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3 22:14:26紫菀

《墨色曙光》第十八章<陰謀>(1)


(潛藏於黑暗的殺機,正悄無聲息的逼近….)

 

金氏大宅內,正忙著修剪花草的喬彥不時的朝外頭看,遲遲等不到熟悉的車燈出現,讓喬彥越發感到焦躁。

 

「已經超過半小時以上了不知是否一切平安?」

 

話音剛落,便傳來引擎聲,喬彥精神一振,連忙到門口迎接:

 

「董事長、大小姐,歡迎回來。」

 

從車上下來的金子榮和金鳶並未如同往常一般有說有笑,反倒有些若有所思的嚴肅,讓喬彥有些擔憂。但兩人並未對此多加解釋,只交代別讓其他人接近房間。

 

等喬彥也退下之後,金鳶便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

 

「爸爸,今天晚上的事,你怎麼看?」

 

金子榮倒不著急,反問道:

 

「我猜妳應該有些想法了,不如妳先說說看妳的推論吧。」

 

「目前我能確定的是凌御雪在懷疑沈奕楷和吳威銘有某種程度的關聯,但她沒有確切的證據,只能用試探的。而我想唐璐晴對這件事是毫不知情的,但重點是凌御雪為什麼會突然懷疑起沈奕楷?她是發現了甚麼?」

 

金子榮默默抽著菸,緩緩說道:

 

「我在關注的,是另一件事。」

 

「甚麼?」

 

「為什麼凌御雪會懷疑沈奕楷?倒不如說為什麼凌御雪要關注和吳威銘有關係的人?就算沈奕楷跟吳威銘有關,跟凌御雪又有甚麼關係?」

 

金鳶微微愣了一下,蹙眉說道:

 

「因為吳威銘是她的仇人,他害死了她好友唐珞的父親。」

 

金子榮立刻搖頭反駁:

 

「就這點理由未免太薄弱了。吳威銘陷害的是唐烈又不是唐珞,說是唐珞會這麼介意還有可能。而且再說了,吳威銘都已經慘死,凌御雪還要要求甚麼?」

 

就是金鳶再辯才無礙此刻也無言以對,父親說的毫無反駁餘地,這確實是一大疑點。金鳶一言不發的從頭開始思索,從事情的源頭,和所有可疑的事情。越發強烈的預感讓她不安的說道:

 

「唯一還和吳威銘有關的事情,就是十七年前未解的懸案---吳威銘案。整個宅邸的人無一倖免,就連最為精密的保全系統也被破壞殆盡,連一丁點線索和證據都沒留下。目前唯一能從動機和能力的推測可疑對象是『光』這個地下組織….而唐珞也在那時間左右失蹤

 

「看來妳也有所懷疑了。」

 

金子榮嘆息著接著說道:

 

「當時,幾乎動用了全城的力量在協尋唐珞,但真正是生無見人,死無見屍,完全不折不扣的人間蒸發。如果唐珞沒死的話,他還有哪裡可去呢?」

 

「唯一無法被搜查的地方『光』。唐珞當年加入了『光』,而且他極有可能就是吳威銘案的真兇。而凌御雪肯定是知情的,她才會懷疑所有還和吳威銘有關聯的人,擔心他們會查出真相,或是讓真相被揭開。」

 

面對金鳶異常肯定的語氣,金子榮反倒感到訝異:

 

「這只是個推測罷了。」

 

金鳶搖頭說道:

 

「不,我非常的肯定就是如此。關鍵就在於唐璐晴。」

 

金鳶閉眼回想,唐璐晴每一次不對勁的時候,家長會時唐珞被公開的訝異,爆炸案發生時對『光』異常的關切,上漁父時她提到『光』時的憂鬱,每一次提到她父親時的無奈與苦澀,還有最初,她被懷疑是雜人時,那一抹苦笑。

 

「我很肯定,唐璐晴非常清楚她父親的身分,就是『光』的一員。」

 

一直以來所有困擾著金鳶的謎題終於得到解答,但另一個深沉的陰謀,卻正在她並未察覺之時,無聲無息的展開。


(悄悄話) 2017-05-05 22:3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