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4 23:50:32紫菀

《墨色曙光》第十二章<深藏的回憶>(3)



「喔,我沒事,只是想起一些過去的事了,也許是提到雙榜首的緣故吧。」

 

沈奕楷若無其事的掩飾過去,有感而發道:

 

「我後來仔細看過你們的試卷,發現其實今年本來也有可能再創雙榜首紀錄的。」

 

「是第二名的劉同學嗎?」

 

唐璐晴疑惑的問道,沈奕楷笑著搖頭說道:

 

「不是他,而是第三名的金鳶,不過她的文科和理科的分數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唐璐晴難掩驚訝:

 

「可是以分數上來說應該還是劉同學比較高啊。」

 

沈奕楷無奈的苦笑,嘆氣道:

 

「以分數上來看的確是如此但那終究是表面的功夫。這麼說吧,文科分成選擇、簡答、和作文。劉以廷的選擇題分數並不高,簡答和作文的成績卻異常突出,他的文筆與其說是好,不如說是很對閱卷老師的胃口吧。」

 

…………。那金鳶呢?」

 

聽明白了沈奕楷的弦外之音,唐璐晴也不怎麼在意,這樣的事也不只有在昊日有而已,她非常相信在狄斯佩爾內這樣的情形早已是司空見慣了,她反倒對金鳶的狀況有些好奇。

 

「再說她之前,妳應該還記得你們在入學考時的另一項評分參考吧。」

 

「是審查資料嗎?就是簡歷和自傳那些。」

 

「金鳶的審查資料和作文基本上風格是一致的,報考動機直接非常誠實的寫了『一切全是家長授意』,作文也是不用常規格式,以我來看其實也是一種別出心裁的風格,但我想在校內保守派的大老來看就大大降低觀感了。」

 

沈奕楷惋惜的說道:

 

「金鳶真的非常聰明,如果她能多加磨練心性,她的前途真的會無可限量。所以我才會藉機勉勵她能多找一些真正有興趣的事,否則實在是太可惜了。」

 

唐璐晴應道:

 

「如果她真的能找到就好了,不然真的過的太空虛了。」

 

(不過這樣才像她啊)

 

唐璐晴在內心如此說道,即使金鳶十分神祕,一整天都巧笑倩兮的不知腦中在想些甚麼,但她說話一向十分犀利明快,而審查資料的回答也反映出了她對自身實力的自信而不屑寫下不符她本心的答案。

 

「先不說金鳶了,說回妳的家人,妳說妳的父親,便是當年失蹤的唐珞?那妳的母親呢?」

 

唐璐晴有些措手不及,母親雖然已過世多年,但她的身分是絕對不能公開的。唐璐晴絞盡腦汁的想著,終於想起昨天早上的對話,雖然當時都處於極為震撼,搞不清狀況的狀態,但還是多少記得一些,她按照印象中醫生編的版本照本宣科:

 

「這個我不清楚,但已經過世了。我只知道是失蹤多年的父親突然找上醫生,說我的母親剛剛離世,拜託醫生代為照顧我,之後又不見人影了,現在的下落也沒人知道。」

 

 

珠珠 2017-02-28 16:19:45

沈老師很不厚道喔!利用職權刺探他人隱私!

版主回應
問家裡的狀況還不算是窺探隱私啦~
不過的確是有私心就是了XD
2017-02-28 19:4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