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保險誰適合買? 贊助
2021-09-27 17:23:47董爺

關於旅行的那些事--幸福的追尋之六

 

日劇「優しい時間」(溫柔時光)中,有一間名為「森之時計」的咖啡館。它就位於富良野王子大飯店旁的 "森林精靈露台"附近。

這部「優しい時間」(溫柔時光),是一個關於什麼的故事呢?

主角湧井勇吉(倉本聰飾)是一家公司分社的社長,常年被派駐海外,雖然深愛著自己的妻子湧井惠美」(大竹忍飾),但由於工作過於忙碌而無暇顧及家庭。勇吉十八歲的兒子「湧井拓郎(二宮和也飾)經常被人欺負,一個飆車族的人出面保護他,拓郎也因此加入了飆車族,後來又在手臂上刺青。惠美得知拓郎刺青的事,執意要掀起衣服查看,拉扯爭執之中,拓郎無法掌握車子的方向結果造成車禍,使得母親當場身亡。

勇吉聞訊回國,看到愛妻的遺體傷心不已。不久辭去工作,為了一圓妻子生前的願望,在她的故鄉富良野開了一家叫做「森之時計」的咖啡廳。拓郎藉由母親生前好友九條朋子(余貴美子飾) 的介紹,在距離富良野不遠的美瑛,一個叫做「皆空窯」的窯場學習陶藝。

勇吉心中怨恨兒子,不想與之見面而拓郎也深感自責,不敢面對父親,就這樣過了兩年,父子從未聯絡。直到有一天,拓郎偶然認識在「森之時計」打工的少女皆川梓(長澤雅美飾),這一切才開始有所改變……

劇中,在四季皆美的富良野,每個人都帶著專屬於自己的故事來到森之時計,坐在吧檯前啜飲咖啡,自在的與老闆聊天。在彼此交談的過程中,平常積累於胸中的心事終於可以得到解放和宣洩,因此,心都會變得溫柔,而得以有勇氣重新踏進原本的生活。

這不是很接近自己的夢想嗎?無論生活過得多糟,終究有一家咖啡館,恆久的準備能溫暖人心的咖啡,等待每一個需要療癒,在生命中流浪的旅人。

在點餐前,侍者會先送來一杯晶瑩剔透的冰水,杯墊上的文字-森之時計,偷偷提醒你:「森林的時鐘,緩慢刻劃出時間。」沒錯!在繁忙的生活裡,人的生理時鐘總是持續加速,越走越快,每天忙著工作,忙著追趕,忙著超越,忙到自己都茫然。在這裡,你應該嘗試放慢腳步,舒緩心情,好好享受當下的這一刻。

點了咖啡之後,發現蛋糕有三種選擇:分別是First Snow(初雪)Real Snow(根雪)Melting Snow(融雪),象徵三種不同階段的雪景。我們點了Melting Snow(融雪),是巧克力包覆著一層一層的蛋糕,中間加了一些碎核桃。雖是略甜一些,但猜想是為了配合咖啡苦味之緣故。人生不正是如此?甘苦相隨,苦後即能回甘。

點完餐之後,這裡會送來咖啡豆讓客人自行研磨,據說,現磨的豆子沖泡出來的風味更佳。剛開始磨的時候,會感覺咖啡豆有點硬,需要出一點力氣。但只要你不急躁,緩慢而平順、沉穩的旋轉磨豆機的把手,隨著豆子一顆一顆被磨成粉末,你會驚訝的發現,彷彿同時也磨掉了自己心中的不平,磨掉心中的計較,動作也會越來越輕巧順手。

人生不正是如此?萬事起頭難,若能克服一開始的生澀不順,慢慢的就會逐漸上手,困難所需要的,其實只是「經驗」與「時間」和「心境」的相互磨合。所以,森之時計早就提醒你,放慢自己的步調,才能認識自己,看清楚生命的真相。

終於,磨好的咖啡粉,在開水熱情的激盪之下,一杯久等的咖啡終於沖泡完成。黑褐色的咖啡冒著熱騰騰的煙霧,小飲一口,咖啡的味道緩緩在口中發散。起初是苦味,接著有微酸味,但緊接而來的是咖啡獨特的甘醇味,混合之後帶來淡淡的甜味與一縷香氣,不須鮮奶或砂糖的調味,純粹讓客人品嘗咖啡的原味與奧妙。至於好喝與否?我想,大家臉上那一抹淺淺的微笑已是最好的答案。

吧檯後方有一扇窗,不停放映著早晚、四季不同的景色。屋子中間那一座爐火,則持續提供著溫暖,橘黃的火光照耀在老闆的臉上,隨著每一天的悄然流逝,逐漸柔和了他原本滄桑剛硬的風霜皺紋。某些夜深人靜的時刻,每當勇吉有心事難以釋懷,在吧檯前專屬的角落,勇吉總會再次看見老婆昔日的身影,兩個人就像往常一樣閒話家常,說著最近的生活瑣事。然後,當勇吉心中的疑惑被解開後,他才驚訝的發現,這一切原來都是自己在自言自語。

白天辛苦工作招待來店客人難得在夜晚能有一個專屬於自己的寧靜時刻,可以放鬆心情,好好沉澱自己的思緒,這應該就是勇吉一天之中,最期待的「溫柔時光」吧?

以往因為工作而無法陪伴妻兒的勇吉,終日打拚事業,即使深愛妻子,但多年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完全找不到和兒子相處、交流的方式。他說,以往自己並不會真的想要去了解,家人是否快樂?也不曾認真看待自己兒子的感受。因此,在經年累月之下,父子早已相隔著難以跨越的鴻溝而無話可說。當勇吉驀然回首這一切他的內心又會是何種感受

看著悔恨又苦惱的勇吉,他的妻子溫柔的告訴他:「從現在開始,會有很多機會的,如果你能打開心結的話,真的打開心結去愛那孩子的時候……。」是啊!所有解決不了的事情,時間果然是最好的解藥。每個人的心,在時間的流動之中,怨恨與痛苦會被稀釋,個性的稜角會變得圓潤成熟心,也就溫柔了起來。

在聖誕夜的晚上,皆川梓原本欲安排拓郎與勇吉兩人父子相見。發現真相的拓郎那不停奔跑的背影,他的心中在害怕什麼?他的驚恐又來自於何處?因為無法原諒自己害死母親,他選擇逃離自己的父親,不敢面對他;勇吉則怨恨兒子害死了老婆,也不想面對他。兒子手臂上的死神刺青,成為兩人更加遠離的印記,在那一刻,兒子彷彿成為奪走妻子生命的死神。 

但兩人終究是父子,再大的怨恨也斬不斷這一份血緣關係。所以,勇吉在和每一位熟客聊天的同時,慢慢的發現每一個人的背後,多多少少都有不為人知的無奈與悲傷,慢慢的自己似乎也能對別人的傷痛,有那麼一點點的了解與體會。別人的苦痛自己都可以諒解了,那對自己的兒子拓郎呢?勇吉的心,在咖啡香的薰陶之下,不知不覺更加溫柔了一些。

而拓郎呢?害死母親的罪惡感,成為他每晚不斷驚醒的夢魘。當他發現連父親也遺棄他的時候一個內心溫柔,卻徬徨無助的孩子,他可以往何處去?所以他選擇做陶土。陶土做壞了,隨時有機會重新捏造。陶土有無限可能,必須不斷揉捏、琢磨最後還得要大火的淬鍊才能成型這種浴火重生的考驗,正是拓郎給予自己的功課與難題。他想要打破過去失敗的自我,重新創造一個嶄新的自己後,才敢去面對父親,以乞求他的原諒。

在決心和過去告別的那一刻,他鼓足勇氣,以極高溫的陶窯成品,抹去自己手臂上死神的刺青。那錐心刺骨的嘶喊與劇痛,不正是他對自己的生命,為何會走到這一步的不解與怒吼?

在劇中,我印象最深刻也最喜歡的是,勇吉的妻子對他所說的一段話:

年輕的情侶總是看著彼此

但是比起來

像我們這樣成熟的夫婦

不是看著彼此

而是看著同一個方向

看著同樣的事物

聽著同樣的事物

感覺同樣的事物

為同樣的事感動

像這樣慢慢變老的一對是最棒的了

我就在這裡

你看的東西  我也看著

你感覺的事  我也感覺著

在這個吧台  無論何時都和你在一起

這是最幸福的

所謂的幸福,不正是如此?在這個看似漫長實則短暫的人生之中,能在「森之時計」重溫這個動人的故事,享受旅途裡難得的「溫柔時光」,正是我所追求期盼,短暫而珍貴的幸福時刻。


原文與延伸閱讀  森之時計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