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喜歡的台灣味是哪一款? 贊助
2021-09-17 00:57:57小金老師

白腳蹄的幸運狗

今天要和大家談的是一隻狗,對,和布袋戲沒有關係,就是一隻活生生的狗。

三昧堂駐館的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幾個月前出現了一隻黑色的流浪狗,平時都會躲在芙蕖廳旁的一個小空間。最先發現牠的是興嫂,她是出了名的愛狗人士,偶爾會拿點飼料去給牠吃。

後來表藝開始園區燈光改善工程,很多工人中午會拿吃剩的便當給牠吃,牠才開始比較不怕人,偶爾會出現在荷園的廣場上,但一看到人靠近就會跑去躲起來。

這隻狗一身黑色,卻有四個白色的腳掌,就像四隻腳穿了白色的襪子。小時候我媽有跟我說過,這叫『白腳蹄』,是大家認為不吉利的狗,所以一般若小狗有白腳蹄大多沒有人會認養。可能是有這先入為主的成見,我對這隻狗一直沒有好感,所以從來沒有想要靠近牠或去餵牠。但這狗也很特別,平時不吵不鬧,也沒聽牠叫過,也不會隨地大小便,所以久了也是由牠,沒有看到興嫂去餵狗,還真的會忘了牠的存在。

一直到兩週前的一個下午,我在辦公室裡寫文章,聽見了牠的狂吠聲。本來想說可能是有民眾帶狗來,侵犯了牠的地盤,叫個幾聲捍衛地盤是很正常的。但這吠聲一直沒聽,而且音調很激動。這狗平時不叫,一叫那麼久必然有狀況,所以我打開門走出辦公室,看見他對著廁所門口的一個男人不斷激動地叫著。

這男人頭髮有點凌亂,年紀大約50幾,看衣著是園區改建的工人,他以一個做體操前暖身動作的姿勢半蹲在地上,右腿彎曲,左腿打直,右手扶在右膝上。他抬頭和我的眼神對望了一下,我有注意到他滿頭大汗,心中猜想是不是這人有什麼狀況?但那人和我對了幾次眼神,都沒有開口跟我說什麼,我心中想著或許是我多心了,狗在我走出來的時候吠聲也停止,應該只是對外來入侵著的警告吧,我心裡這麼想著。

等我走進辦公室繼續用電腦時,那狗又繼續狂吠起來,我從我的位子往外看,那人依舊維持一樣的姿勢半蹲著,狗的吠聲聽來十分急切,不像是在吠陌生人,所以我請多多過去問問那人是不是需要幫忙。

沒多久多多就跑回來跟我說:『老師,那個人說他脊椎受傷,站不起來,需要我們的幫忙。』

我跑了過去,近看果然那人一身是汗,他說:『我脊椎受傷過,剛才一轉身突然就沒有力氣站起來了,你可以扶我起來嗎?』

我說:「你連站都站不起來了,需要我幫你叫救護車嗎?」

那人說道:『你們只要讓我能站起來,那我就可以走了。』

我目測那人約80幾公斤,所以就和多多兩人一人一邊,用雙手托住他的腋下想撐起他來,沒想到這樣一個大叔自己無法出力,癱在地上的重量居然超乎想像,我看情況不對,要多多趕快跑回辦公室找來人高馬大的怡文,三人一起出力才讓這位大叔站了起來。

「我覺得你狀況很嚴重,應該要去給醫生看。」我說道。

『你們扶我進去讓我坐一下就可以了。』

最後我們扶他進芙蕖廳坐,半個小時候他的同事回來,有人攙扶著他上車離開,我才放下心。

後來想到這工人站不起來時那隻狂吠的狗,牠的確是在幫那位大叔求救沒錯,有可能是大叔他們平時都有在餵他便當,所以看見大叔有難才出聲替他求救。

既然是這樣,那就不是什麼不吉利的狗,而是一隻很聰明又懂得報恩的狗了。

於是上週我給了牠一點東西吃,之後幾天牠居然都來我們辦公室門口顧著,我們一到辦公室牠就馬上出現跟在我們身邊,這狗也太容易感恩了吧。

想想每隻狗生下來的外貌也都不是牠們自己可以決定的,白腳蹄只是一種民間傳言,對於那個受傷的工人大叔,這狗是隻幸運犬呢!

(照片是大叔出事那天拍的,那狗還不肯讓我靠近,只能遠遠拍牠)

wan89 2021-09-27 21:01:01

美國犀利士安全性怎麼樣:http://www.zhonghua19.tw/article.php?id=434

spinach008 2021-09-17 20:17:07

感謝推薦:http://www.tadarise.tw

iuybm8925 2021-09-17 13:49:46

人參咖啡糖 汗馬糖:http://www.ham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