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動漫公仔.限量收藏款 贊助
2022-06-20 15:29:40袖0

讀顧玉玲〈一點六米寛的樓梯〉--階梯意象解密

               自1990年台灣以專案引進移工,各地工廠都有來自東南亞的外勞身影,「外勞仔」,現在稱為「移工」;週末假日在街上或車站或風景區也都有他們結夥出遊、駐足的身影;後來,南向政策,有機會,我教越南專班學生,他們總是閃著明亮的眼睛,熱情的喊「老書好」「老書好」;課後,在校園,女同學採野菜作料理,男同學踢足球,使人嘖嘖稱奇;也在等公車之際,他們說要去士林夜巿蚵仔煎打工;在捷運車廂遇到女同學要去餐廳打工,難得的真情流露,哽咽說「來台灣好苦,什麼都不會,什麼都聽不懂?」「不難過,要堅強,我們每天進步一點點就好了。」漸漸的,與越籍生的互動,他們離我們很近,我希望他們在為未來努力,也誠心祝福他們。

     他們為何離鄉背景,拋家棄子來台趁錢,台灣時薪是東南亞三四倍,台灣時薪$165,他們時薪$50;而台灣學生喜歡到澳我洲打工,為何?澳洲時薪$540,是台灣三、四倍,打工一、二年,可轉百萬,對低薪的也很有吸引力;近來,澳洲農業缺工嚴重,也正廣招東南亞勞力呢。從薪資狀況,移工來台,無非想拚命努力五年十載,脫貧,改善經濟,甚至衣錦還鄉,如登上夢想之梯,但實際有許多攔阻與危險須面對,也挑戰能力‧‧‧。

     讀顧玉玲〈一點六米寛的樓梯〉這篇文章,使我們的視野走進她們努力生活的願望與甘苦心聲。 

    在閱讀文本時,注意三個重點:

 

一、 開頭鐵梯的觸覺描寫,末段揭示樓梯意象意涵。

     文章開頭:「鐵扶梯陳舊而克難,僅容一人攀爬,腳踏處略有懸晃,扶住邊欄不時摸到一手鏽漬,會扎人。」鐵扶梯寛度用觸覺寫,僅容一人,踩踏是懸盪晃動,陳舊鏽漬,會扎人的。記得蔣勳在《感覺十書》寫到想當藝術家,不是找書本或老師學習,而是找回自己的敏銳感受,我們太常使用視覺聽覺,其實觸覺感受往往與記憶聯結。

     員工宿舍與高級會客室對照。

     當作者與勞檢員等順著鐵扶梯上樓,廠房改裝成宿舍環境,有三間廁所,四個蓮蓬頭,廁所的門已經壞了許久,浴室前只有塑膠簾子,三十四位移工,如是每個人上廁所的時間是多少?塑膠衣櫥遮住窗口陽光,骨架脆弱,或爆口、或緊綳、或鬆垮,空間呈現擁擠,髒亂,又悶又熱,飲水機没檢測等,而勞檢員找到的逃生門,作者形容像愛麗絲夢遊仙境故事的入口,進去是奢華秘境,有1.6米寬樓梯,是三個人並肩的寬度,作者以此為文章標題用意為何?樓梯舖設紅色地毯,牆壁打著瑩光燈,像星光大道,我腦海聯想到《來自星星的你》,有一幕都敏俊出現在千頌伊的紅地毯星光記者會,二人親吻見證愛情,隨即消失。

     紅地毯直通高雅會客室,牆面掛著高級油畫名家之作,連話框的材質都不含糊,打著燈光好像在畫廊,而樓梯轉角處放半人高的唐山彩,青花瓷等等,其實用功能是防藝術品碰撞損毁。那是老紳士的私人會客室,十五坪大,還收藏「全套仿明代古董木家俱,氣派非凡,玻璃櫃內是大老板出國旅遊時帶回來的各國紀念品,東西夾陳,特別偏好手作的精緻質感,展示主人的品味與財力。」、「老紳士客氣地說:『有時在這裡一整天思考、看看書,可以想得更遠。開工廠的人也是要有文化啦。』」

 

     意象在榮格心理學解釋為高度的內心靈視,先民的集體潛意識,是內心期待的某種難以抵達的高度,知識或信仰。

     接著,我們來用名畫印證樓梯隱喻。

     從雅各夢見天使之梯,到維拉斯奎茲的「紡紗工人」,前景是一群女工在前排紡紗,幸福的編織,接著有兩個階梯,有個空間貴婦團在談話聚會,貴婦穿著與女工明顯不同,強烈的光影對比,是巴洛克風格是有戲劇性動作與空間;貴婦後面有掛毯,掛毯是宙斯強暴歐羅巴的故事,即貴婦所談論的八卦故事。

    宙斯,宇宙天神,祂掌管天地,開心的時候就晴空萬里,生氣的時候就是狂風暴雨,有天,祂在天地間神遊,看到一位女孩白裡透紅,動心,就要誘拐,可是為掩人耳目,怕嫉妒的皇后知道,就化作一頭公牛,緩緩主動到歐蘿巴面前溫馴示好,歐蘿巴跟同伴在編織玫瑰花環,歐蘿巴覺得很有趣,於是騎上溫馴的白色公牛,想不到,當其他女孩要騎上去的同時,公牛開始往前跑,還橫越大海,歐羅巴根本就沒有下來,到克里特島才放她下來,然後與歐蘿巴發生人與人的連結。

   掛毯的歐蘿巴故事是象徵貴婦的話題,哪個公子追求哪家的女子,哪家女孩與哪家公子很登對的八卦故事。

   畫作裏有二個階級分明的空間,即貴族與平民,平民須爬上二個階級才能成為貴族。

   作者寫作時候,可能有意識或無意識的使用階梯意象,榮格心理學裡提到所謂積極的想像力,創作時,不斷挖掘與想像,找到表現的意象,展開敘述。

   三十四名移工爬的每一層階梯都艱難,台灣薪資是越南的三倍,那份來台淘金的期待,中途中介剝削;如今,三個月沒有領薪水,為自我保障,尋求協助,勞工單位先要她們蒐證,打卡的紀錄檔、收集薪資單等等,蒐證,帶著申訴的連署書,正式向官方舉發工廠違反勞動基準法,申請勞動檢查,才有在工廠一樓進行勞資爭議協調會,檢查逃生設備等。

    在閱讀過程,有段原文:「現在,我們攤開厚厚一疊薪資單,這是三十四名移工的破損心聲,每個人都蓋了手印,斑斑紅印宛如血跡。」手印與血跡斑斑,雙關,對移工而言是破損心聲,也是血汗工廠,很有文學性,耐人尋味。我曾教過越南生,詢問這件事,他們有木頭章,而文中這家廠商想必苛刻到連木頭章都没幫移工刻,像臨時工般克難,很原始的作法,蓋手印。

    當外籍移工們走進奢華秘境,身處樓梯紅地毯通道,看呆了,從未見這樣的所在,一時忘記勞資協調會,拿出手機拍照,機不可失。

    原文:「在1.6米寬的樓梯合影,大搖大擺的拾階而上,像是伸展台上閃亮自信的天王巨星」她們想像如走星光紅毯,感受巨星魅力,也知道這次來了之後,可能再也没機會看到了,拍照當下,留下瞬間永恒。這就是文章標題的用意,用星光大道般樓梯意象隱喻移工夢寐以求到達的某種高度,同時,對老紳士而言,樓梯也是文化高度,老紳士說:「開工廠的人也是要有文化啦。」藉收購收藏表現財力與文化力,對自我的實踐。

    記得有回,我搭小黃,上車後,告知去某地,謝謝。沿途,運將說喜歡和你們讀書人說話,有種被尊重之感,自己也覺得有氣質,說話斯文起來。然後運將說起那天載一位醉酒客人,講話都先講幹,幹,我要去某地/幹,左轉/幹,右轉,最被運將大哥想著趁錢,忍住,最後,凍不條了,載到四下無人處停車,然後將醉客拖下車,氣憤填膺補一拳,不載了,再告訴他什麼是尊重。(這是題外話,我相信工廠老闆,自我的社會實踐是用文化點綴。)

 

    樓梯意象,可以說,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願望,穿著雍容華貴,走在紅地毯,自己就是電影或戲劇主角,或是談妥公司生意利潤的功臣,受人囑目,自信滿滿,贏得他人喝采與敬重。

   而鐡梯與紅地毯梯對比,樓梯意象,作者隱喻著攀越窮困之梯,抵達心想事成之梯。

 

二、 文本結構,與南十字星相同

  文本三大段落,在第一段末尾與第二段末尾,皆帶出懸疑,前者打開逃生門之後,紅地毯,壁燈亮起,一覽無遺,奢華的所在,然後大家哇哇哇,驚嘆不已之聲。後者紅地毯閃著螢光,鎂光燈一樣,然後在就到這邊就嘎然而止。

  每個大段落用一個黑點●表示,答案最後揭曉。

  在〈南十字星〉最末段揭示小黑的正義與友善性格,讀者才知道原來作者在小學,四個好朋友,打籃球分二組,作者跟小黑最要好,小黑一直是友善的伙伴,眼鏡的鏡架掉了,在課堂上時間幫他修;當他受傷的時候,陪他去保健室,是小黑;當全班運動會輸了,矛頭指向作者,小學生說些難聽的傷心話,小黑跳出來說不公平吧,比賽怎麼可能只是一個人,是全體責任。而作者讀國中的時候,發現同學功課落差會非常大,其實不只是數理,國文也是。國小時,國語文簡單的白話文加選讀幾首唐詩,升到國中,大量的文言文,好多人看不懂、讀不懂,難以理解;加上能力分班,文學是反諷,從作者反思,教育最後把人分成會唸書和不會唸書兩類,友誼的窘態出現,作者不在意好友的功課?記得楊莉敏〈海底日照量〉也有好友在所謂放牛班,來學校難道不是來交朋友嗎?無奈。

  對教育反思,或許,我們更應該著眼修正社會價值觀,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狀元,每一個行業,我相信都有其行業的使命感,各行各業都有頂尖好手,厲害技術人。像醫生之懸壼濟世,像法官是維持社會公平與正義;近來生命禮儀師,生人對死者安息之所的安排和懷念道別等儀式,也有其行業獨特又抽象的人文意義。如是教育針對學習科系才有更清楚認識與瞭解,也不會輕忽任何行業對社會的意義與重要性。

     本文段落的安排,最後揭示是答案,逃生門後的場景奢華場景,揭示移工們踩著階梯如做夢,自己猶如巨星走在星光大道的紅地毯,詳見一、樓梯意象解密,移工的反應與表現。

 

三、老紳士形象的描寫,虛偽狡滑的表現回應

寫壞人就是襯托好人,描寫好人外表與言語,表裏不一對照襯托出虛偽形象。

1)     社會形象與階級分明

    老紳士是資方,受過日式教育,老派而古典的禮貌舉止,頭髮花白,應已退職居家,名片有許多頭銜,董事長、宗親會長、地方文史協會的榮譽顧問,足見在地方上有聲望。資方老闆是受日式教育,我們看日本電視新聞,會發現西裝筆挺,講話優雅得體,很有禮貌,點頭頷首,風度翩翩,成熟穩重,與勞動部和記者都能點點示意,但在勞方陪同代理人的身分入座時,欠身點頭示意,自然流露的致意,但對移工代表入座,冷靜盯視,頷首這種簡單的禮貌都沒有,足見階級之分。

2)     言語是心聲,嘲諷老紳士不懂善待幫他賺錢的移工。

A、資方說誤會,誤會啊

     移工申訴內容旺季趕工,超時血汗,不給加班費,過勞工作,睡覺時就被叫起床加班,違法;淡季的時候,轉到其他工廠工作不給錢等等,這些指控,老紳士字句斟酌得體,不慍不火,說誤會,誤會啊,我們調查調查看看哪裏出問題、打卡鐘是不是壞了?外包廠商來,移工們是陪同送貨,客氣,客套,總之,都是藉口推諉,表裏不一的虛偽說辭。

    

B、資方老派紳士老闆以家長自居

    「來台灣就要賺錢,你們讓我很失望」、「平常都很照顧晚上不給出門是為了保護他們」用失望啊,都是為你們好,對待你們如女兒等話來掩飾違法行徑,「晚上不加班,跑到外面抱男朋友,這像話嗎?」突然間,移工們清楚大老闆隨時在監控他們。

    「你會把自己女兒關起來嗎?」這句反話,道出真實性。

 

C、同是辛苦,對照老紳士收藏與移工生存

    資方老紳士喜歡藝術品,喜歡在會客室思考一整天,「開工廠的人要有文化。」

    我相信那是資本家的心聲,當你有錢了,滿足物質需求,吃好的,穿漂亮的,衣食無虞,然後心靈想追求的是文化,受過教育,有教養,收集藝術真品,水晶美人魚、絲綢、限量版藝術品,會客室的桌椅子玻璃櫃都非常的乾淨,有專人打掃,進而建立富而好禮的社會形象。

    對照移工宿舍,設備損壞,潮濕悶熱,三十四人擁擠不堪環境,連光線都被一個塑膠衣櫥擋住了,而移工們是賺錢供老紳士生活與收購藝術品的幕後無英雄。

    移工們幫老紳士賺錢,老紳士如何對待移工嗎?

    連逃生門都鎖死了,豈不是賭死了活路。

    當老紳士大方的講如果發生火災,隨時可以使用會客室,沒問題,這邊很安全,而從文本,我們知道進入逃生門,先開啟生鏽鐵門,那是轉到鑰匙快斷的鐵門,當鐵門開到 45度,發現還有鐵鏈?逃生門如何逃生,簡直是地獄之門?天堂之門?文學最終目的是嘲諷,諷刺資方的社會形象建立在苛刻移工的生存中。

 

     自1990年引進移工至今,已二十二年,許多年輕移工在此落地生根,他們提供勞力,為台灣勞動階層盡心力,從這篇我們讀到作者寫作的社會意義,也讀到台灣社會發展過的人心歷史,同時讀到用樓梯意象隱喻人心向上向善的潛意識渴望與自我實踐過程。讀到這,想起後來遇到的越籍生,「老書好,暑假,我們去整地,好熱好累—」「老書,怎麼樣國語可以講得更好?」「老書,我交了台灣男朋友,他教我坐車,也會告訴我要注意什麼?」希望她們越來越好,在未來,誠心祝福。

1:維拉斯奎茲 Diego Velazquez〈掛毯編織者 The Tapestry-weavers or The Fable of Arachnehttps://www.ss.net.tw/paint-146_131-8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