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賽車模擬器驚人價格賣出! 贊助
2015-10-16 00:00:00兔子先生

『父親的如意算盤』

10/8‧週四(雨)
再過兩個星期要去OO;原定計畫跟母親一起搭車,但是最後變成我獨自搭車往返。雖然我從十六歲就自己搭飛機來回美國,也曾陰錯陽差地獨自一人在日本過夜,但不知為什麼這次只是去離家不到四個鐘頭的地方就讓我那麼緊張?
不管如何,還是得把票買好最重要,畢竟任何事都是從一粒種子開始。結果我跟網站討價還價到半夜一點多,才好不容易買到去程的火車票。不是十二點才開賣嗎?到底一共有多少張票呢?怎麼好像以經被搶購一空?我是在買某金曲天后的告別演唱會門票嗎?還是那個韓國boy band的見面會啊?
等我發現回程的車票不是『我要的班次客滿』而是『班班客滿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二十分鐘。
這....意思是我可以去OO但回不了家嗎????
我只好趕快尋找方案二。發現有兩間客運公司可以搭回家,前提是我要先搭火車離開OO,再去轉搭客運。
OK,沒問題;我可是為了省錢,洛杉磯到台北這段可直達的航線,我從洛杉磯飛到芝加哥然後轉機到東京最後才到台北。
所以,我在凌晨三點的時候,確定訂到前往OO的火車,然後回程走play by ear的方式,搭火車轉客運,一有車就搭。
If I play my cards right,這趟OO之旅,我可以搭到公車、火車、私家車、接駁車、客運、跟捷運。光是想就覺得好熱血喔!

10/9‧週五(雨)
起床後又試了一次台鐵的訂票系統;不知為什麼,多出了好多班次可以訂票。我趕緊選了一張更早抵達OO的車票,然後再把之前訂的那張退掉。回程還是一樣,全部客滿。
聽說OO有許多小黑蚊。我從未親身體驗牠們的威力,但是一般蚊子就可以把我修理得很慘,我對這種兇猛的昆蟲如臨大敵。跟父親一同去量販店購物;他過幾天要出差到南部,怕感染登革熱,我則掛心著我的小黑蚊初體驗。防蚊貼片跟手環到底有沒有效呢?乳液跟修護凝膠呢?我站在商品架前看得一個頭兩個大。當看到標榜『嬰幼兒使用』的字句,我便開始懷疑這對成人是否也有效果呢?
父親跟一旁的駐店廠商員工詢問這些商品的功效,但畢竟我在防小黑蚊他在防登革熱,而小黑蚊並不是病媒蚊,被牠叮咬也不會傳染登革熱,我便沒有專心聽廠商的解釋。突然,那為阿姨(但是我在現場還是無法自然地稱呼她為阿姨)說:『我給妳一瓶試用吧!好用妳明年再買。』
!!!!!!!
她說這原本是買兩罐送一小罐的贈品;我有點疑惑她為什麼是送給我不是送給父親?
結帳的時候,父親買了防蚊貼片、噴霧型的防蚊液,以及一罐居家用的環境殺蟲劑。我提醒他:『這罐不可以噴在皮膚上喔!衣服也不可以喔!確定要買嗎?』
『如果旅館有蚊子就可以拿出來噴啦!』是父親的答案。

10/10‧週六(晴)
國慶日放假一天。
事實上我一整天都在電腦前面,結果寶貴的時間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溜走了。等我回過神來,父親已經在等我準備好去吃晚餐。我們吃火鍋。我跟母親共同吃一鍋;吃得非常滿足,還打包回家。
花了很長的時間在考慮我去OO的時候應該要:
A)吃一頓大早餐之後再上車,但不吃午餐
B)跟平常一樣不吃早餐,到午餐時間再去不熟悉的地方覓食
C)兩餐都不吃然後在火車上全程都吃零食
D)買東西在火車上吃
 D.1)三明治
 D.2)素飯糰
 D.3)鐵路便當
 D.4)麵包
前一次跟父母親出遠門,父親買了一打XXX的三明治上高鐵,我則在便利商店買了巧克力蛋糕。結果我們帶著一紙盒的三明治,感覺怎麼吃都吃不完;午餐也吃三明治,點心也吃三明治,差點連晚餐都得吃三明治。我吃到怕了,現在走過那間店的時候都會想拔腿就跑。
母親說:『只有妳這個人才會花一個下午跟心思想這種事。』

10/11 ‧週日(陰)
下過一陣雨後突然變成冬天的模樣。我有點不習慣。
又是一個因為OO之旅而忙碌的晚上。我本來都準備好搭客運回來,但是有經驗的靜香(大學四年都住在OO)跟我說客運票最好先買,或是嘗試買分段的火車票。結果還真讓我訂到一大部分、同一班次的火車。問題是我還是差三站才能回家,所以這個戰略算是失敗。
不僅覺得自己好幸運;我不曾需要當個搭火車的返鄉遊子,所以不用花一大堆時間在網上訂票訂得一肚子火。另外,我住的城市沒有火車站,所以我到站之後還要搭國道客運才能回家。如果太晚的話,就沒有車可以搭回家了;我可不想在火車站睡一個晚上。這也是我搬到這個城市之後,第一次深刻體驗到的不方便。想當年,捷運板南線才開通不久,我暑假回台灣,跟朋友一起搭公車到新埔站坐捷運。趕上了最後一班捷運回到新埔,卻沒有公車可以回家。當時都還沒滿十七歲的我們,考慮著要不要搭計程車,又擔心最後一個在計程車上的人的安危。最後,朋友的母親出面解救,開車一個個把我們送到家門口。我是最後一個被送回家的;到家時以經半夜兩點三分。父親站在大廈的管理室對面等我。我看著他跟個日本人一樣不斷地跟朋友的母親鞠躬道謝,90度的腰彎了好幾次。
當時我已經沒有跟父親住四年了,那也是我搬到美國後第一次回台過暑假。我很怕父親會大罵我一頓,沒想到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去吃火鍋吧。』(父親不是在等我吃晚餐,而是他忙到忘了吃。)
我一直以為他會對我說什麼,像是問我跟誰去了哪裡;畢竟送我回家的那個朋友是男生。父親不知道有沒有在想,快滿17歲的女兒交男朋友了沒?
過了一個星期左右,他帶我去跟朋友吃飯。對方問他我交男朋友了沒有,(他很擔心他18歲的女兒很晚熟)。父親回答:『沒有啦沒有啦,她好像是同性戀。』
如此稀鬆平常,就像在說『她在讀高中』那樣的口氣。我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對方那18歲的女兒很顯然地退後了15公分。
我想,那應該是父親的Wishful thinking。

10/12‧週一(陰)
跟表姊相約一起吃早餐;我點了薯餅跟法國吐司,她點了起司蛋餅跟烤吐司。臺灣的早餐真是便宜又美味。我應該多多吃早餐才對。
之後母親帶著我們兩個一起去了碧潭。我大約有十三年沒有去過碧潭了。因為不是假日,所以遊客不多,還有桌椅可以使用。其他遊客都在滑手機居多,我跟表姊很沒禮貌地在背後議論紛紛。為什麼到了目的地還是人手一台,低頭不語呢?但是話說回來,我倆都是手機方案沒有包括無線網路的少數民族。
父親曾經有個姑姑住在碧潭。他說兒時很不喜歡拜訪這個姑姑,因為要走過空隙很大的吊橋;他總是怕會掉下去。越怕腿越軟,橋也感覺無止盡的長。
問他當年多大歲數?『七歲吧。』
還有什麼類似的事可以告訴我?校外教學的時候,爺爺做了裝了炒飯跟滷牛腱子的便當給他,結果被高年級的學長搶走了。
這些回憶也是前一次跟父親在碧潭的時候,他跟我提起的。在碧潭,我好像可以看見七歲時的父親。

10/13‧週二(晴)
跟B去了板橋。從火車站走到黃石市場,吃了網路上有名、我們從小吃到大的炸粿跟刨冰。然後又步行到新北市圖書館總館。我跟B在圖書館如魚得水,先是在二樓讀了封面人物是David Duchovny的雜誌,然後去一樓辦借書證,之後在六樓找書。因為討論書討論得太興奮,還被圖書館員要求放低聲量,真是抱歉啊!!!
B聽從我的推薦,借了朱川湊人的《昨日公園》跟米澤穗信的《追想五斷章》;我則是借了北村薰的『我與圓紫大師』系列的第二到第五集。我還沒拿定去OO之旅要帶哪本書去,總覺得帶圖書館的書去旅行是件責任重大的事。反觀在過五天要去HH的B決定把它借的兩本都帶出國,真是勇氣可佳勇氣可佳。
話說這趟OO之旅實在借了太多人的東西上路,所以一路上一定要緊抓著行李箱,不可鬆懈精神才行。
之後B送給我一盒K牌的甜甜圈。其實今天本來是我們說好的零食約會,兩人各自從家裡帶了零食前來,原本說好要再去超市挑70元的零食,但是吃完炸粿之後就吃不太下了,我的大胃王身分已經遠離我很久了。

(我吃的第一個是原味的)
睡前回想,今天居然只吃了炸粿、刨冰、甜甜圈、洋芋片、三明治跟一碗紫菜湯。腸胃一定在偷偷哭泣當中。

10/14‧週三(晴)
A君在這天過--歲生日。我本來打算要寄卡片給他的,但是因為認定他下個月不可能會寄生日卡片給我;我也很難確保他收到我的卡片會有好心情,所以我決定省下來。
我也決定把他之前給我的戒指在這天拔掉;這是一個星期前做出的決定。雖然心裡感覺有點難過,但是我好像沒有帶著那個戒指的理由了。那是一個素面純銀的戒指,而且是他自己做的。做得非常好看。
結果,我比想像中難過,這一整天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