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inental科技新靈魂 贊助
2021-07-06 00:16:13小金老師

我叫七份

#我叫七份

因為疫情的關係,辦公室的同事中午吃膩了民雄的食物,所以我們開始了北港的午餐探險,第一天就被「叫什麼」的鍋燒店擊敗了。
「出事」那天我有注意到鍋燒店附近還有一家平價牛排店,中午時人潮也不少,想來應該評價不會差,所以決定不再去「叫什麼」鍋燒店後,第二天我們打了牛排店的電話。在打電話之前,我有先請多妹整理訂單,避免鍋燒店的悲劇再次上演。出門前,多妹說當天早上有去店裡跟老闆娘拿菜單,老闆娘態度不錯,應該不會再踩到地雷。
『兩個鐵板麵
一個雞腿飯
鐵板麵 一個黑胡椒醬 一個蘑菇醬
雞排一個黑胡椒醬
牛排一個綜合醬
豬排兩個綜合醬』
這訂單打在Line群組裡,文字排版順序就像大家目前看到的一樣,因為需要讓大家身歷其境,才能知道接下來為什麼會發生那樣的事。
我打了電話,接電話的人是女生,我很客氣的說道:「妳好,我要兩個鐵板麵......」
老闆娘很快打斷我的話:『兩個都要辣嗎?』
我猶豫了一下,第一行的文字內容沒有寫,第二行已經是雞腿飯,但是點鐵板麵的是興嫂母女,興嫂嗜辣如命,吃什麼都要加地獄般的辣,推測吃辣應該也會遺傳,所以我就說:「對,兩個都要辣。」
等到我點完一個雞腿飯後,看到第三行,我就冒冷汗了。
#鐵板麵一個黑胡椒醬一個蘑菇醬,因為沒有寫在一起,所以分開講了。
「老闆娘,不好意思,鐵板麵是一個黑胡椒醬,一個蘑菇醬。」這時候我才聯想到原來「辣」就是黑胡椒醬,「不辣」是蘑菇醬(我還以為要辣是加辣椒醬),此時離我跟她說兩個都要辣還沒有超過20秒。
電話那邊我聽到老闆娘深吸了一口氣,開始又提高八度音說道:『我剛就問你兩個都要辣嗎你就說要,現在又說一個要一個不要那是怎樣?我都寫下去了耶,很難改你知道嗎?』
我心裡疑惑著,也才20秒的時間,應該還沒煮下去吧?劃掉再寫就好呀,但總覺得是自己理虧,就這樣默默地聽著老闆娘很不耐煩的唸完了,想來也是生意太好人手忙不過來所以心情不好。
去到店裡時,等著取餐的人已經很多了,老闆娘手上拿著一張粉紅色的廣告紙,背面空白的地方就用來記客人的訂單(先前她很氣已經寫下來了我又要害她改,讓我一直以為她寫得很正式很難改,所以對她的訂單特別留上了心,沒想到只是一張廣告紙?)等的過程中電話一直進來,仔細聽了她對每個客人都是一樣的口氣,超級不耐煩。(很想問那為什麼妳還要開店?)
看著客人們一個一個取餐,始終沒有看到我點的,中間又發生裡面的人做錯單,把韓式泡菜鍋做成豬肉鍋,導致老闆娘無法讓客人順利取貨,就這樣眾目睽睽下老闆娘和裡面煮菜的人大吵起來,聽在耳裡,大家的心裡都很是煎熬。(我只想早點拿到餐,不想聽究竟是誰的錯。)
終於,我等到老闆娘和我眼神相對的時候了,因為我看到大家買的量平均都在兩份至三份左右,我們一次叫了七人份絕對讓她印象深刻,所以我就開口了:「我有打電話來,我就是叫七份的那位。」
只見老闆娘翻了一下白眼,望著我說:『你叫七份?七份是什麼東西?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每個人都像你這樣我怎麼做生意?』想起昨天才被鍋燒店員撿到槍,今天來牛排店一樣讓老闆娘撿到核子彈嗎?
我這次沒有看手機也一樣準確無誤的說出訂單,還好我們的餐沒有出錯,不過從打電話到在店裡等,大約經過四十分鐘,吃一頓飯這麼辛苦,也真是夠了。
我心裡想,是天氣太熱大家都很焦躁嗎?還是生意太好大家心情都不好,或是我比較帶賽,別人推薦給我的都核子彈?或者是北港人脾氣都這麼火爆?看來我們的北港美食探險才到第二站就要完結篇了。
最後我想說的是,這兩家店的東西都很普普,生意好的原因我實在難懂,東西普普態度又這樣,我很想問她們哪來的本錢這樣?

上一篇:叫什麼啦!

下一篇:郵局門口的羊乳片

lakaka168 2021-07-07 16:23:43

https://www.tadarise.tw/shop/p-fo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