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感覺老心情就不好 贊助
2014-04-23 00:00:00兔子先生

挑戰一個月:Day 4:牙

三十歲了還在長智齒實在很討人厭。上排的兩顆智齒長了,蛀了,然後拔了。下排的智齒在拔上排的時候,都還沒有長出來。牙醫師跟我說,下排左邊的智齒是正的,但從X光片上推估,下排右邊的智齒會被前面的牙齒擋住而長不出來。她建議,左邊的智齒長出來之後可以考慮拔掉,但是右邊那顆應該不用擔心。

這個牙醫師曾是父親的客戶;去年爸爸牙痛想要去看醫師時,我們才知道她原本在永和的診所已經收業,左右鄰居都不知道她的新診所般到哪裡。

這幾天在長的智齒就是當初牙醫師說不用擔心的那顆。

長牙真的是很痛的一件事。中午一點胃口都沒有,連一包雞絲麵都吃不完。



(加了秋葵跟海帶芽的雞絲麵是經常出現在我餐桌上的key player.)

高中時有個同學,爸媽給她取了個很漂亮的名字:依莎貝爾。
我們一起做過小組報告,還交換過聖誕禮物。但是依莎貝爾不管從背面看還是正面看,就是個實實在在的Tomboy。雖然她留著長髮,但是看起來就像是個留長髮的男孩子罷了。她是我們班最瘦最小的女生,身材也跟個小男生一樣沒發育。加上她的爸爸是位牧師,而她生命的意義彷彿就是為了反抗爸媽。她高二就開始抽菸,連在課堂上也髒話連篇,幾乎每天都會被送到訓導處或是留校察看。高二下學期,她開始要同學稱她為Izzy,最後高中也沒有跟著我們大家一起畢業。

她其實是個個性不壞本質也不惡劣的人。我也不覺得她是交了壞朋友,就只是單純地想反抗而已。對她來說,反抗是長大的表現。

我對她最深刻的記憶就是她長智齒的時候。一顆長好之後又繼續長下一顆,就這樣持續著讓她一直在長智齒的地獄中。她不但帶著冰袋上課,還吃嬰兒的食物泥當早餐跟午餐。當時同學們都還沒有人開始長智齒,所以沒有人知道Izzy的痛。現在回頭想,每個人感覺痛的程度都不同,即使兩個同樣在長智齒的人也不會有同樣的痛苦吧。只是很諷刺的,我們當中個子最小,看起來最孩子氣的人,居然是第一個長智齒的人。

或許對Izzy來說,她不是在反抗,只是在改變而已。像毛毛蟲變蝴蝶,蝌蚪變青蛙,改變是成長最容易證明的方法。

前天,我花了一個小時幫小學同班同學的新生兒取英文名字。才出生不到三週的他,一切都是如此新鮮。我用力按著自己的右邊臉頰止痛,然後想著這個孩子會順著爸媽還是逆著爸媽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