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7 17:01:01紫菀

《墨色曙光》第十一章<新的挑戰>(4)



金鳶覺得有些稀奇,因為文學終究不是她熟悉的領域,她向來也沒閱讀文學的習慣,對她而言,知識類的百科叢書或是厚厚一疊的財經分析更讓她得心應手。

 

「文學?妳很喜歡文學嗎?」

 

「是啊,我很喜歡古代的文學,現在大家寫的題材總都是上流社會中聲色場所的敘述和有關權力慾望的書寫,但那都只是這世界的冰山一角而已。如果可以,我還蠻想寫一些關於城外的人的描寫,或是長久以來被欺壓貶低的『雜人』的生活,記錄他們所受到的不公待遇,提出反思和質疑,希望能讓更多人也開始願意改變這一切。」

 

「可是我怕到時候沒甚麼人願意看妳的書耶畢竟要讓這群人真正的『醒悟』實在是太難了。不過如果到時候妳出的書沒被政府列為禁書的話,我可以把它們全買下,這樣妳應該還是有錢拿的。」

 

唐璐晴沒好氣的說道:

 

「那一點沒有意義好嗎?而且也說得太遠了,先別說書能不能發行,我連寫書都很困難,畢竟我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該怎麼說呢?就是周遭的事物看了很多,對許多時下發生的社會案件和風氣也有不少想法,但就像一團線攪在一起,無法條理分明的寫出來,再說了,我的文筆也沒多好,每次想到這些我都覺得很沮喪,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

 

「這麼消極可不像妳啊,其實這也是妳心底很想實現的夢想吧,但妳又覺得實在是太難了所以說了剛才那個,是這樣吧。」

 

不是這樣的。」

 

金鳶疑惑的看向唐璐晴,發現不知何時唐璐晴浮現了有些哀傷卻又渴盼的神情,覺得可以用某個字形容,但一時間金鳶卻想不起來。唐璐晴只是靜靜的說道:

 

「其實並不是妳想的那樣,的確這兩件事都是我的夢想,但我心裡最想實現的一個,是剛剛在課堂上說的那個。要說難的話,金鳶,妳覺得要寫出這樣一本書,和得到真正的幸福快樂,哪一樣比較難呢?」

 

金鳶彷彿懂了甚麼,一時間沉默無語。

 

「也許別人會說是我不夠知足,或是不知感恩。當然,在物質方面,我擁有比許多人更加優渥的條件,至少我從沒有為我的三餐擔憂過。但是我想要更多。我還貪心的,想要家人的陪伴和認同,想去改變很多事情,想要真正的感受到快樂。」

 

「原來如此,相較之下出書的確容易多了。而且我現在才發現到,剛才妳在課堂上所說的夢想,如果不是我現在聽到妳說這些話,只怕我也會像其他人一樣,永遠也不能理解那個夢想對妳的重要性吧。」

 

金鳶有感而發的說道,唐璐晴則有些尷尬的轉移話題:

 

「反正現在說這些也太早了,未來會是甚麼樣子都無法預料呢。」

 

「我看也不會有甚麼太大的變化吧,在我看來世界都是一成不變的。」

 

「對才剛面臨世界像是一夕之間變了的我來說實在很難認同妳。」

 

「說到這個,妳是指昨天的事吧,妳說妳也嚇了一跳,是為什麼啊?」

 

唐璐晴不禁埋怨道:

 

「我完全措手不及啊,醫生突然出現就算了,後來談到的那些事我都一概不知,事前醫生甚麼都沒跟我說過,我當時整個人都傻住了,明明是在說跟我相關的事情,我卻覺得那麼的陌生。後來是等到昨晚,醫生才將許多事情告訴我,不過我也能理解醫生的想法就是了。」

 

金鳶確認她沒有聽錯,假裝不經意的問道:

 

「所以妳原先也不曉得吳威銘案跟妳父親的事囉?」

 

金鳶悄悄的屏息,宛如豹在獵食前,伏身在草叢間盯視著眼前獵物那樣的小心翼翼,卻又是那麼的,迫不及待。


(悄悄話) 2017-02-18 14:5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