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保險誰適合買? 贊助
2021-08-03 11:39:07虛靜常明

(道脈靈修) 緣起--(一)夢(二)生死劫(三)貫氣


壹、緣起

(一)夢

    農曆壬申年十一月十七日夜中做了一個夢,夢中首先出現很高大的紅色圓柱,上面有寶藍色的瓦、紅柱和瓦串成一個ㄩ字形的三面迴廊。迴廊上有出家人整齊排列的盤坐在那兒,頭上沒有頭髮,只有成淡淡的灰色,臉上莊嚴,沒有表情淺灰色的長袍,年紀大概二十歲左右,一個個一樣的高度,一樣的外貌,一樣的穿著,分辨不出是比丘或比丘尼,就好像是一個人化身成幾千個人。

    三面迴廊中間成形一個方形草皮廣場。廣場的最前面。也就是三面迴廊的另外一面,有一個大平台。平台上有位出家人坐著兩眼垂閉,法身莊嚴。仔細一看,吔!那個人就是我呀!

    忽然間,那位出家人全身像是陀螺一樣開始快速旋轉,並且垂直向上飛昇,直上雲霄。在一片雲海之上,停止了旋轉。嘩!全身變成了金色。

    睜開垂閉的雙眼往上一看。是阿彌陀佛的法相,巨大的法相填滿了整個天和地之間。法相似有似無。是透明的、卻又是實體。就像是由很多很多的水蒸氣、或霧所聚集形成的法相。

    阿彌陀佛對我說:「你乃一法輪來轉世,成不成佛在你自己。」醒來時正好早上六點正。晨曦柔和的曙光,滲入窗內,舒暢、平靜、祥和的心境,使身體頓時變得好輕好輕。隨性走出屋外,一片片稻田、產業道路,田邊小溪,鄰近的人家,遠處模糊的山巒,眼前的所有景物,彷彿都在我的身體裡。剎那間,我的腦海裏浮出了幾個疑問:「我是誰? 身體裡面空空的? 我在那裡? 為什麼我會在這裏? 如果我生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那又如何? 假使我不是從事這個行業? 假使我不是我?」


(二)生死劫

    癸酉年三月廿九日,也就是國曆八十二年五月二十日,高雄的店擇定下午二點正,重新開幕。中午十一點提早用完午餐後,進入浴室準備沖洗、著裝、出發。踏進浴室不到十秒鐘,突然感覺到上腹部一陣劇痛。痛得呼吸困難,全身無力,連一句話都說不出口。奮力爬出浴室門口,整個人就捲在地上,無力的哼唉呻吟,好不容易才說出:「快—醫院—」。

    朋友以為我是胃痛,驅車載我到潮洲鎮上一家診所。醫生:「那裏痛?」問了問,摸了摸,就要我到注射室等打針。打了兩針拿了藥,還是痛,只是稍稍緩和下來。剛到家(醫院到家只有十五分鐘)吃了藥,馬上吐出來,又開始劇痛。隨即又回去診所找醫生。醫生叫我朋友趕快將我送往大醫院。車子飛快直奔東港最大的綜合醫院。我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疼痛不已。曾經擔任台北馬偕醫院主住醫師的現任副院長,親自來診視我,此時,我已慢慢的不醒人事,昏了過去。

    接下來這些事,是在我醒來之後,我的朋友說給我聽的。『我昏了過去,醫護人員在副院長的指示下,抽血、打針...等,一切繁雜的檢驗,再做打點滴,插尿管...等處理。之後,對我朋友說:「住院喔!趕快通知家屬趕來。哦!跟家屬講一下,求祖先公媽保佑,機會只有一半一半。」嚴肅的表情嚇得我朋友迅速聯絡我的家人。幾小時後,我哥哥、和我爸爸到了。我朋友從頭說了一遍給我家人聽。次日,陸陸續續都有朋友來探視。』

    我覺得身體好輕、好輕,我平躺著的身體慢慢的向上浮昇,總覺得好輕、好舒服,那種感覺好像完全沒有重量,完全沒有負擔,輕飄飄的。

    大概在離地面七尺的半空中停了下來。我看到了我爸爸、我哥哥,還有一位是我的忘年之交欽源叔。三個人坐在病房內的角落聊天,還比手劃腳。但是,光看到他們嘴巴在動,卻聽不清楚他們在講什麼。病房空間這麼小,況且,我距離他們也只不過七步之間。我只聽到像是收音機收不到節目時所發出的沙沙聲。

    我無意識的往下一看,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人,平躺在床上。那就是我!那就是我!忽然間,所有一切都消失,只有黑暗,全部都是黑暗。

    我慢慢的睜開眼睛,但是沒有辦法全部睜開,只能睜開三分眼。我清楚的看到眼前的一切,和我停在半空中時看到的完全一樣。我爸爸、我哥哥、欽源叔還有病房裏的一切擺設,牆壁、地面,完完全全一樣。我慢慢的吸了一口氣,又昏昏的睡著了。

    當我再度醒來時,我真的醒過來了。我聽到很熟悉的聲音在床邊叫喚著我的名字,一聲聲的叫著。我無力的慢慢睜開了眼睛,這一回,我的眼睛全部睜開了。我第一句話問:「現在是什麼時候?」我的朋友回答我:「你已整整躺了三天三夜了。」我看到自己插著尿管,手背插著點滴。

    我朋友告訴我,在我昏迷這段時間內所發生的事情。稍後副院長來了,副院長低著頭對我說:「恭喜你!恭喜你!」然後對我們在場所有的人開始說著:「急性胰臟炎是沒有任何特效藥,只有靠病人的身體狀況、體力、和意志力,自己克服。你總算過了危險期,不簡單喔!」我尿袋裡紅色的東西,不知道是血?還是尿?我兩隻手的血管已無法再扎針,只好在手背上尋找還可扎的血管。

    我住院的第十二天,做了一個夢。我夢見一位非常漂亮,氣質非凡,美若天仙的年輕女孩子。透明的腹部裡,有一位小孩子,那個小孩子卻是我。仙女把小孩抱出來,手上的小孩卻是現在成年後的我。醒來後,腦海裡迴蕩著一句話:「我重生了!」。上天再賜給我一次做人的機會,感謝天恩!

    我在第十五天出院了,朋友陪我到櫃檯窗口結帳。全部金額竟然是肆萬肆仟肆佰肆拾元整。


(三)貫氣

    甲戌年正月。友人陳昭容是位虔誠的媽祖信徒,他告訴我,將於正月二十一日起三天,跟隨潮洲鎮慈瑤慈鳳宮前往花蓮進香。共有七部遊覽車,還有空位。不如一起去走走。我未曾去過花蓮,難得有這機會,也就爽快的答應了。

     正月二十一日早上七點集合,八點出發。經過楓港中午就到了台東靈霄寶殿玉皇宮。下車後,大家開始聚集,鑼鼓齊鳴,陣頭排開,旗幟飄揚,大約有十幾人開始跳乩起駕,隨後神像一尊接著一尊被請下車,大概有二十尊之多。有人喊著:「來!來!來幫忙!」我一轉身,有尊神明在我面前,雙手捧著神明的那個人一腳踩在地上,另一腳還在車上的階梯,眼神示意要我接手。我也很自然的伸出雙手接了過來。有一個人拍拍我的肩膀,手指著前方,手捧著神明的一群人,我隨即快步入列。手臂上戴著黃布條上面寫著「總指揮」的人說:「拜託各位奉請神尊的師兄姐,這次,咱要入廟、回駕或是起車、落車,你們手上的神尊都要拜託你們了。所以請大家認一認,拜託!拜託!」我看了一下神尊,神明的下座寫著「關聖帝君」。

    入廟安座,用過午飯後,立刻要起駕。鑼鼓聲再度響起,乩身起駕,旗隊先行,接著神尊一一接出過爐,我也站在天公爐旁邊等候。我看到關聖帝君的神尊,馬上接過手來。說也奇怪,忽然間,全身通熱,整臉通紅,就連耳朵也紅得發燙。上了車,把神尊安座在遊覽車前座,回到座位後,過了十分鐘,才慢慢的恢復正常。

    奇怪的是農曆正月天氣還很寒冷,台東地區冷風正盛,人人身上最少都穿三件以上的衣服,在這種天氣裡怎麼會全身發熱,滿臉通紅呢?

    而且只有在接到神尊時才會這樣,其他時間都很正常。到了花蓮母娘聖地勝安宮,也是如此,港天宮等,都會這樣子。

    第三天,回到潮洲宮裡,在門口過火,上樓安座,一切就序後,就沒事了。

(摘自道脈靈修 p.5-11)


《道脈靈修》玄谷道人著,可向陳威淵老師索取(0911177082),免費索書,歡迎助印。

陳威淵老師的書已經出版16年,發行約十萬本,歷經多次改版增修內容充實,開台灣道脈靈修書籍之先河。書中創建許多靈修名詞與觀念,值得對道家思想與靈修法門有興趣的朋友參閱。

 陳老師教導道家清靜無為,以及道教仙道修行,無開宮辦事,作法也無收費。歡迎詢問道脈靈修相關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