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9 00:42:08紫菀

《墨色曙光》第十五章<漁父>(4)



金鳶從容自若的答道,沈奕楷讚許的點頭,他一向都期待學生能說出不同的意見,讓想法互相激盪,才能摩擦出新的火花。不過他今日有些不習慣,只因平日這名天資聰穎、作風奇特的學生上他的課總是百般無聊的模樣,今日這樣的發言還算是頭一遭。相反的,平常上課時總是最投入的那一位,沈奕楷瞄了眼今日安靜的有些反常的少女,心中有些擔憂。

 

(唐璐晴今天是怎麼了從上課沒多久時就一直不知道在沉思些甚麼……)

 

沈奕楷清了清喉嚨,說道:

 

「唐璐晴同學,那接下來由妳來念下一段的課文。」

 

唐璐晴起身朗誦,課本上的文字早已是刻在了心上,即使是閉上雙眼也能同呼吸般嫻熟的背出,她彷彿透過了文字看到了熟悉無比的身影:

 

「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浩浩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唐璐晴輕抿唇瓣,彷彿欲言又止。《漁父》這一篇,她早已讀過無數遍,但每次唸到這段時,總感覺像是被甚麼壓住一樣,感到無比的沉重與惆悵。

 

沈奕楷看出了她的異狀,她彷彿有甚麼話想說,沈奕楷想著,便問道:

 

「那妳對這段話有甚麼心得想分享嗎?」

 

面對導師探詢的眼光,唐璐晴終究還是無法說出口,她搖搖頭迅速說道:

 

「沒有。」

 

這下不僅沈奕楷感到訝異,連坐在她後方的金鳶都感到稀罕似的挑起了眉。沈奕楷也不勉強她,示意唐璐晴坐下,便繼續講解道:

 

「這段是屈原針對剛剛漁父的話的回答,可以明顯的看出兩人的想法基本上沒有共識可言。屈原說道:『剛洗過頭要彈去冠帽上的灰塵,剛洗過澡要抖掉衣上的灰塵。怎能以乾淨的身體去接觸骯髒的東西呢?寧願跳進湘江,讓江中的魚吃,怎能讓我光潔清白之身,去蒙受世俗塵埃的污染呢?』」

 

「嘖,這根本是潔癖到極點的程度吧。這種事本來就像玩水或玩沙一樣啊,一開始沾到一點點時總是大驚小怪,等到後來索性直接衝進海浪、或跳入沙坑後,弄到全身都是水和沙時,又有誰會在乎呢?人啊,玩的盡興比較重要啦。」

 

金鳶邊轉著筆邊碎碎念著,意外的聽見唐璐晴像是鬆口氣般的嘆息,忍不住向前低聲說道:

 

「不會吧….真不像妳耶。剛剛上課前不是還很期待嗎?怎麼現在看起來反而是我比較感性啊?話說回來,妳明明就有很多感想,剛剛老師問妳時幹嘛不說啊?」

 

「因為沒有『想分享』的想法啊…….而且會像現在這樣我也不意外,我每次都是讀之前很興奮,讀完以後又感到很惆悵,但又像上癮一樣不斷的看了一遍又一遍,只能說無藥可治了吧。」

 

唐璐晴有些自嘲似的笑道,金鳶反倒理解的點點頭,說道:

 

「我猜是因為這讓妳想起妳祖父嗎?也不對啊,妳應該是最近才知道妳祖父的事,還是妳也是最近迷上屈原的文章的?」

 

「沒有,我很早就開始看屈原的文章了。因為祖父嗎?也算是其中一部分吧。不過我倒是想到了某個組織的人們還有

 

唐璐晴的聲音轉弱,腦海中又再度浮現了父親和醫生的身影….以及,她自己。

 

珠珠 2017-03-29 20:55:15

屈原是我的男神!

版主回應
屈原是我喜歡的文人之一~
感謝賞文喔
2017-03-29 21:2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