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san推2021 GT-R 贊助
2015-10-23 00:00:00兔子先生

找東西的意義

10/15 ‧週四(晴)
父親比較喜歡的素食餐廳換人營業了。雖然依舊是賣素食的自助餐,店名也沒有更變,但是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換新了,菜色也有一些不同。以前較多紅燒跟滷的菜餚,現在則是蔬菜居多;價格也漲了百分之十。
最大的變化是,之前的老闆信佛教,現在的老闆信道教。現在的店裡的正中央擺了一個神壇,拜的是濟公。之前放碗的架子現在放的是線香跟蠟燭。坦白說,一走進去感覺非常令人吃驚,好像不小心闖進了某間宮那樣。
我們用餐的位子旁邊的牆壁上,貼了兩張5X10的護貝照片,一張是兩個男人的合照,另一張是顯靈照片;相片中有個香爐,還有牆上的影子。父親說影子是濟公的影子。我看不太出來。
感覺有點怪。或許是因為神壇上供奉很多神像的緣故,吃晚餐的時候,我覺得店裡的顧客不多,但是非常擁擠。

10/16‧週五(陰)
一早去小學做志工。我對小朋友們能夠一心二用這點感到非常疑惑。上次有個女孩一直跟我說話,我跟她說:『如果不好好聽同學發言,同學說什麼妳就會沒有聽到喔!』( 因為我專心聽她說話,完全不知道同學說了些什麼。)沒想到女孩居然能夠完整說出同學剛剛的發言。為什麼我做不到呢?難道這也是年紀增長的症狀之一嗎?
最近看書的進度大落後,都是因為在忙OO之旅的原因。我想我會帶梨木香步的《冬蟲夏草》去,然後帶水果跟水煮蛋還有包子上火車。如果一個星期之後,你在火車上看到有人在吃水果大餐或是在看《冬蟲夏草》的話,那個人很可能就是我,歡迎跟我打聲招呼!微笑一下也可以。

(前一次搭火車吃的早餐。)
光是看書的進度大落後,其他很多事也落後許多,所以我話就不多說了。以上。

10/17‧週六(晴)
下午帶外婆跟她的大幫手去外面走走,順便吃晚餐。
我跟母親吃素,外婆不吃牛肉,大幫手不吃豬肉;外婆若吃太奶太油太辣都會腸胃不適。雖然她總是很合群地表示:『大家吃什麼我就吃什麼,大家都吃一樣的就好。』
我們覓食了一會兒,最後來到了一處商場的美食街;有火鍋,定食,也有北方麵食跟鐵板燒。母親想吃拉麵,我則想吃新加坡料理。我對母親看中的拉麵店沒有信心,雖然客人是整條美食街最多的一間。拉麵是師傅現場做的,也有素食的選項,還有炸物可加點,我卻有種"this is not going to go well"的預感。
因為沒有座位,我說服母親改去新加坡料理的餐廳。明明之前吃過,但是她一坐下來就急著問我:你有沒有問她們有沒有素的餐點?
『我們上次吃過啊,』我回答。
『說不定他們換廚師,不做素的了。』她不相信我。
母親獨自去點餐。回來時一臉疑惑:『我說我要點三份餐點,服務生說你點兩份就好,吃不夠可以再加點。』
可是我們有四個人耶。而且是四個大人耶。而且不是四個瘦巴巴看起來就吃很少的大人耶。四個人吃兩份,服務生你也太想為我們省錢了!
點的鳳梨炒飯跟素食小火鍋陸續上桌,還有三疊小菜(牛蒡絲、燙蘿蔓、醃高麗菜)。沒想到我們吃完之後,還真的感覺非常飽。但是我看看別桌桌上的菜餚,都是一人吃一份,還有一家人兩大兩小孩點四份餐點呢!為什麼服務生沒有說服他們點兩份就夠了呢?隔壁桌的情侶也是一人一份;那個女生吃的炒河粉看起來好美味, 男生埋頭吃的肉骨茶麵感覺也不錯。為什麼服務生沒有說:『你們兩個點一份就可以啦!』
結果這件沒甚麼大不了而且稀鬆平常的事變成了我睡前一直再想的事。

10/18‧週日(陰)
母親將近每天都在找東西,因為她沒有真正落實物歸原處的習慣;她常常一到家就把包包放在『放包包』的地方(說穿了就是買來讓她放東西的收納箱)但是不管去哪裡的包包(電腦包公事包皮包便當袋等等)都放在一起,理所當然會一團亂。或者是把學生塗鴉的便條紙一併帶回家,結果她的東西越來越多,我也不敢隨便丟掉。只有在她找不到東西的時候幫她一起找,實在浪費很多時間。之前為了找一顆印章而把整間屋子翻過來,最後還是沒有找到,只好去銀行辦理更換印鑑。最怕要找的東西很小,一個不注意塞在家裡的哪個角落都不知道。也怕她把東西『特意』放在某處,因為最後一定會忘記。
我花了很多時間找多年前朋友送給我的姓名貼紙。在這東西剛推出的時候,朋友就為我做了一份,可是我之前都住在美國,所以遲遲派不上用場。不知道為什麼搬回台灣之後還是沒有機會拿出來用;去年拿出來給母親,因為她沒有自己的姓名貼紙,但是母親說我的名字跟她差太多,所以沒有使用就收‧起‧來‧了。
到底收到哪裡?她也不記得。我只好花一個早上的時間仔細地翻找她的眾多收納箱跟抽屜;還是沒有找到。
一定在家裡的啊!我努力說服自己不要放棄。問題是放在塑膠袋裡的小貼紙,只比一張4X6的照片還要大一點點,完全毫無頭緒它可能在哪裡。
話說我是有整理癖的人,房間裡所有東西都有自己『歸位』的地方,我也一定會把拿出來的東西收回去原本的地方。對於教我要養成這種習慣的母親卻總是把東西丟的一屋子,著實地感到非常不解。

10/19‧週一(陰)
B要去HH面試新的工作;她非常不想去,我想不管這份工作有多吸引她,她最後還是不會搬去HH住,所以這個面試有點像是變相的旅行吧。
HH的美食看起來非常悲慘,至少網上看到的都是如此:大多是咖啡色的、沒有什麼青菜,感覺鹽份就是高到破表的模樣。城市不知為何瀰漫著一種灰矇矇的氣氛,當然,這都是在網上看到的,而且令人訝異的是去HH觀光的人好像不多,我在搜尋網站上找不到什麼可靠的資訊。
為了讓B有個比較有趣的旅行,我們一起玩photo scavenger hunt的遊戲。我跟B各自出給對方11項題目,以及三題加分題。以下是我的題目:
1. 樹
2. 亮晶晶的東西
3. 貓、狗以外的任何動物
4. 聯想到x files的
5. 黃色的
6. 書裡的一句話
7. 零食
8. 時鐘(不能是家裡的)
9. 傳單
10. 數字8
11. 條紋
加分題: 垃圾桶/公共電話/wifi標誌
我很期待。

10/20‧週二(陰)
我遲遲沒有打包去OO的行李,雖然早就開好了行李的清單。打不起勁來打包,感覺非常得奇怪;我真的非常期待去OO啊!
靜香跟我說的蚊蟲藥還沒買到,打算後天去做校園志工之後在學校附近的藥局買。這藥膏不知為何沒有在大量的通路販售,但外婆家附近有賣。送外婆回家之後,我獨自走去不熟悉的街道購賣。老闆娘交給我沾滿灰塵的一紙盒,我定睛一看,居然已經過期了兩年九個月!!我便很不好意思地對她說:『如果買過期的回家會被罵。』
明明她也沒有要刁難我或是要說服我接受這罐過期的藥膏,我為什麼要說謊呢?
藥膏是我自己要用的;當然如果我傻傻地買回去,一定會被母親念。可是我為什麼感覺要出打媽媽牌才能夠全身而退呢?這真是太奇怪了。

10/21‧週三(陰)
母親的朋友送來了一大塊冬瓜;我們決定把它紅燒來吃。只是起油鍋爆香薑片,然後用香菇素蠔油小火慢慢燉,但是非常好吃!

還裝了一碗給要好的鄰居,自從我們家吃素之後,母親便很少跟朋友分享自己的廚藝;我認為每家媽媽煮的菜味道都不一樣,所以難得吃到別人家的家常菜也是件很有趣的事。
我終於把姓名的貼紙找出來了,然後一一地貼在要帶去OO的東西上。一開始貼環保餐具跟雨傘的時候還不覺得,但是當我把自己的名字(還有一隻小狗圖案)貼在蚊蟲藥跟綠油精,以及悠遊卡套上的時候,頓時有種自己還是小學生的錯覺。小時候都會把名字貼在帶去學校的東西上面,但是長大之後卻不用做這件事了,為什麼呢?
此外,看到朋友送我的姓名貼紙在這麼多年後終於派上用場,我感到莫明的高興,感覺終於沒有辜負朋友當年的好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