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subishi 超強新車發表 贊助
2021-08-12 16:34:13董爺

關於旅行的那些事--幸福的追尋之五

2017年夏天,在回到京都的途中,突然想起這天嵐山有「盂蘭盆節」放水燈的活動。眼看機不可失,我們決定臨時在龜岡下車,隨即轉往嵐山。

「盂蘭」是梵語的音譯,意思為「倒懸」,形容如被倒懸般的痛苦;「盆」則是指「盛放供品的器皿」。所以,「盂蘭盆」有「用器皿盛供品來供養佛僧,以解地獄眾生倒懸之苦」的意思。對日本人來說,盂蘭盆節是一年一度迎接祖先靈魂回家,供奉他們以表示感謝的日子,就跟我們過中元節的意義很相似。

8/13盂蘭盆節開始,各家會先點燃指引祖先靈魂回家的「迎魂火」,直到8/16就會再點燃「送魂火」,為祖先送行。「送魂火」是為了把祖先的靈魂送回到另一個世界,其儀式分為兩類:其一是「海的送魂火」,即「水燈籠(燈籠放流)」,嵐山燈籠流是日本十分著名的祭典,每年都吸引眾多遊客參與。

看著點點金黃的水燈籠在桂川上緩緩流動,成了令人屏息佇足的驚艷畫面。眼前的河水不斷的流動,燈籠流的儀式也會一代又一代傳承下去。可是,每一次參與、觀看的人都會有所不同,千百年後,此處又會是何種景象?關於萬物的「變」與「不變」,當年東坡泛舟赤壁,是不是也在眼前的江流之中,領悟到某些人生的奧秘?

先來聽一個東坡所寫的故事吧:

唐朝有一個人叫李源,與僧人圓澤是知己。有天他們相約出遊青城峨嵋山,圓澤想走陸路,欲取道長安;李源堅持水路,主張從荊州出發。最後圓澤迫於無奈,只能嘆息配合李源選擇水路。

結果他們在途中遇見一位孕婦,圓澤哭著對李源說:「我之所以不想走水路,正是為此。我本應投胎做這婦女的兒子,但我已經躲了三年,今日既然遇到了,就該了結這段因緣。三天後,你到她家來看我,我當對你一笑以為印證;十三年後的中秋夜,我們在杭州天竺寺再相見吧。」

當晚,圓澤禪師就圓寂了。三日後,李源依約前往祝賀,果然見那嬰兒對他一笑。十三年後,李源到了杭州天竺寺,遇到了一位騎在牛背上的牧童,悠然鳴笛而歌曰:

三生石上舊精魂,賞月吟風莫要論。慚愧情人遠相訪,此身雖異性常存。

這就是我們熟知的成語:「三生有幸」的由來。「此身雖異性長存」這句話說的真好,圓澤即使形貌已經改變,但靈魂與性情仍是如舊未變,故對李源的專程造訪,心中自是感動莫名。有人說:「人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這也難怪寶玉初見黛玉之時,笑道:「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黛玉見到寶玉,心中亦是一驚:「好生奇怪,倒像在那裡見過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是啊!只要互看一眼,彼此就有昔日親近的熟悉感,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緣分」吧!

如此說來,今生我們所遇到的任何人、事、物,其實也都是「緣分」。能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那是「緣分」;多次來到嵐山,此行方能躬逢盛會,也是「緣分」。但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再美好的盛會總有結束的時刻,盂蘭盆節始於13日的「迎魂火」,終於16日的「送魂火」,最後,祖先依舊必須離開家人,回到他們靈魂的歸屬之處安息。

在像河一般的時空長流中,總有一天,我們同樣也會跟隨前人的腳步,擺脫衰老的侵蝕,放下塵世的紛擾,沒有了肉體、慾望的束縛之後,就可以將一生所有積累的難過、不滿、衝突、傷害都放下,只帶著家人的祝福和己心的安穩,像一盞微亮的水燈,一心朝著幸福的彼岸前進。

在嵐山燈籠流的祭典結束之後,渡月橋上原本喧嘩圍觀的人潮散去,周遭一切漸趨平靜,只留下點點水燈籠之光芒,在河川上緩緩寧靜地漂流,方才熱鬧的場景一瞬間宛如夢境。都說人生如夢,應笑我多情,總是如此執著、眷戀、不捨所喜愛的事物。只是三界唯心所造,人間春夢一場,既然是夢,則終有夢醒之時。

在「赤壁賦」中,客人之悲,來自於眾生對「生命短暫」與「個人渺小」的無力感,這是無法更動的事實,因為「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這就是「緣份」,財富、名利、權勢,無緣則難以強求。但東坡善意提醒我們,凡事都有一體兩面,我們可以學習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世界。「清風明月,耳得之為聲,目遇之成色」,若能保持一顆好奇的心去旅行,去認識這個繽紛世界,大自然的美景就是無窮無盡的寶藏,而為每一個人所共享。故不論個人境遇的好壞,人生能否快樂的權利永遠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就是「旅行」的價值與意義。

回程途中,看到路旁高掛著「萬靈供養」的紅燈籠(如照片),心中卻沒有一絲陰森恐怖的感覺,總覺得日本的「盂蘭盆節」就像一場久別重逢的家庭聚會,也像一場紀念生命的華麗盛宴,沒有令人畏懼的諸多禁忌,也沒有繁瑣僵化的各種規定,只有彼此之間溫暖的情感交流。這一刻,只願低頭合掌,希望一切有情眾生皆能離苦得樂,成就菩提。

再次抬頭望向遠方時,「山的送魂火」之「大文字」(如照片),晚上8點已準時在京都的如意嶽燃起,看著熊熊燃燒的篝火所形成的「大」字,據說此火可以燒盡隱藏在體內的75種煩惱,也令人想起比叡山延曆寺那盞千年不滅的法燈。在生命輪迴的流轉之下,相遇的緣分如此奇妙,殊勝的人身如此可貴,若能把握當下,珍惜每一次感動的時刻,就可以時時體會並發現生命的幸福與美好。

而彼此有羈絆的人,總會再相見的。五月天說:「回憶是你我,生存的地方」,希望您在那裏一切安好。離開嵐山之際,有一股巨大的喜樂自心中升起,如做完一場美夢,也算是不虛此行。

 









































 原作連結:2017年嵐山燈籠流

我要回應(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