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人比賽中暑脫水怎麼辦? 贊助
2020-07-25 04:00:00天光

【用政治供養佛法,有何功德?】

【用政治供養佛法,有何功德?】
  
信佛很虔誠,修行很精進的梁武帝,是東亞歷史上第一位吃素且大力提倡素食的皇帝。對佛經也深入研習,親身實踐修行,講經說法曾有很大的感應,看見漫天花雨墜落的奇妙殊勝境界。這是天人才能享有的境界。
 
有天,他問天竺東來的高僧達摩:「朕下令抄寫佛經、建造佛像、佛寺,供養僧人、協助僧人出家弘法,不計其數。請問達摩大師,我做這些好事,能有什麼功德?」
 
達摩本來應該回答這張照片的內容。然而,達摩卻回答:「沒有」。
 


之後的故事許多人都聽過。熟悉此公案的學人,會知道達摩與梁武帝後面的對話更精彩。
 
達摩的回答錯了嗎?
 
也不是。
 
達摩只不過沒有按照梁武帝期待的「標準答案」來回答,以免增長梁武帝對功德的貪心與執著,以及驕慢之心,同時也替梁武帝更進一步的體悟機會預先鋪路。
 
達摩的回答是這樣的:「這些都是人道與天道的善業,會感召善的果報,然而如同會漏水的杯子無法真正裝水喝一樣。這種“有漏功德”就像跟著身體移動的影子一樣,雖然在享福報時感覺好像有功德,但這並非真正實在的功德。」
 
因此,當時修得很好的梁武帝,福德智慧都已經很大了。他知道達摩雖然不照標準答案回答,卻講得很有道理。於是他很恭敬地問達摩:「怎樣才算是真實的功德?」
 
達摩回答:「清淨的智慧,勝妙圓滿的本體,是無垠的虛空與寂靜,這樣的功德,不能透過人世間的善惡分別執著來追求。」
 
梁武帝不愧是優秀的佛學大師,知道達摩談的是佛法中最核心的真理,於是問:「佛法聖諦中所說的“第一義”是怎樣的?」梁武帝當然學過「第一義」的概念,也有所思惟體會此,有自己的觀點與詮釋。但他此刻再問達摩這個問題,不是為了聽達摩講述「標準答案」,而是想聽看看這位深受誌公大師(梁的國師)讚歎的天竺法師達摩,是否真有過人的見解或對勝妙境界的體悟。
 
(請注意,梁武帝此時已經收起「朕有功德」的驕慢態度,而是非常真心在請教達摩至為珍貴的佛法最高真理。)
 
達摩這樣答:「廓然無聖」(無垠廣大,沒有“聖”這樣的分別執著)
 
梁武帝對這個回答很有感覺,那瞬間,他似乎感覺到了金剛經所說的「無人相、無我相」,一時之間有種超越「主體vs.對象」的“合一感”。
 
於是他問:「對朕者誰?」(在我面前的是誰?)
  
(請注意,不曾學過禪宗公案的梁武帝,忽然出現類似禪師機鋒般的對話,這顯示他已經超越語言文字表象,對“心”產生一定的體會,似有所悟)
  
達摩這時候的回答,是整場對話最核心的精華。達摩回答梁武帝曰:「不識」(不知道)。
  
曾經參過禪宗公案且有一定體悟的人,會感覺到遠道萬里而來的天竺名僧菩提達摩,此刻正把畢生所學佛法、所體悟的佛法,和盤托出,全不藏私,要交給梁武帝。這是以無量無邊廣大的法身,給予梁武帝蕭衍的一次至高至妙的大圓滿灌頂。
  
達摩的回答自然是非同小可,否則不會被誌公大師(人稱觀音化身)讚譽為「觀音菩薩傳佛心印」。(誌公和達摩都被世人稱為觀音)
  
梁武帝雖然領受了,可惜,卻沒有在這一瞬間證悟,因為他只淺嚐了一小口,卻無視於滿桌全席好菜。這是無始以來根本無明障蔽的緣故。
   
無明必須打破,才能夠明心見性。而梁武帝在那電光石火的一瞬間,未能放下一念執著,也就未能打破根本無明。
   
於是,梁武帝只能繼續依靠「人天福報」,在暗室中享受黑暗,繼續當快樂的盲人。無法如同明心見性的覺悟者那樣,開燈照亮,滿室光明,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
  
之後,達摩自知對梁武帝能做的,已經到極致了,便不辭而別,悄悄離開。
  
梁武帝錯過證悟機會後,聽身邊的誌公國師講說:「這是觀音菩薩在傳佛心印」,才開始感覺到後悔。他悔恨當時當時沒能把握住契機,將達摩給的大法完整承接下來。於是派遣使者去追,已來不及了。達摩已經渡江北上到嵩山去了。
  
後來,達摩在嵩山面壁靜坐了九年。之後遇到禪宗真正的傳人-神光法師-,也就是後人所稱的二祖慧可。
  
圖:取自網路
  

 
 
緋裳女 2020-07-25 06:00:32

受益良多!

版主回應
謝謝妳! 2020-07-27 02: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