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6 13:18:31虛靜常明

(道脈靈修) 虔誠的信仰

拾伍、虔誠的信仰


    一般所看到的「乩童」是被神駕借體的現象,台灣社會在明朝時期移居台灣的先民就已經很多了,先民們從唐山過來台灣要經過危險的海峽才能到達,於是把各地信仰的神駕請上船以保平安,到了台灣落地生根,把神駕供奉起來讓大家一起參拜,以報答保佑之恩,一直延續到現在,先民們對神駕的感恩之心是由衷的感觸,是救命之恩,其內心之虔誠可想而知,身教言教代代相傳至今。

    在戰爭頻繁的社會裡,生命財產難以保全,天災人禍無可預知,家中、村裡大、小事都要請示神駕指示,遂將杯筊擲於地以達溝通或以籤文解說迷津和配藥治病。這籤文都是由文人和中醫師所編寫,用心良苦,為民服務,信仰虔誠。人民虔誠信仰的心感動神駕,為了讓人民更直接的與神駕溝通,於是神駕借用人的身軀成為乩童,讓人民直接與神駕對話。神駕降體未必都是說白話,有時說古語文言,有時咿呀難懂,此時需要一位讀書人來做翻譯便是所謂的「桌頭」。在民間信仰裡文人雅士做了很多的貢獻。

    神駕顯聖的方式有很多種,如桃枝飛砂、觀手轎、乩童降體...等等,其他不說,我們只談乩童降駕。神明顯聖要借乩童之肉體來用會將乩童的頭不停搖晃,目的是要讓乩童盡量進入暈眩的狀態,神聖之靈駕比較能順利進入身軀之內。神聖降駕是將人的靈魂移出身軀表面,神駕之靈進入身軀而以神駕之光和氣保護乩童之靈魂使其不滅,完成降駕的動作。乩童降駕時有分降幾分駕,辦事時最好能降七分駕以上,辦事會較靈驗,因為乩童比較無自我意識只有知覺,所有一切都無法自我操控。若是出駕遊街或是進香之時乩童降駕會比較輕,但會時重時輕,輕與重,視神駕而定,也視乩童肉體配合的程度而論。

    靈乩辦事有很多種方式,通靈、合靈比較多,降駕比較少。通靈是神駕之靈與靈乩相通,方法有心通、耳通、眼通等。合靈是神駕進入身軀一半,一半是靈乩之靈,尚有意識,辦事時最好是順其所為,若要控制肉身只要加重自我意識即可。因此靈乩辦事自身修為也很重要。靈乩與乩童不同之處便是在此。

    天地間任何事都沒有絕對的,當遇到事情難以決定時請示神駕指點,起碼有其他思考的方法,請示結果若與自己決定一致的話也比較有信心。其實迷信和虔誠信仰只有一心之隔,如果心裡想的是要神駕幫忙我才信你,這種一來一往像買賣似的行為便是迷信,因為非真心所為。懷著對神駕感恩的心,無私的奉獻,以此心由內而發,便是虔誠的心。

    虔誠的心為神駕服務,宣揚神駕之精神,並勸人行善,雖是道教之脈,乃屬民間信仰之修善派,對社會風氣棄惡揚善有很正面的貢獻。在這裡必須一提的是這是修善,與修道不同,我並非輕視修善派,因為很多人不瞭解以為這就是道教,其實道教思想學術非常博大精深,修道要學的很多,修道是一輩子的事。

    在台灣社會裡大多數的家庭都有拜拜,拜神、拜祖先、拜地基主、七月普渡好兄弟,一年中過年過節的習俗等等都跟道教信仰有關係,其實大多數的台灣人都生活在道教的信仰裡而不自知。這就是民間信仰,然而修道又是另一回事。

(摘自 道脈靈修 p.122-124)



《道脈靈修》玄谷道人著
可向陳威淵老師索取(0911177082),免費索書,歡迎助印。

陳威淵老師的書已經出版16年,發行約十萬本,歷經多次改版增修內容充實,開台灣道脈靈修書籍之先河。書中創建許多靈修名詞與觀念,值得對道家思想與靈修法門有興趣的朋友參閱。

陳老師教導道家清靜無為,以及道教仙道修行,無開宮辦事,作法也無收費。歡迎詢問道脈靈修相關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