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自來水可能會有潛在汙染源 贊助
2020-12-04 04:00:00天光

【2020舞弊疑雲】美國民主真沒問題嗎?

【美國民主真的沒問題嗎?】
  
問:美國的選舉舞弊跡象看來似乎很嚴重,為何川普陣營仍然難以獲得足夠的平反?
   
答:若您是台灣人,請先冷靜下來看自己內心,問自己:「我是否在用台灣選舉的衡量標準,來看美國大選?」
   
如果用台灣的媒體及司法環境來看美國,美國早已瀕臨「群眾革命」的邊緣,隨時可以發生類似「數千萬人民走上街頭,宣佈政權更迭」的邊緣。
 
川普指控拜登與民主黨「軟體舞弊」,而且言之鑿鑿,甚至有統計專家與資料科學家均發現數據異常。加上開票夜晚的異常數字跳動,乃至數十人指證發現人為疏失或造假.... ,這些,早就會讓檢察官積極偵辦,開始大量約談,絕無「駁回不受理」的空間!而且主流媒體必然不敢集體聯手壓新聞,社交平台也不敢公然封鎖消息流通。美國民眾應該會大量出現焦慮急診,甚至有人自焚抗議、或持槍衝進民主黨總部....之類的激烈行動。
  
但此邏輯,完全不適用於美國!
  
即使選舉舞弊確實存在,川普陣營仍然很難順利翻盤!為什麼?
  圖:20201202紐約上空流星大爆炸出現白光 (來源:網路)
根本的原因在於美國社會陷入集體的「體系怠惰」!
  
以下說明台灣人在思考此事時,容易陷入的誤區:
  
首先,美國是人口規模比台灣大十幾倍,且土地面積比台灣大數十倍的超大型國家。也因此,「訊息流通量」也必然會比台灣規模大許多倍。目前看到的各州「舞弊跡象」,從美國人眼光來看,都只是「各地零星」的選舉爭議,還沒發展成「全國性議題」。
  
其次,台灣地狹人稠,多數人居住於都會區,很容易集結起來形成街頭群眾。但美國地廣人稀,交通時間成本高,要讓廣大鄉村群眾(共和黨支持者主要住在鄉下)集結起來,一起湧向都市成為街頭群眾,難度遠大於台灣。
  
第三,美國的言論自由環境已經超過二百多年,各式各樣的選舉欺詐事件,和落選者不服輸的各類指控,早就見怪不怪,缺少新鮮讀。所以,親民主黨的主流媒體和都會中產階級,至今仍沒太大興趣深入研究選舉舞弊的嚴重性有多高。而且他們對川普的印象就是「滿嘴謊言、不擇手段、愚蠢狂人、缺少君子風度」,因此對於川普的任何指控,在先天上都先將信賴感打了三折,傾向於「你們的人在編故事」。而有了「冷漠麻痹感」。
      
這也導致「挺川普運動」目前雖激起一定火花,但熱情顯然不足,只像是選舉延長賽的造勢集會。
  
第四,美國的司法體系,無論檢方或法官,主要都是由知識菁英組成,這群人先天上本來就傾向民主黨,討厭川普的風格。加上前述「冷漠麻痹感」心態,導致司法工作者對於川普陣營提出的「人證、物證」,都要先嚴格檢驗其合理性與完整性,才能決定是否受理。如此就導致「駁回不受理」的比率非常高。
     
第五,由於美國的誹謗罪很難成立,且罪責很輕,因此各式各樣的陰謀論大行其道,經年累月,歷久不衰。「陰謀論」早就是社會大眾習以為常的家常便飯。
   
多數美國人都是用「聽聽就好,不必太認真」的態度,在對待陰謀論。而主流權威媒體,尤其是百年歷史的全球知名媒體,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和重要的傳播媒體如CNN、NBC、ABC...等等,也早已養成「遠離陰謀論」的立場傾向。除非證據相當明確,否則這些媒體寧可不報導,寧可錯過獨家新聞,也勝過報導虛假新聞而導致聲譽受損。
  
再加上,這些媒體多數親民主黨,也嚴厲反對川普,這樣的心態,使得川普陣營指控的選舉舞弊情節,儘管看起來相當駭人聽聞,卻仍不足以吸引前述這些知名大媒體跟進追蹤報導。
   
若真的證實民主黨高層在多州發動大規模選舉舞弊,將成為美國建國二百多年來最嚴重的醜聞。這些媒體大概認為如此的嚴重程度要證實為真的機率太低,不可能發生,所以傾向於靜觀其變。
  
(必須注意:美國民主文化的精髓在於,即使是勝選方的民主黨支持者,堅定捍衛選舉公平性的程度,並不亞於共和黨支持者。這也就是為何民調顯示,橫跨紅藍,高達85%的民意,認為選舉爭議應該仔細釐清,而非儘速公佈選舉結果。之所以冷漠麻痹,單純是出於「不輕易相信政客」的心理本能防衛機制。)
  
結論:從「新大聲」媒體集團(新唐人、大紀元、希望之聲...等)對於本屆大選舞弊的大量報導看來,拜登陣營與民主黨高層顯得十分可疑,而且選舉舞弊幾乎不可能完全沒有,跡象目前看來似乎很明顯。然而,川普想要依靠司法訴訟翻盤的機率,卻仍然相當低。根由就在於前述幾點原因。
   
筆者希望美國的司法體系拋開對川普本人的成見,而採取更嚴格與積極主動的態度,介入調查此案。
  
即使是老牌的民主國家,有悠久的自由價值與民主文化,但「體系怠惰」本身,對民主政治仍將帶來嚴重後果。若真有人能依靠大規模選舉舞弊當選,帶給美國社會的成本代價,絕對遠超過世人的想像!
  
2020-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