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必買日本藥妝滿日幣一萬免空運費 贊助
2022-05-04 10:24:07虛靜常明

(莊子系列) 修道之後的境界


道脈靈修之《莊子內篇》

伍、德充符
三、修道之後的境界


    申徒嘉,兀者也,而與鄭子產同師於伯昏無人。子產謂申徒嘉曰:「我先出則子止,子先出則我止。」其明日,又與合堂同席而坐。子產謂申徒嘉曰:「我先出則子止,子先出則我止。今我將出,子可以止乎,其未邪?且子見執政而不違,子齊執政乎?」申徒嘉曰:「先生之門,固有執政焉如此哉?子而說子之執政而後人者也?聞之曰:『鑑明則塵垢不止,止則不明也。久與賢人處則無過。』今子之所取大者,先生也,而猶出言若是,不亦過乎!」子產曰:「子既若是矣,猶與堯爭善,計子之德不足以自反邪?」申徒嘉曰:「自狀其過以不當亡者眾,不狀其過以不當存者寡。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惟有德者能之。遊於羿之彀中,中央者,中地也;然而不中者,命也。人以其全足笑吾不全足者眾矣。我怫然而怒;而適先生之所,則廢然而反。不知先生之洗我以善邪?吾與夫子遊十九年矣,而未嘗知吾兀者也。今子與我遊於形骸之內,而子索我於形骸之外,不亦過乎!」子產蹴然改容更貌曰:「子無乃稱!」


    這一段是上一段文的延伸,是講形體肉身是無可奈何的,修行重在靈魂的昇華。有形的肉身只是假借之用,因此還是講殘缺的人。

    申徒嘉是一個斷腳的人,和鄭國的宰相子產一同遊學於伯昏無人。這裡用遊這個字,是要學習無拘無束的道,而非學習人的認知之知識。子產跟申徒嘉說:「我先離開出門時,你就先不要出去,如果你要先出去,那我就暫時不出去。」這位子產宰相大人看不起缺了腳的同學,不想和他一起下課。隔天,又一起上同一堂課,子產就跟申徒嘉說:「現在我要下課出去了,你可以先不要出去嗎?況且我貴為宰相,你見到我不迴避,你跟我的身份是一樣高嗎?」申徒嘉就不客氣了,回答說:「我們老師的門下弟子怎麼會有你這樣子的執政大臣呢?你是執政大臣就可以這樣看不起人嗎?我聽說:『鏡子清明乾淨就不會沾染塵垢,沾染了塵垢就不明亮了。跟賢人相處久了就沒有過失。』現今你所尊敬的是老師,在老師門下遊學,你還講出這種話,真的是太過失了吧!」子產說:「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樣子,還要自比堯帝聖人,你衡量自己的德性,難道不該自己反省自己嗎?」申徒嘉說:「大多數的人在講自己的過失時,都不認為自己該死,不認為自己該當其刑,不多做解釋自己認為自當其刑的很少。明知無可奈何而安然認命的,只有有德性的人能做到。在人生的路途中就像是在羿的箭靶之中,走到中心點時就被射中了,如果有不被射中的,那也是命。」

    在前面我們講過這「命」,是有形肉身在這社會中所無法避開的無可奈何。所以命不是拿來算的,命是明知如此,靈魂超脫生死,而能安然自在的在人世間逍遙遊歷。

    「很多人認為自己雙腳好好健在,就笑我殘缺,以前我會生很大的氣,後來在老師這裡遊學之後,我完全不在意了,你不知道這就是老師的道洗滌了我清明的靈性嗎?我跟隨老師學道十九年了,老師都不覺得我是殘缺的。現在你跟我在這有形的形骸肉身上做計較,而看貶了我在靈性上的修為,這不太過分了嗎?」子產覺得很不好意思,臉色改變了之前的態度,說:「好了!好了!你不要再罵我了!」

    人不可能一出生就開了竅,都是在摸索中學習而提升靈性的,每個時代縱使形勢不同,也到處充滿著危機,時不時一不小心就傷害了自己的身軀,戰亂、法律、意外等等,而這些就是無可奈何的命,是應在一身有形象的人身。靈魂藉由肉身修鍊昇華,肉身的美醜齊缺只是有形世界的一樣東西,無形象的靈魂才是真正的主宰。

    人往往以自己的眼睛所見來評估一個人,看人殘缺就認定人家犯過法律,而一輩子看不起人家。人難免的過失不應該背負一輩子的恥辱,因此不要用眼睛去判斷一個人靈性的高低,也不要用耳朵去聽別人對自己的傷害之言,眼耳清明才能不沾塵垢,才能安然處世。

    申徒嘉聽到人家笑他殘缺時怫然而怒,修道以後廢然而反,已不當一回事了,這就是修行,不以眼視,不以耳聞,已然齊物。修行前和修行後人的靈性是會昇華的。任意而為心中無道,會傷人傷己;有道為樞而隨心所欲,那是修行後的自在。

    人生無常,有形體的肉身為了要生存,都是活在羿的彀中,時不時的中箭了,中箭也是意料中的事,能夠淡然處之,安之若命,有形體的肉身本來如此,避都避不了的無可奈何,若不中那是命,也就是說還沒輪到你罷了。無形的靈魂才能生死無變於己。

(玄谷道人 2022.05.03)


《道脈靈修》玄谷道人著,可向陳威淵老師索取(0911177082),免費索書,歡迎助印。

陳威淵老師的書已經出版16年,發行約十萬本,歷經多次改版增修內容充實,開台灣道脈靈修書籍之先河。書中創建許多靈修名詞與觀念,值得對道家思想與靈修法門有興趣的朋友參閱。

 陳老師教導道家清靜無為,以及道教仙道修行,無開宮辦事,作法也無收費。歡迎詢問道脈靈修相關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