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排教父鄧有癸新品牌 贊助
2016-06-08 23:16:51lonely planet

2016/6/8如得法師北苑關懷班開示

護持時心力低,那時該如何?
要菩提心,要串習,要念開經偈.
輪迴我們熟,但菩提心不熟,那就用串習吧,
今天我們從225,自他相換開始講;

1冤親不定,這是處處可見,
  不是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嗎?

2己身代替人受苦,亦可由串習.
 投胎前,母親會認為肚子裡的是的小孩嗎?
  不會,但在之後,執著的身體,”的小孩.

像我在教書時,會提供獎品給答對的同學,第一第二個答對的,很多人鼓掌,再來掌聲就少了,直問"法師怎麼都不叫我?"
因為他知道只要被叫到,一定可以有獎品,所以他想可能獎品是我的,現在變成別人拿走了!”
但是原來甚麼獎品都不是他的阿,
到了後來,他卻會覺得可能別人把原來屬於他的獎品拿走了.
所以說,串習的力量非常大,很重要.

3所謂的自他換,不等於他的就是我的,
  而是棄捨原本對自己的愛著,現在改對別人.

 

再來我們來說自他換的障礙
[自他換是利根的人所修,是證得空性人所修,而七因果非].

a苦樂依身體,對自己是重要的,但不理會別人.
  自他是彼此觀待,是無自性的,是觀待出的,
  不似青和黃,任人看永遠是青和黃.

b別人的痛苦,於己無傷,所以不需去管別人的痛苦.
  我們都念過少小不努力,老大徒傷悲這些.
  曾有預科班學生問,’我不喜歡背書,我玩的時候比較快樂,為什麼要背書? ”
  我告訴他:玩以後不快樂,背書以後會快樂,所以為了未來,現在要辛苦點.

 如果學生的話對的話,以後的痛苦不會傷害到此刻的我,不必去除.
 但你試想,如果你的腳踩到圖釘或鐵釘,手應該不必去拔,是腳痛不是手阿,另一個苦不會   影響,可是還是要去除阿.

就好像我現在不很餓,但為了讓下午不餓,我現在還是要吃.
說與自他不同,手腳是同一人,身體是由很多支分組合,是自己要先安立,才有我的”,我的.

就像我手上拿的這是甚麼?念珠.
那我拿這一串裡面的一顆,你說不是念珠,是珠珠,要一串才是念珠,是這樣嗎?
眼前任何事情,皆是己安立,但這不是重點,重點在串習,
就像母親對小孩一樣,心續身體都不是母親,但有感.
因為從懷胎開始,就一直串習這是我的小孩….”

 

那如何串習將我愛執變為他愛執呢?
一 修自他平等
*痛苦乃至極微皆不喜,快樂雖多無有饜足時
  我與世人差別何曾有,見人受樂心喜求加持

*38攝誦
  自他於苦皆不欲,願求安樂此心同
  他之求樂亦如我,自他等視求加持

  因為己安立,所以敵人仇視之,親人親愛之,
  正確的心識是量,
  佛陀沒有愛惡親疏,他有個堂弟提婆達多,總是忌妒佛陀,曾吃佛陀吃的同樣多的藥量,肚  痛生病,佛陀去看他,提婆達多不悅,佛陀就說,堂弟阿,我是真心希望你快好,我對你跟我的親生子沒兩樣,如果我這話真實的,只要我手放你頭上,你的病就會好.果然.

如果以此看他人,有恆常執取,這是不合理的.

如同前世今生裡的凱薩琳,與她今生的愛人在前世都是士兵,被他殺死,你知道人在被殺之前一定會集中精神看著殺的人,如今卻相愛,應該是串習來的,所以不要太相信一見鍾情

所以,敵人或是朋友都是觀待出來的,
自己討厭的,並非所有人都討厭他喔,
這點要先安立,不然菩提心發不起來.

 
二. 由多門思惟我愛執過患

  *自我愛執難癒沈痾此,非所意願苦因即見己
  *執持忿心摧彼怨恨彼,滅除我執大廣求加持

  *[入行論]一切世間苦,皆由自利成.

  *[修心七義] 眾過歸於一

  *[入行論]世間諸災害,怖畏及眾苦

                悉由我執生,留彼何所為?

A就惡業來說:
  上品十不善,到地獄.
  中品下品的到惡鬼和畜生,
  有時兩者顛倒.
  那為何有殺業?
  因為是職業喔,或是貪口慾,或是損惱我,這些都是我愛執.

   那偷盜為何起?也是因為貪嗔,還是我愛執.

   那為何會短壽潦倒?都是因為我愛執.

   也因為我愛執,所以大陸進口一萬罐牛奶,可以賣出十萬罐牛奶,天災人禍皆因此起

B群己關係:也是我愛執

 譬如,你有兩個朋友,一個自私,一個代人著想,你一定會喜歡後者,後者的人緣必定好.
 看別人清楚,看自己也如此.

  強烈以自我中心的人必定不快樂,

  國與國之間的戰爭也是如此,一定是為了自己國家的利益,
  譬如,這裡有法人的杯子和我的念珠,如果被偷,那一樣我會不舒服?當然是我的念珠.
  ---
我愛執.
  但是這個並不是必定是我的",
  如果你拿走我的垃圾,ok,
  所以不只是我的”,還必須要加上我愛執才會.

大家可由生活中觀察,非只由經典,自己思惟觀察地越深刻,才能改變.

 

三.由多門思惟他愛執勝利

*珍愛母眾給予安樂意,視為無邊功德門已

*即便眾生皆為仇怨敵,愛彼勝於生命求加持

*[入行論]所有世間樂,皆由利他生

*[修心七義]  思眾皆有恩

[如不知,是因未想過,有情有煩惱不等於有情是煩惱]

*[修心八偈]  我於一切有情眾,視之猶勝如意寶

                   依彼能成究竟利,恆常心懷珍愛惜

曾有同學問:蓋屋子的是為了自己賺錢,為什麼需要念恩?
重點不在對方心態,而在作用上,只要利益到我,就需要感恩.
如同前世今生所言,每個人都是千面的鑽石,需要擦拭就會發光.
只要思維有情對自己有甚麼恩德,就會了.

如同殺生,是我愛吃的,但它也是生命.
由只緣自己,變成緣他.
如蚊子,不過是為了要生存,不過吸了你一滴血,你就要它的命,不合理吧!要利人利己.

佛菩薩以利他,所以成佛,
師父逝世十多年,仍每年辦憶師恩法會,因為饒益眾生,所以被懷念,
所以生命發揮最大作用,是由愛他執來.

 

四 正修自他相換

*總之愚夫惟執自利義,能仁惟於他義作精勤

 功德過患明確分辨心,自他交換之力求加持

 我愛執持一切眾苦門,疼惜一切眾母功德基

 此故自他相換之瑜伽,奉為修行心要求加持

*38攝誦

 愛自即成眾苦因,愛他則是萬善根

 生佛差別由此出,自他相換求加持

學生問我'老師,我也是有情阿,也要利益有情喔
法師的回答是是要去除我愛執,不是要去除我

 

,依此修取捨法

*復次惟願大悲導師

 如母有情罪障諸痛苦,所有此刻於我皆成熟

 凡我善根安樂施彼故,有情安樂具足求加持

*38攝誦

 以我善樂諸因果,他苦因果盡無餘

 如風去來行取捨,由此發心求加持

 

有廣修,中修,略修三種
1廣修
  可觀想
  熱地獄化成黑煙,由左鼻孔入,觀想破壞我愛執,觀想暇滿自右鼻孔出給熱地獄
  或是熱地獄改成惡業也可,用己受用的給
  或是他的煩惱障吸入,己的聞思修出

再來是寒地獄,一直到十地菩薩都可,
但是對上師和佛不能修此;前者尊他似佛,後者無痛苦,所以不合適

2中修如何修
  所有有情的痛苦[苦果苦因所知障]自左入
  所有有情的身受用善根自右出

3略修 則是所有的痛苦入 我之快樂給,用呼吸法來作.

這些方法對病人或是臨終者特別好用;因為餘命不多,又會痛,無法求延壽或是不痛.

譬如有一次我動手術,吃了止痛藥後,仍痛,我用皈依,無效,再用咒,六字大明咒,無用,
想起老師曾經胃筋攣,叫了救護車,也打電話給師父,師父就跟她說痛是沒有自性的,要她四處去找痛,當然找不到,就不痛了,當救護車來時,已經不需要去醫院了,
我也用這方法,但是四處都痛,不是沒有自性的,無效.

我住三人房,另外有個阿伯住靠窗的,中間床沒人,阿伯很會抱怨,而我呢,照顧的法師很年輕,也是笨手笨腳,所以那時才想到,我當侍者照顧師父,師父心裡應該也覺得我笨手笨腳的,年輕的無法體會年老的感受,那時我才明白.

而我聽到阿伯一直抱怨,想其實我情況是比較好的:
我可以出院,我在僧團還是包吃包住,
人家住家幾十坪,我住的都算甲的,湖山有十幾甲呢,我比阿伯好多了,所以我心裡就想把所有的痛都給我吧,受用都給他,
沒多久,我就不痛了,睡著了.
那次給我的經驗是驚訝,
當時我的皈依只是為了不痛,而越執取越痛,
反倒是這個法學過,從未操作過,是證明有用的.

另外有個例子,有個同學得肝癌末期,希望我去皈依,我去了,問怕嗎?不怕,但他也不信無限生命,那時我心裡想你都不信,那幹嘛找我來”,不過還是幫他皈依了,也跟他講了這個法,後來他昏迷了七八天.之後他學廣論一年,八戒後,來找我,還問我"法師你認不認得我"
我最怕人家問這,因為大部分都回不認識,
他就從頭說給我聽,說他昏迷了七八天,但自己覺得意識是清楚,一直有法師在他旁邊,
想起如得法師教了他自他換的法,他就做了,就醒了過來,
第二天正好有機會,可以換肝.
之後,就出院了,以後就來唸廣論了.

再有一個例子,
有一次大林慈濟醫院有個學員申請,我們只要順便,就會去.
是女兒學廣論,希望我們可以讓她父親過渡到來生,不要再給他希望,所以就教他自他換,十天後他往生了,臨終時有妻女在旁提醒.
這回是醫護非常驚訝,因為面容非常安詳,這是癌末很難得的,因為他執著已經放下,接近菩提心了,
後來又有同學跟我補充後面發生的事情;
往生後他女兒和女婿助念了七八個小時,他們兩個都是教授,高級知識分子,女婿是不信的,卻看到岳父靈魂出竅,被菩薩接走,所以活著提心力有助,善終亦有助.
而且你看,信的人沒見到菩薩,反倒是菩薩會示現給不信的人.

有一次同學就說,不行啦,我已經在苦了,還把苦給我,
我就說你能不能想:先吸明天的痛苦,將今天的快樂給出去?”

也有那很吝嗇的長者,根本不可能把財富給別人,就教她由右手給左手,反覆練習也是方法.因為久習不成易,此事不該有”[筆者補充:若習不易成,此事定非有]

再來我們講死亡九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