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最長 投保簡便 贊助
2015-10-09 01:12:51兔子先生

『變成家事的興趣』

10/1‧週四(陰晴不定)
我今年想要看三百六十五本書,所以一天至少要看一本書。最近好像遇到了瓶頸,明明已經跟圖書館借了很多本很有興趣的書,但是每個下午要開始看的時候,都會感到莫明且異常的睏。好像過去三天都先睡了一個鐘頭,才又爬起來看書。
最近跟小朋友上『恆心』。我每天都在做很多根恆心有關的事,像是每天看一本書、每天抄一部分的經、當然還有兩個月前開始的每天寫日記。這些事都是我心甘情願要做的,也是我發自內心想要做的,但是當我加上了規則,就好像沒有那麼好玩了。
可以把hobbies變成chores,大概算是我的本領之一吧。
幾年前,我跟一群外國的網友一起玩『picture scavenger hunt』。每個月初都有出25-30項題目,目標就是把每一項題目拍下來。有些題目很抽象,像是『sour』或是『boredom』,也有再分明不過的 題目,好比『腳踏車』。 我當時玩的十分起勁,唯一的缺點是沒有現實生活中的人跟我一起玩。後來,那個網站也下架了,那些網友也失去聯繫了。

(這張的主題是:HUGE)
有些時候真希望我可以跟胖虎一樣,強迫身邊的朋友跟我一起玩我想要玩的遊戲。

10/2‧週五(晴)
陪母親去看醫生,照了肌肉超音波。醫生說了類似不好好復健就等著開刀的威脅話,但是語氣風輕雲淡的可以,連『開刀有一定的風險』這種話都說的像是在說『下次約星期五九點』。我站在一旁覺得都要昏倒了。
所以真的要好好地督促母親去做復健,然後不讓她做家事,以後也不能搭公車出門了!(因為不能拉手環)。
醫生告知的診斷實在非常令人心慌,結果我午餐吃的一蹋糊塗,連怎麼回家的都不太確定。
只記得吃了炸湯圓。為什麼會吃到炸湯圓呢?難不成我不小心跑到人家的婚宴吃了酒席?太奇怪了。

10/3‧週六(晴)
活動滿檔的一天。回家後連飯都吃不下,就直接上床睡覺了。
很莫名地跟L牽了手,卻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我本來應該要因為如此心術不正的理由而心中竊喜,卻因為這件事的後果而不知所措。絲毫不知情的L其實對於發生在 我身上的事十分高興,但是說穿了,我只是想要多得到一點跟她相處的時間而已。為人單純而且絲毫不知道我別有居心的L,應該永遠不會知道今天發生的這件事其 實都是因為她。或許我也希望她永遠都不要知道我如此的一面。

10/4‧週日(烈日)
與母親及友人阿姨一同去黃石市場吃冰。我們家在這間冰店吃了至少二十五年的冰。現在一盤賣50元;我們從25元的時候就開始吃了。而且以前的冰跟冰山一樣巨大。其實冰吃完之後還是可以在去跟老闆娘要冰,所以一盤冰可以當成兩盤吃。
我點了芋頭、小紅豆、花生、還有綜合湯圓。看來我也開始點這種大人的配料的。想當年我都點粉圓涼圓,姊姊都點愛玉仙草,父親總覺得這種料太廉價,一定會念個兩三句。
在德州度過的最後一個暑假,終於有人開了一間賣刨冰跟台灣小吃的餐廳。當時一碗賣三塊半,真的非常的貴,現在一碗都可以賣到六七塊了,卻還是有人買。抱怨一碗刨冰賣50元的我,非常站不住腳。
大二那年我在洛杉磯的台灣小吃店打工。當時我可以愛喝多少珍奶都沒問題,卻沒有瘋狂的喝。就跟我與A君交往的時候,三天兩頭的晚餐都是炸薯條跟橘子汽水,結果每次都想吃沙拉或是炒青菜。這就跟我搬回台住八個月,卻只喝過一杯珍奶,是一樣的道理。
原來如果要孩子吃的健康,就得先讓他吃一大堆不營養的食物才對!

10/5 ‧週一(晴)
又到了拜訪老人公寓的日子。
上次慶祝父親節,這次換慶祝重陽節。請了彈吉他的樂手以及薩克斯風四人組一同去表演,然後我們唱歌跟伴舞。唱了<望春風>、<綠島小夜曲>、<榕樹下>、 <小城故事>等歌曲,還表演了<月亮代表我的心>的手語歌。去老人公寓探望爺爺、奶奶們的時候,真的要放下所有身段以及驕傲。我對於自己大大方方地可以大聲唱出<望春風>這首歌曲,十分高興。想起我第一次去的時候,做什麼事情都很不好意思,覺得真的有進步。
晚上陪母親去醫院照MRI。我們因為說明單上寫著『請勿穿有鈕扣的衣服』而把整個衣櫃翻了過來。母親不知為何,找不到任何一件沒有扣子的上衣。她原本拿定主意要穿一件我的短袖T恤,但是因為那件 上面有跟很俏皮的熱狗圖案,我覺得她這個年紀的人穿這樣的衣服去醫院做檢查好像有些不妥,兩人辯論了很久。最後我打去醫院詢問,才知道可以去那邊換它們提供的衣服。最後,母親穿了很多扣子的Polo衫跟牛仔褲出門。
母親的穿著打扮總是很年輕的。

10/6‧週二(晴)
一早去附近的小學做志工。我的班很乖巧也很合作,大部分的孩子都踴躍發言、分享。走過隔壁班的時候,我剛好聽到三位志工媽媽跟小朋友的談話。男孩在教室外整理國語習作簿,志工媽媽請他進教室,他說:『妳不要管我,妳去做妳自己的事。』口氣非常凶惡。
很難想像這是個才九歲的小學三年級男孩。
志工服務結束後,我們搭公車回家。等車時剛好遇到不遠的特殊教育學校的校車。想必今天是他們校外教學的日子吧!我舉起手來跟車子內的小朋友打招呼,其中一個 男孩立刻回頭跟座位後的同學說。兩個十多歲的大男孩就在那不停地跟我們揮手。當車子要開走的時候,我把手舉高,劃大了手搖擺的弧度。身後的男孩送給了我好幾個飛吻。
不知道我為什麼看了好感傷;一整天腦中的畫面都是那男孩跟我揮手的影像。雖然有點難過,但是也有點甜蜜。

10/7‧週三(晴)
母親的課再過一個月就要結業了,會舉辦大型的結業典禮。我們都很期待去參加。
我除了有出席高中的畢業典禮之外,大學跟研究所的都缺席。我常常會回想起那個六月天;不是因為那天我選擇跟當時喜歡的男生坐一起而拋棄了最好的朋友(我們學校讓學生自己安排坐位),也不是典禮結束後我們去港式西餐廳吃了鴛鴦炒飯,而是因為當晚我跟母親大吵了一架。
畢業生要提早到校準備,家屬則一個小時後入場。我不知為何感覺母親不想要參加我的畢業典禮,所以在出門之前說了句血氣方剛的話;一句類似『不然妳就不要來』或是『要來不來隨便妳』的話。母親跟姊姊還有姊姊的朋友一起來,但是看起來好像沒有很高興。
我事後才知道我出門過後,母親在浴室裡摔了一跤,把手給拉傷了。當時她吩咐姊姊,要姊姊保密別跟我說,以免破壞我的好心情。
我們從來沒有討論過那件事;不管是她摔跤的事,還是我一時口快傷了她的心的事。這是我希望母親忘記,自己卻怎麼都忘記不了的其中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