔開分段落。

第一段是小學三年年轉學與小良的捷運站通行記;「我坐在司法官口試的預備區再一次想起了這件事。」,然後「再讓時問回到那個時候。」敘述小良陪伴他,在没刷卡通過閘門,這裏有當下時空與回憶成長時空交錯;

第二段「十二年後」即現實時空,指作者大學到入社會現實狀態,像與小良因臉書而再度相遇,共憶小學時光,同時提及小黑的流言?在此預留伏筆,第二段是為當下與現實時空記憶;人的意識是流動的,因口試擬答而回憶成長時空,與現實時空對照。

第三段回到口試現場並說起小黑的流言,面試官的反應,為當下的時空;

第四段補述與成長過程與小黑互動細節與性格,同時說出以法官為職業,在內心渴望,為小黑,為陪伴那些可能不被世界理解的人。補述小黑的言語行為,又是回憶成長時空,在課堂上幫他調整撞歪的眼鏡;打球輸了,與同學爭吵,總是站出來說公道話,與小逸爭模範生,彼此傳話維繫友誼,到國中,讀書狀態不佳,還說不會拖累同學的話等細節描寫,就是小黑,富有正義感,有責任感,友善謙卑節制。如是當下與現實,當下與成長回憶交錯敘述,同時安排巧妙,揭示小黑的性格,也揭示文章主旨。

時空交錯書寫,如圖

作者目前在台南擔任法官,當然他面試通過了。面試,不外乎自我介紹、學歷、經歷、為何須要這工作?興趣。答案太籠統,臨場準備,意識流動的回憶,聯想,但作者深思熟慮,童年及成長經驗,面試官聽完故事半相信,真的?

那刻,作者也確定潛意識深層的心靈渴望與期待,正與矇眼女神所須用心靈之眼,一手時天平,一手持寶劍,執行社會正義,作者的使命感是用不同角度,看待那些為不被世界理解的人,高高在上的法官,有責任在拍案定奪間,為受害者或加害者取得公平正義的平衡,同時滿足心靈的追求,超越過去曾在升學教育下成長的遺憾,承載過去的痛苦、惋歎,未來是減少遺憾,並造福社會其他人。

註1:最佳利益 前導3分鐘預告 best interest 天心、鍾承翰、溫昇豪主演 |台灣電視史上最強卡司集結超過二十位金鐘、金馬演員 齊聚台灣第一部律政劇

註2:正義女神矇眼在的由來

註3:《少年法庭》| 正式預告 | Netflix
註4:本文為筆者任聖約翰科技大學‧通識課〈圖文意象解密〉之所思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