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1 19:29:25紫菀

《墨色曙光》第十四章<塵封的過往>(1)



(直到十七年後,才領悟到總有一天,終究要將自己從夢魘中釋放……)

 

已然廢棄許久的官用宅邸,今日破天荒的迎來了兩位稀客,雖然其中一位曾是此地的小主人---在十七年前曾是如此。

 

周遭的地面上似是還殘留著前日炸藥肆虐後的痕跡,兩人佇立在斑駁破舊的建築前,實在難以想像此地曾是那麼的宏偉而奢華,曾是每天無數的踩破門檻也要一訪的官邸,不由得感嘆到物是人非,莫過於此了。

 

「記得小時候,我都喜歡在這個廣場上玩耍,因為每天都可以看到許多不同的人排成一長串等著進入家中。而且很多人常常帶著各式的小點心和玩具送給我,只是我那時完全不了解他們這麼做的理由,只是天真的以為都是些親切和藹的叔叔阿姨很喜歡我罷了。」

 

沈慕逸靜靜的看向沉浸在回憶的好友,他今日很反常的相當平靜,但沈慕逸深知這只是覆蓋於波濤洶湧的海流上的表象,相反的,沈慕逸很擔憂好友會不會因為太過壓抑而突然爆發。

 

「直到我長大之後,才明白其實那些人的親切善良,就和他們所送來的,在家中堆的跟山一樣高的水果禮盒同樣的不真實。

 

沈奕楷諷刺的笑了笑,說道:

 

「很荒謬吧,小時候我總是好奇的一個一個打開來看,那麼多的水果禮盒,竟然找不到一個水果。包裝是水果禮盒,裡面是一疊疊的紙鈔;包裝是親切的笑臉、誠懇的態度,裡面是對名利的渴望、不懷好意的利用跟算計,有甚麼不一樣呢?」

 

沈奕楷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家」,這裡,不也是這樣的嗎?包裝是顯赫華貴的宅邸,然而其中又有多少藏汙納垢呢?他長吁口氣道:

 

「十七年了,自從那一天起,我不曾再來過這個地方。」

 

「那你今天來這裡,是「前往」還是「回歸」這個地方呢?」

 

一旁的沈慕逸問道,沈奕楷只是回答道:

 

「我是來這裡,和過往作一個了斷的。你說這是哪一種呢?」

 

「原來如此,那你打算做怎麼樣的了斷?」

 

「面對眼前的一切,正視所有..曾發生過的事情。」

 

沈奕楷有些顫抖,但這一次,他不會再逃避。一隻溫暖的手搭在肩膀上,沈奕楷感激的說道:

 

「謝謝你,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總是待在我旁邊,不管是現在還是十七年前。」

 

沈慕逸嘆息道:

 

「但我最後悔的事,就是十七年前的那一天,應該要堅持的去你家把你打包帶走才對。」

 

沈奕楷忍不住笑道:

 

「抱歉,那一天,是我失約了。因為那一陣子是難得的連假,我很想在家陪父親。」

 

「正因為是難得的連假,好不容易排好了遊玩的行程,結果你卻直接翹掉了。那時候我真是氣的不想理你,想說你不想跟就別跟吧,既然選擇陪父親不陪我們一起玩,我也懶得理你。可是一直到我們回來,看見像是被奪去魂魄,虛弱不堪的你,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掐死自己。」


(悄悄話) 2017-03-14 14:17:32
(悄悄話) 2017-03-12 00: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