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0-28 00:02:20陳跡

夜風因你而溫柔34---或許這世上真的有永遠不變

 

 

從林犀照辦公室出來後,林犀月有些恍神,期間俞韜又給她打了一通手機,她思緒很亂,有很多事需要釐清,俞韜又是亂源之一,她不想接,將包包丟在副駕上,開著車,在城市裡晃著圈。

 

不知不覺,又來到丁承陽住處樓下。

 

她有丁承陽住處的鑰匙,因為常來,警衛也認得她,一路上到丁承陽所住的十三樓,並沒有什麼阻礙。

 

 

 

林犀月站在丁承陽家門口,躊躇了一會。

 

她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丁承陽,其實他目前遭遇到的一切並不是因為他自己,而是因為她。

 

是俞韜聯姻的執念,是她連累了他。

 

 

 

正發怔之際,丁承陽突然打開了門。

 

他換上一身牛仔褲,飛行外套,輕便的外出服,肩上背著他慣背的黑色包包,眼下烏青,下頷也有了細碎的鬍渣。

 

這段日子,他很不好過,林犀月知道。

 

不過,在她們視訊的時候,丁承陽總是極力保持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不讓林犀月擔心。

越是這樣,林犀月就越感心疼。這可是連財大勢大CEO的林犀照都無法解決的事,丁承陽怎麼可能有辦法?

 

如果不是和她在一起,丁承陽也不會經歷這些吧?

 

這件事如果不解決,丁承陽的冤屈若不洗刷,他等於前途盡毀。

 

 

 

「月月,妳來了,快進來。」

 

丁承陽本來要出門,看見林犀月很是開心,忙將她拉進門裡,狠狠地給她一個擁抱。

 

 

 

「你要出去嗎?」

 

在丁承陽溫暖的懷抱裡,林犀月都快哭出來了。

 

「不急,好不容易妳來了,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丁承陽撫了撫林犀月的背。

 

「看看妳,都瘦了,我說了,妳不必替我擔心,我這裡又有新線索了,這一次我肯定能逮到人。」

 

丁承陽強顏歡笑,拉著林犀月在沙發上坐了,遞給她一瓶橙汁。

 

 

 

「警方說你在現場找到的海砂只能當作間接證據,要能洗刷你的清白,就只能找出施工者,證明有人指使他們使用了海砂。你是有那工頭和工人的消息了嗎?」

 

這消息連林犀照都找不到,丁承陽怎麼可能得到?

 

「上次聽說,百里海灘那裡是最近最熱門的偷渡地點,我去盯了幾天,沒有遇上,我後來覺得這樣不是辦法,就找了徵信社,這次他們說,在X市看見疑似工頭的行蹤,X市郊那一帶的防風林也有偷渡的傳聞,我想去看看。」

 

這就是丁承陽今天的行程。

 

「事情發生到現在也快一個月了……他們會不會早就偷渡出去了?」

 

林犀月並不樂觀。但丁承陽還是極力安她的心。

 

「之前風聲緊,也可能他們按兵不動,現在各方壓力都在我身上,情勢對他們來說鬆泛了不少,選擇現在跑也不是不可能的。月月,我不會放棄任何希望的。」

 

丁承陽圈住林犀月的肩。

 

林犀月不想潑丁承陽冷水。她們精英集團的狗仔,比什麼坊間徵信社都要靈光。連他們都找不到,丁承陽此行也只能撲空。

 

為了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丁承陽這樣奔走了一個月,他不說,但林犀月看得出來他的疲累。

 

 

 

「承陽,這陣子,你很辛苦吧?」

 

林犀月伸出手來,撫了撫丁承陽瘦削下來的臉頰。眼眶都自責得紅了。

 

如果不是認識我,你根本不必經歷這些。

 

 

 

丁承陽以為林犀月是純粹心疼他。握住林犀月的腕,微笑道。

 

「不辛苦。有妳就不辛苦。」

 

 

 

X市就在T市的隔壁的隔壁,說近不近,說遠也不甚遠。

 

林犀月表示要送他一段路,丁承陽答應了,他們最近相聚的時間少得可憐,林犀月坐上丁承陽的重機後座,一直到市郊的高速公路匝道口。

 

丁承陽不想跟林犀月分開,不過他此去是要盯壞蛋的,有一定的危險性,只好順著林犀月的意思,在這裡將林犀月放下。直到林家的司機前來接林犀月,丁承陽才對林犀月揮手道別,離開T市。

 

看著丁承陽遲遲吾行的背影,林犀月有些酸楚,她知道這一趟,丁承陽還是會撲空。

 

不會有結果的。

 

 

 

上了林家的賓士座車,司機問林犀月是否回家,林犀月搖搖頭,讓司機隨便繞繞。

 

看著車窗外擾攘的市街之景。她曾離開過兩年,兩年後的景致好像沒有變,卻又好像什麼都變了。

 

 

 

手機的訊息提示音響起,又是俞韜傳來的訊息。

 

 

 

「月月,黃市長和你們精英集團的事,我已經聽說了。妳別擔心,我們玉山是黃市長最大的金主。」

 

「如果精英和玉山結親,黃市長就會投鼠忌器,精英的危機就能解除了。」

 

「月月,我們本來就是要結婚的。在妳出國之前,妳從沒想過和除了我以外的人結婚,不是嗎?」

 

「而我,想結婚的對象一直都是妳,沒有變過。現在不過就是回到原點。不論在感情或者事業上,這都是雙贏的局面,月月,回到我身邊,好嗎?」

 

 

 

俞韜的言詞十分懇切。

 

她知道自己已經不愛俞韜了。可她們圈子裡的婚姻,利益至上,愛情是最不必要的事。

 

她也知道精英最近情勢不好,而俞韜為什麼還要執著於與她聯姻。精英做的是文化出版業,形象好,而俞韜的兩個哥哥在他執掌玉山後也不是死了,只是被流放到子企業去,但他們的母族勢力也是個物流財團,大大強過沒有背景的俞韜,俞韜若不能有個像精英集團那樣強大的後盾,玉山的情勢隨時都會翻了。

 

 

 

林犀月深深吸了口氣,閉上雙眼。

 

她想起林犀照說過的話。

 

其實,目前精英的困境有解決的辦法,但他不想用。

 

她和哥哥從小感情就好,她哥哥看不上俞韜,說了不願意用的方法,肯定就是聯姻。

 

因為對哥哥來說,這就是犧牲了妹妹的幸福。

 

精英集團50年歷史,這在出版界是很不容易的奇蹟。她身為精英千金,對精英有責任。

 

可這樣一來,她就必須放棄丁承陽。這個認知,讓她淚流滿面,心痛不已。

 

丁承陽幫不了精英,但俞韜可以。

 

而丁承陽的事業才剛開始,不能因為這次圖騰事件被狠狠扼殺。

 

只有她能幫他。

 

為了林犀照,為了丁承陽,她還有得選嗎?

 

 

 

沒有天,沒有地,一片闃暗,耳畔彷彿還聽見墾丁異鄉海上,傳來的濤聲。

 

 

 

T市異鄉的門口,李疏桐打烊後,剛走出店門要去取車,就看見蹲在門邊的林犀月。

 

「月月?妳怎麼在這裡?」

 

看見抬起頭後一臉憔悴的林犀月,李疏桐趕忙扶起她,回到店裡坐了,並給她斟了一杯紅酒。

 

林犀月歪著頭,看著李疏桐好一段時間。

 

真是漂亮啊,雖然她也是集團千金,還比自己大了近十歲,可她嫁給了愛情。

 

伍律師對她言聽計從,這就是幸福的模樣吧?

 

 

 

「妳是不是,在煩黃市長的事?」

 

李疏桐嘆了口氣。

 

「妳知道了?」

 

林犀月啜了一口紅酒。

 

「嗯,我第一時間就去找了我哥,他好歹是T市商會會長,可聽到這件事……他也只是嘆了一口氣。對不起,黃市長的鋒頭正勁,我哥哥正在標幾件都更案…..不方便得罪他…..

 

李疏桐道。

 

「我跟他說反正是他無能,還跟他大吵一架,平常會長的威嚴都不知道哪裡去了……

 

李疏桐生著悶氣。

 

「謝謝妳了,我也知道這事棘手,李會長還是不要淌這趟渾水比較好。」

 

林犀月苦笑道。

 

「不過我跟我哥說了,如果妳們需要錢,他肯定得幫。這點,哥哥倒是答應了。」

 

李疏桐也只能想到這樣的辦法。

 

只是目前的精英,還有丁承陽需要的,都不是錢啊。

 

「還是很感謝妳,桐桐,起碼妳讓我知道,在我的背後,還是有後盾,也謝謝妳去墾丁開了異鄉這間民宿,給了很多人美好的回憶。」

 

說著說著,微醺的林犀月想起初遇丁承陽的那天晚上,悶聲啜泣了起來。

 

她想,她、俞韜和丁承陽都將回到原點,而那個夜晚也許就這樣封印在時間裡,再沒能前行。

 

 

 

李疏桐坐到林犀月身邊,抱著她,讓她到她懷裡哭。

 

 

 

哭了大概半個小時,一直到林犀月重新整理好思緒。

 

「桐桐,我想拜託伍律師,幫我一個忙。」

 

桐桐的老公伍安朔不是精英、也不是玉山的法務,但他所待的斯人律師事務所卻很強勢。未來,林犀月還有一件事要做,這件事,伍律師做起來會比較方便。

 

「接受承陽的委任,替他打官司。」

 

「好。」

 

李疏桐不管三七二十一幫伍安朔答應了,也不管這是什麼樣的燙手山芋,她正為李清楠沒法幫到精英集團而愧疚,反正伍安朔都聽她的。

 

 

 

離開T市異鄉後,司機送林犀月回林宅老家。

 

這晚,林犀月無法入睡。她摩娑著手指上,丁承陽送她的莫比烏斯環。

 

這世上唯一的永遠不變。

 

或許這世上真的有永遠不變。只是,自己並沒有那種福分,能夠保有這一切。

 

當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從落地窗前照了進來,她摘下它,將它裝進一紙信封裡。

 

紅著眼眶做完這一切。然後,傳了一通簡訊給俞韜。

 

「見個面吧。」

 

 

 

 

 

 

 

 

秋天 2023-10-30 06:31:15

這集,是加了眼淚的鹹派 ...

林犀月,丁承陽與俞韜三人的感情糾葛
莫名讓我想到張無忌,趙敏和周芷若耶
(就是不准你跟他在一起的概念,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