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維佳 活出自己的精采 贊助
2021-02-25 08:00:00Tinkle

元宵詩詞記年節

明天是元宵節,元宵節又稱為「小過年」,也有一說是元宵節前都算是過年期間,也是最接近過年、最有年味的節日了。

在我們生活中,元宵節雖不與中秋、端午等大節同為假日,但在古時其熱鬧程度卻不亞於後兩者,也因接連在新春過後,所以過節氣氛仍重,也顯得格外喜慶。

元宵節又稱上元節(正月十五日),與中元(七月十五日)、下元(十月十五日)分別屬天、地、水三官大帝主管,由於上元節為天官生日,因此以燃燈慶祝,從漢至唐,朝廷皆正式祭拜。

元宵佳節是歷代詩詞常吟詠的主題,各朝代許多詩詞皆有提及。其中常見的「宵禁」,是指秦漢到隋唐存在的城市宵禁制度,也就是從每天日落時開始,以八百鼓聲為信號,關閉所有城門、坊門,開始實行宵禁。當宵禁開始後,城門、坊門不許打開,街道上不許有行人走動,居民只能在所居住的坊內活動,不能走出坊門。

到了隋朝,上元夜開始解除宵禁,也就是皇帝特許在正月十四、正月十五、正月十六這三天,不執行宵禁,百姓可以在夜晚出門觀燈、遊玩。

而台灣的元宵節是在17世紀時,隨著第一批漢人移民傳入,與新正、清明、端午、中元與中秋並列台灣重要傳統民俗節日,經過地域與時代的變遷,台灣人慶祝元宵也因文化上的差異而和其他國家(中、日、韓、越南等等)及華人地區有所區別,但與古代共通的特色就是「燈會」。「燈」是元宵節的代表物之一,早年台灣並沒有元宵(湯圓)的習俗,其為戰後由外省裔住民傳入的,不過燈會和猜燈謎等相關活動,是清代時期就有的活動。而文學即是生活,古今詩詞中,大多數也都有出現「燈」的相關字眼,這也是顯而易見的元宵特色。

元宵詩詞自然以唐、宋居多,其中最著名的詞是辛棄疾〈青玉案.元夕〉的「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蘇味道的「火樹銀花」也堪稱經典,將上元夜的美景巧妙比喻,頓生畫面,令人深刻;歐陽修的「月到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亦是耳熟能詳的名句。身為蘇味道後世子孫的蘇東坡,也有兩首上元詞,這倒是不常見。

 

 

〈元夕于通衢建燈夜升南樓〉隋 隋煬帝

 

法輪天上轉,梵聲天上來;燈樹千光照,花焰七枝開。

月影疑流水,春風含夜梅;燔動黃金地,鐘發琉璃臺。

 

〈正月十五夜〉唐 蘇味道

 

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燈樹千光照,明月逐人來。

遊妓皆穠李,行歌盡落梅。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

 

〈上元夜〉唐 崔液

 

玉漏銅壺且莫催,鐵關金鎖徹夜開;誰家見月能閒坐,何處聞燈不看來。

 

〈十五夜觀燈〉唐 盧照鄰

 

錦裏開芳宴,蘭紅艷早年。縟彩遙分地,繁光遠綴天。

接漢疑星落,依樓似月懸。別有千金笑,來映九枝前。

 

〈正月十五夜燈〉唐 張祜

 

千門開鎖萬燈明,正月中旬動地京。

三百內人連袖舞,一進天上著詞聲。

 

〈元夜即席〉唐 韓偓

 

元宵清景亞元正,絲雨霏霏向晚傾。

桂兔韜光雲葉重,燭龍銜耀月輪明。

煙空但仰如膏潤,綺席都忘滴砌聲。

更待今宵開霽後,九衢車馬未妨行。

 

 

〈觀燈樂行〉唐 李商隱

 

月色燈山滿帝都,香車寶蓋隘通衢。

身閒不睹中興盛,羞逐鄉人賽紫姑。

 

 

〈上元應制〉宋 蔡襄

 

高列千峰寶炬森,端門方喜翠華臨。

宸游不為三元夜,樂事還同萬眾心。

天上清光留此夕,人間和氣閣春陰。

要知盡慶華封祝,四十餘年惠愛深。

 

〈青玉案.元夕〉宋 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蕭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生查子.元夕〉宋 歐陽修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到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木蘭花令〉宋 蘇軾

 

元宵似是歡游好。何況公庭民訟少。

萬家游賞上春台,十里神仙迷海島。

平原不似高陽傲。促席雍容陪語笑。

坐中有客醉多情,不惜玉山拚醉倒。

 

〈蝶戀花.密州上元〉宋 蘇軾

 

燈火錢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見人如畫。帳底吹笙香吐麝,更無一點塵隨馬。

寂寞山城人老也!擊鼓吹簫,卻入農桑社。火冷燈稀霜露下,昏昏雪意雲垂野。

 

〈鷓鴣天.建康上元作〉宋 趙鼎

 

客路那知歲序移。忽驚春到小桃枝。天涯海角悲涼地,記得當年全盛時。

花弄影,月流輝。水精宮殿五雲飛。分明一覺華胥夢,回首東風淚滿衣。

 

〈鷓鴣天其三〉宋 晁端禮

 

閬苑瑤台路暗通。皇州佳氣正蔥蔥。

半天樓展朦朧月,午夜笙歌淡盪風。

車流水,馬游龍。萬家行樂醉醒中。

何須更待元宵到,夜夜蓮燈十里紅。

 

〈水龍吟.詠月〉宋 晁端禮

 

倦遊京洛風塵,夜來病酒無人問。

九衢雪小,千門月淡,元宵燈近。

香散眉梢,凍消池面,一番春信。

記南樓醉里,西城宴闕,都不管、人春困。

 

屈指流年未幾,早人驚、潘郎雙鬢。

當時體態,如今情緒,多應瘦損。

馬上牆頭,縱教瞥見,也難相認。

憑欄干,但有盈盈淚眼,把羅襟搵。

 

 

〈御街行〉宋 晁端禮

 

柳條弄色梅飄粉。還是元宵近。

小樓深巷月朧明,記得恁時風景。

庭花影轉,珠簾人靜,依舊厭厭悶。

 

如今對酒翻成恨。春瘦羅衣褪。

王孫何處草萋萋,辜負小歡幽興。

誰知此際,有人燈下,偷把歸期問。

 

 

〈永遇樂.落日熔金〉宋 李清照

 

落日熔金,暮雲合璧,人在何處。

染柳煙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

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

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中州盛日,閨門多瑕,記得偏重三五。

鋪翠冠兒,捻金雪柳,簇帶爭濟楚。

如今憔悴,雲鬟雪鬢,怕見夜間出去。

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

 

 

〈女冠子.元夕〉宋 蔣捷

 

蕙花香也。雪晴池館如畫。春風飛到,寶釵樓上,一片笙簫,琉璃光射。而今燈漫掛。不是暗塵明月,那時元夜。況年來、心懶意怯,羞與蛾兒爭耍。

江城人悄初更打。問繁華誰解,再向天公借。剔殘紅灺。但夢裏隱隱,鈿車羅帕。吳箋銀粉砑。待把舊家風景,寫成閒話。笑綠鬟鄰女,倚窗猶唱,夕陽西下。

 

〈生查子.元夕戲陳敬叟〉宋 劉克莊

 

繁燈奪霽華。戲鼓侵明發。物色舊時同,情味中年別。

淺畫鏡中眉,深拜樓西月。人散市聲收,漸入愁時節。

 

 

〈生查子其三〉宋 呂渭老

 

雙鬟綠髮齊,多笑薦紅落。

穿竹過西齋,問字時偷學。

嬌慵不慣羞,同倚闌干角。

屈指數元宵,燈火堪行樂。

 

 

〈醉蓬萊〉宋 趙磻老

 

聽都人歌詠,便啟金甌,再登元老。山色溪聲,與春風齊到。補袞工夫,望梅心緒,見丹青重好。鵲噪晴空,燈迎誕節,槐堂歡笑。

正是元宵,滿天和氣,璧月流光,雪消寒峭。今夜今年,表千年同照。萬象森羅,一奩清瑩,影山河多少。玉燭調新,彩眉常喜,寰瀛春曉。

 

 

〈好事近.春雨細如塵〉宋 朱敦儒

 

春雨細如塵,樓外柳絲黃溼。風約繡簾斜去,透窗紗寒碧。

美人慵翦上元燈,彈淚倚瑤瑟。卻上紫姑香火,問遼東消息。

 

〈傳言玉女.錢塘元夕〉宋 汪元量

 

一片風流,今夕與誰同樂。月臺花館,慨塵埃漠漠。豪華蕩盡,只有青山如洛。錢塘依舊,潮生潮落。

萬點燈光,羞照舞鈿歌箔。玉梅消瘦,恨東皇命薄。昭君淚流,手捻琵琶絃索。離愁聊寄,畫樓哀角。

 

〈憶秦娥〉宋 張孝祥

 

元宵節。鳳樓相對鰲山結。鰲山結。香塵隨步,柳梢微月。

多情又把珠簾揭。遊人不放笙歌歇。笙歌歇。曉煙輕散,帝城宮闋。

 

 

〈臨江仙.都城元夕〉宋 毛滂

 

聞道長安燈夜好,雕輪寶馬如雲。蓬萊清淺對觚棱。玉皇開碧落,銀界失黃昏。

誰見江南憔悴客,端憂懶步芳塵。小屏風畔冷香凝。酒濃春入夢,窗破月尋人。

 

 

〈歸去來〉宋 柳永

 

初過元宵三五。慵困春情緒。

燈月闌珊嬉遊處。遊人盡、厭歡聚。

 

憑仗如花女。持杯謝、酒朋詩侶。

餘酲更不禁香醑。歌筵罷、且歸去。

 

 

〈解語花.上元〉宋 周邦彥

 

風銷焰蠟,露浥烘爐,花市光相射。桂華流瓦。纖雲散,耿耿素娥欲下。衣裳淡雅。看楚女、纖腰一把。簫鼓喧,人影參差,滿路飄香麝。

因念都城放夜。望千門如晝,嬉笑遊冶。鈿車羅帕。相逢處,自有暗塵隨馬。年光是也。唯只見、舊情衰謝。清漏移,飛蓋歸來,從舞休歌罷。

 

 

〈元夜〉宋 陳與義

 

今夕天氣佳,上天何澄穆。

列宿雨後明,流雲月邊速。

空檐垂斗柄,微吹生叢竹。

對此不能寐,步繞庭之曲。

遙睇浮屠顛,數星紅煜煜。

悟知燒燈夕,節意亦滿目。

歷代能幾詩,遍賦雜珉玉。

棲鴉亦未定,更嗚伴余獨。

百年滔滔內,憂樂兩難復。

唯應長似今,寂寞送寒燠。

 

〈元夜〉宋 朱淑真

 

火樹銀花觸目紅,揭天鼓吹鬧春風。

新歡入手愁忙裡,舊事驚心憶夢中。

但願暫成人繾綣,不妨常任月朦朧。

賞燈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會同。

 

〈憶秦娥.正月初六日夜月〉宋 朱淑真

彎彎曲,新年新月鉤寒玉。鉤寒玉,鳳鞋兒小,翠眉兒蹙。

鬧蛾雪柳添妝束,燭龍火樹爭馳逐。爭馳逐,元宵三五,不如初六。

 

〈詩曰〉宋 姜夔

 

元宵爭看採蓮船,寶馬香車拾墜鈿;

風雨夜深人散盡,孤燈猶喚賣湯元。

貴客鉤簾看御街,市中珍品一時來,

簾前花架無行路,不得金錢不肯回。

 

(註:珍品這裡指元宵)

 

〈鷓鴣天.元夕有所夢〉宋 姜夔

 

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夢中未比丹青見,暗裏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醉落魄·預賞景龍門追悼明節皇后〉宋 趙佶

 

無言哽噎。看燈記得年時節。行行指月行行說。願月常圓,休要暫時缺。

今年華市燈羅列。好燈爭奈人心別。人前不敢分明說。不忍擡頭,羞見舊時月。

 

〈木蘭花慢.送人之官九華〉宋 周端臣

靄芳陰未解,乍天氣、過元宵。訝客神猶寒,吟窗易曉,春色無柳。梅梢。尚留顧藉,滯東風、未肯雪輕飄。知道詩翁欲去,遞香要送蘭橈。清標。會上叢霄。千里阻、九華遙。料今朝別後,他時有夢,應夢今朝。河橋。柳愁未醒,贈行人、又恐越魂銷。留取歸來緊馬,翠長千縷柔條。

 

〈意難忘(元宵雨)〉宋 朱子厚

 

角動寒譙。看雨中燈市,雪意瀟瀟。星球明戲馬,歌管雜鳴刁。泥沒膝,舞停腰。焰蠟任風銷。更可憐、紅啼桃檻,綠黯楊橋。

當年樂事朝朝。曾錦鞍呼妓,金屋藏嬌。圍香春斗酒,坐月夜吹簫。今老矣,倦歌謠。嫌殺杜家喬。漫三杯、踞爐覓句,斷送春宵。

 

 

〈水蘭花慢.元宵感舊〉金 段成己

 

金吾不禁夜,放簫鼓,恣游遨。被萬里長風,一天星斗,吹墮層霄。

御樓外、香暖處,看人間、平地起仙鰲。華燭紅搖勒,瑞煙翠惹吟袍。

老來懷抱轉無聊。虛負可憐宵。遇美景良辰,詩情漸減,酒興全消。

思往事,今不見,對清尊、瘦損沈郎腰。惟有當時好月,照人依舊梅梢。

 

〈瑤台第一層 元宵〉金(元) 王丹桂

 

時令相催。又還是,元宵報春回。

桂輪新滿,金蓮乍坼,不待栽培。

六街三市遍,列鰲山、輝映樓台。

競追陪,簇香車寶馬,馳騁多才。

吾儕。情忘企慕,絳宮深處保仙胎。

覺花芬馥,慧光明燦,別是歡諧。

玉漿瓊液泛,結刀圭、不讓樽罍。

恣開懷。任鸞迎鳳引,游宴蓬萊。

 

〈思越人.紫府東風放夜時〉宋 賀鑄

 

紫府東風放夜時。步蓮穠李伴人歸。五更鐘動笙歌散,十里月明燈火稀。

香苒苒,夢依依。天涯寒盡減春衣。鳳凰城闕知何處,寥落星河一雁飛。

 

〈京都元夕〉元 元好問

 

袨服華粧著處逢,六街燈火鬧兒童。長衫我亦何為者,也在遊人笑語中。

 

〈折桂令.元宵〉元 佚名

 

愛元宵三五風光,月色嬋娟,燈火輝煌。

月滿冰輪,燈燒陸海,人踏春陽。

三美事方堪勝賞,四無情可恨難長。

怕的是燈暗光芒,人靜荒涼,角品南樓,月下西廂。

 

〈青玉案·戊戌元元宵客京師賦〉元 張野

 

千門夜色霏香霧。又春滿、朝天路。回首舊遊誰與語。金波影里,水晶簾下,總是關心處。

征衫著破愁成縷。留滯京塵甚時去。旅館蕭條情最苦。燈無人點,酒無人舉。睡也無人覷。

 

 

〈元宵飲陶總戎家二首〉明 趙時春

 

將壇醇酒冰漿細,元夜邀賓燈火新。直待清霄寒吐月,休教白髮老侵人。

香翻桂影燭光薄,紅沁榆階寶靨勻。群品欣欣增氣色,太平依舊獨閒身。

 

 

〈元夕二首〉明 王守仁

 

故園今夕是元宵,獨向蠻村坐寂寥。賴有遺經堪作伴,喜無車馬過相邀。

春還草閣梅先動,月滿虛庭雪未消。堂上花燈諸第集,重闈應念一身遙。

去年今日臥燕台,銅鼓中宵隱地雷。月傍苑樓燈影暗,風傳閣道馬蹄回。

炎荒萬里頻回首,羌笛三更謾自哀。尚憶先朝多樂事,孝皇曾為兩宮開。

 

 

〈汴京元夕〉明 李夢陽

 

中山孺子倚新粧,鄭女燕姬獨擅場。齊唱憲王春樂府, 金梁橋外月如霜。

 

〈元宵〉明 唐寅

 

有燈無月不娛人,有月無燈不算春。春到人間人似玉,燈燒月下月如銀。

滿街珠翠遊村女,沸地笙歌賽社神。不展芳尊開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

 

〈古蟾宮.元宵〉明 王磐

 

聽元宵,往歲喧譁,歌也千家,舞也千家。聽元宵,今歲嗟呀,愁也千家,怨也千家。那裏有鬧紅塵香車寶馬?祗不過送黃昏古木寒鴉。詩也消乏,酒也消乏,冷落了春風,憔悴了梅花。

 

〈台城路.上元〉清 納蘭性德

 

闌珊火樹魚龍舞,望中寶釵樓遠。靺鞨余紅,琉璃剩碧,待囑花歸緩緩。寒輕漏淺。正乍斂煙霏,隕星如箭。舊事驚心,一雙蓮影藕絲斷。

莫恨流年逝水,恨銷殘蝶粉,韶光忒賤。細語吹香,暗塵籠鬢,都逐曉風零亂。闌乾敲遍。問簾底纖纖,甚時重見。不解相思,月華今夜滿。

 

〈元夜踏燈〉清 董舜民

 

百枝火樹千金屧,寶馬香塵不絕。飛瓊結伴試燈來,忍把檀郎輕別。

一回佯怒,一回微笑,小婢扶行怯。

石橋路滑緗釣躡,向阿母低低説。妲娥此夜悔還無?怕入廣寒宮闕。

不如歸去,難疇疇昔,總是團圓月。

 

〈上元竹枝詞〉清 符曾

 

桂花香餡裹胡桃,江米如珠井水淘。見説馬家滴粉好,試燈風裏賣元宵。

 

〈元夕影永冰燈〉清 唐順之

 

正憐火樹千春妍,忽見清輝映月闌。出海鮫珠猶帶水,滿堂羅袖欲生寒。

燭花不礙空中影,暈氣疑從月裏看。為語東風暫相借,來宵還得盡余歡。

 

〈元夕無月〉清 丘逢甲

 

三年此夕無月光,明月多應在故鄉。欲向海天尋月去,五更飛夢渡鯤洋。

 

〈鴛鴦湖棹歌之七十四〉清 朱彝尊

 

曲律崑山最後時,海鹽高調教坊知。

至今十棒元宵鼓,絕倒梨園弟子師

 

 

節慶帶來歡樂,或許也帶來悲戚,有相聚相遊的快樂,故人舊地已全非的感傷,更何況是春節剛過,又逢上節,兩節相近,難免感觸更深,無論是詩人詞人,即使一般人,對於元宵的感受也一定不淺。除了吃元宵、賞花燈、猜燈謎,也可以來寫一首上元詩應應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