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30 23:34:39紫菀

《墨色曙光》第十七章<逆轉>(4)


沈慕逸的回答,讓在場眾人陷入沉默,唐璐晴眼神有些黯然,但旋即又感到釋懷。金鳶則意外似的觀察唐璐晴和凌御雪的反應。凌御雪先是有些愣住,而後蹙眉思索起來。

 

(沈慕逸的父親曾任職於吳威銘手下這我倒不曾聽聞,但沈慕逸沒理由在這件事上說謊,那這樣一來他們兩人出現在基地外面也許只是偶然。雖說從前不曾見過但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雖說還沒有完全排除嫌疑但現在確實沒有明確的證據能支持我的猜測,也罷。)

 

唐璐晴則打起精神笑道:

 

「原來是這樣,謝謝老師的回答。」

 

沈慕逸鼓勵的說道:

 

「看起來妳也對這領域蠻有興趣的,其實寫這些東西並不需要非有特殊背景不可,只要妳真正關心這些事,就不怕寫不了。」

 

唐璐晴喜出望外的道謝:

 

「我知道了,謝謝老師。」

 


之後沈慕逸又回答了些在大學部工作的經驗的問題,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超過了些許,還是有不少學生在提問,沈奕楷只能苦笑的暗自讚嘆摯友的魅力果真無人能擋,不過也幸好有他在,場面總算是穩定下來了,沈奕楷清清喉嚨說道:

 

「咳,各位同學,我知道你們都還問的意猶未盡,但現在時間真的已經很晚了。老師跟你們明天都還要上課,要早點回家休息。等之後慕逸老師有空時老師再請他來班上做分享,好嗎?」

 

「是的,老師。」

 

學生們異口同聲的回答,唐璐晴一聽又感到雀躍起來,沈慕逸笑著說道:

 

「我真的見識到各位的「盛情難卻」了,今天和你們談的很愉快,我之後會盡量找時間來看你們的。」

 

家長和學生們逐漸散去,僅剩下金鳶和唐璐晴還在和沈慕逸討論。金鳶留下來無非是想等著看後續,但金子榮這回並不遂她的意,說道:

 

「小鳶,時間不早了,該走了。」

 

金鳶有些請求似的看向父親,但金子榮仍然堅持:

 

「妳從小到大就對文學一點興趣都沒有,湊甚麼熱鬧呢?走吧,回家還有正事要辦呢。」

 

金鳶頓時心領神會,不再抗議的跟著金子榮離開。

 

(也對..現在留下來也沒多大意義,先和爸爸分析過才能有大致的定論。)

 

凌御雪面對沈奕楷有些欲言又止,最後只說道:

 

….方才對您的請託,的確是真心的,還請您能多多照看璐晴。」

 

凌御雪又再度對沈奕楷低頭致意,除了請託,彷彿還帶著幾分歉意,但她沒多說甚麼,只是招呼著璐晴離開:

 

「小晴,該走了,之後沈先生也說會找時間再來,有甚麼問題下次再說吧。」

 

「好的,老師再見,慕逸老師,今天真的很謝謝您,再見!」

 

總算送走了最後兩人,沈奕楷和沈慕逸看著空蕩蕩的教室,對視著苦笑。

 

「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度過了。」

 

沈慕逸如此感嘆道,沈奕楷答道:

 

「多虧你來的及時,否則我真的死定了。」

 

「原先我只是擔心你沒法面對凌御雪,想不到她還先發難了,連我都捏了把冷汗。」

 

沈奕楷不以為然的說道:

 

「嚇到你,哪有這麼容易。但她的動作太突然了,上次差肩而過時她甚至看都沒看我一眼。」

 

「也許是她從哪裡發現不對勁吧,但她沒證據,只好直接向你試探。無論如何,還是要找出讓她起疑的原因,否則我想她不會輕易罷休。」

 

沈奕楷不禁嘆息:

 

「唉,我和他們的關係果真是糾纏不休啊,當真是所謂的宿命嗎?」

 

「既是宿命,便坦然面對吧,反正躲也躲不掉,是吧?」

 

面對摯友的鼓勵,沈奕楷也笑著表示贊同。正如同外頭的無邊黑暗一般,縱然長夜漫漫,終有迎來曙光的時候。

 

 

(悄悄話) 2017-05-01 17:2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