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7 21:56:39紫菀

《墨色曙光》第十八章<陰謀>(2)


家長會隔日,許多學生一大早便到昊日談論家長會的事,奇怪的是,平日裡總是姍姍來遲又聒噪的金鳶一早變安靜的反常的坐在位置上若有所思;而平常一向早到的唐璐晴一直到快上課時才匆促的到達教室。

 

金鳶對同學在討論的事絲毫提不起勁關心,一心全給昨晚發現的真相給佔據了,看著前方空蕩的位置,不知該用何種態度去面對唐璐晴,讓她感到心煩意亂。而急忙趕至的唐璐晴一臉疲態,個性自律的她一向作息十分規律,但昨晚卻是興奮的失了眠,一早差點起不來。

 

一到座位上,唐璐晴尚未察覺金鳶的異狀,只自顧著說道:

 

「我差點就睡過頭了,昨晚實在太晚睡了,現在覺得好累。倒是金鳶妳今天好早就來了,怎麼樣?家長會終於結束了,應該能鬆口氣了吧。」

 

「總覺得比之前還更焦慮了。」

 

「不會吧。怎麼了嗎?」

 

唐璐晴疑惑的看向金鳶,金鳶有些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把話吞了回去,再開口,已變回平日的模樣了:

 

「唉,想也知道是我爸爸的原因啊,昨天回去之後一直在念我,我都想不到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了。倒是妳,一看就是因為昨天見到了偶像而失眠吧。」

 

唐璐晴有些害羞的笑道:

 

「是啊,想想也覺得挺不好意思的,為了這種事失眠。」

 

金鳶一如往常的和唐璐晴交談,內心暗自嘆了口氣。

 

(也罷這個朋友也是得來不易,真說破了也不確定她的反應會如何,還是再等上一段時間吧。)

 

到了放學時分,兩人一如既往一起走回家,但在路上一輛價值不斐的車攔住她們,車上的人恭敬的對金鳶說道:

 

「大小姐,請讓屬下接您回去吧。」

 

金鳶皺眉說道:

 

「你是誰?我沒有見過你。而且我平常都是自己回家的,這是誰的意思?」

 

男人回答道:

 

「屬下是董事長的隨從,您的確尚未見過屬下,董事長只交代今日有一場重要的晚宴,要屬下前來接您過去準備。」

 

見金鳶仍然有些遲疑,男子取出了一個手環,金鳶一見不禁詫異說道:

 

「這個的確是我爸的東西,外人絕不可能拿到的。」

 

金鳶立刻拿出手機想聯絡金子榮,卻是無人接聽,男子見狀為難的懇求道:

 

「大小姐,這真是董事長的意思,如果時間耽誤了,會有麻煩的。」

 

一旁的唐璐晴也跟著勸道:

 

「我想常人是沒辦法取得妳父親的東西的,也許妳父親真的有急事,妳就先去吧。」

 

「這好吧。那明天學校見了。」

 

金鳶便坐上轎車離去,但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她不著痕跡的緊盯著駕駛座上的男子,又滑了一下手機,心中已有個底。

 

就在某個紅燈車子將停下之時,金鳶迅速的起身將隨身的杯子往男子狠狠一擊,猝不及防的男子立刻昏了過去,金鳶再立刻按住方向盤往路邊撞去,所幸男子先前早踩著煞車只有輕微的碰撞而已。

 

金鳶確認男子無大礙之後急忙跳下車折返原地,但人力和車子的速度自然不能相比,就在金鳶累的喘不過氣時,一陣引擎聲傳來,金鳶一抬頭嘴巴都訝異的合不上了:

 

「沈沈老師?」

 

車上的人正是沈奕楷,沈奕楷一看金鳶難得這樣狼狽的模樣,也相當詫異:

 

「金鳶?妳還好嗎?發生甚麼事了?」

 

金鳶顧不上回答,只說道:

 

「老師,能不能請你載我一程?我有點擔心唐璐晴會出事。」

 

沈奕楷一聽頓感不妙,沒有理由,他直覺相信眼前這個素來聰明的女孩,他立刻讓金鳶上了車,朝住宅區的方向開去。終於在一個過彎處發現唐璐晴,兩人正要喊住她時卻驚恐的發現一輛轎車正失控的朝唐璐晴的方向衝去,兩人立刻大聲呼叫唐璐晴:

「危險!快閃開!」

 

呼叫聲後,只餘猛烈的撞擊聲,而從車上傳出的陣陣濃煙,掩去了令人掛心的身影。

(悄悄話) 2017-05-14 14:3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