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維佳 活出自己的精采 贊助
2014-11-28 04:00:00天光

【胡志強為何綽號「台中胡亂鏟」?】



前言:

胡志強在2014選舉中,積極爭取連任當17年市長,但僅僅從其對於「綠地」的態度上,就讓人對其施政充滿憂心。也因此,相信這也是眾多中間選民今年倒向支持其對手林佳龍的主因之一。
 
 
一、史上最瘋狂的市地重劃規模,大量綠地遭縮減
 
現代都會區人口,最大的煩惱之一,在於都會區因人口擁擠與交通超載而導致的空氣汙濁,以及都市熱島效應。因此隨著都會區規模擴大,人口日益稠密,「綠地」的重要性與日俱增,成為都會區人類生活最珍貴的資源之一,猶如沙漠中的綠洲。
 
然而,台中市史上最大規模的綠地縮減行動,就在老胡任內「實現中」。

請參考:台中市重劃區10年內將釋放全市約700到800公頃建地,是否會衝擊土地價格及房市?

胡志強當了13年市長,最自豪的一點,就是稱台中市的政府負債是五都最低。胡宣稱這是市府財政管控良好、財務體質健全的表徵。然而,實情真是如此嗎?
 
事實是,老胡任內的市府之所以「生財有道」,主因是依靠台灣各地縣市長最傳統陋習-「大量土地變更」,變賣祖產。胡志強任內的市地重劃數量,是歷任台中市長最高。他幾乎把所有舊台中市區所有農地與傳統村落全數消滅,重劃為建商最喜歡的工商或住宅用地。另外對於舊台中縣區,也開始積極複製他在舊台中市區的大量重劃賣地模式,將眾多青翠綠地或農田,變成黃澄澄的工地沙漠。
 
台中市近年來給外界的主要印象,除了BRT、金錢豹,大概就是七期重劃區的豪宅群。而七期豪重劃區始於前市長張子源規劃,但卻是在胡志強任內才讓豪宅大量興建完工,造成台中房價泡沫居高不下,豪宅空屋率超高;且整個台中市商業重心轉移到七期,導致中區在短短幾年內快速沒落,胡志強至今對於中區沒落的趨勢未有積極因應。在這過程中,整個七期重劃區原有的綠地幾乎全數消失,僅規劃面積不大的夏綠地草坪公園,成為豪宅區僅存的門面點綴。
 
對於胡志強這種「賣綠地換沙漠」的「工地沙漠淘金」市政手法,對手林佳龍擔任立委時,就強烈批評。而今年選戰民調顯示,胡志強的「過度重劃」不僅無助於用土地經濟利益綁住選票,反而多數選民似乎並不認同此種「胡作非為」的浮濫重劃作法。於是大量民意倒向林佳龍。
 
對此請參考:林佳龍《重劃土地在台中市所造成繁榮背後的隱憂》
 
 
 
二、矛盾老胡,邊喊護樹邊砍樹?
 
胡志強雖然大量縮減綠地,但任內卻又表現出對於樹木保護的積極態度;作出過幾次有意義的象徵性宣示。例如,
 
請參考新聞:粗暴移樹 胡志強震怒 重罰台中捷運工程包商
 
最具代表性者,是對於台中興富發大樓建案危及千年茄苳樹生存的事件中,曾經到場親自關切,並透過政治手腕,以承諾以地換地的方式,讓興富發公司對建案喊停,使千年茄苳樹暫時解除一場浩劫。
 
請參考新聞:搶救千年茄苳樹,胡志強指示救樹如救人
 
此外,胡志強任內,在護樹團體強烈催促下,制定了《台中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簡稱「樹保法」。
 
根據《台中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樹齡50年以上,或樹樹幹離地1.3公尺以上,樹胸高直徑0.8公尺以上,或樹胸圍達2.5公尺以上者,就屬於應該公告認列的珍貴老樹。
 
詳見:《台中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
 
在台中縣市合併前,原台中縣列管百年以上老樹,原台中市列管70年以上老樹,合計共225棵珍貴老樹。縣市合併後,遲至2013年4月24才完成《台中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公告。
 
不幸的是,雖然胡志強自認對樹木保護多所盡心盡力,但一個「以大量縮減綠地當作自豪重大建設」的市長,即使再三宣稱重視樹木保護,也必然會被認為只是政治作秀。
 
 
 
三、台中市府大玩兩面手法,與公民團體公然對幹
 
以下用今年(2014)年發生的青海路、黎明路口護樹運動為例,說明儘管胡志強一再宣示重視樹木保護,但其統治下的市府,在樹木保護議題上,卻充滿偽善與狡詐。
 
時間倒回2014年1月16日上午,台中市府舉辦「十二期聯外道路包括青海路、上安路及至善路鄰近改善工程」開工動土典禮,出席ˊ者陣容龐大,包括副市長黃國榮、建設局長吳世瑋、西屯區公所區長徐仙卿,國民黨籍三位市議員黃馨慧、劉士州、陳成添,以及多位里長。
 
由這出席的大陣仗,可以看出,雖然只是一個面積小小的道路拓寬工程,市府卻非常重視!
 
隨後,台中市府宣布將於2014年3月26日首次舉辦「台中市城市樹木論壇(官方版)」;而《台灣護樹團體聯盟》則搶先於2月23日舉辦「台中市城市樹木論壇-民間版」,希望透過民間輿論壓力對市府施予影響作用。
 
為了326的城市樹木論壇,台中市府與護樹團體、景觀公會等代表,進行過多場「會前會」。在這段期間,護樹團體抨擊市府發包工程造成眾多樹木無可挽回的死傷,市府則一律以官式回應,再三強調重視樹木保護,尤其是老樹保護,卻沒正面回答該如何解決護樹團體所擔憂的問題。
 
市府真的重視老樹保護嗎?
 
 
位於台中市青海路、黎明路口的3棵老榕樹,估計每棵樹的樹齡平均約百年,由於道路拓寬工程,而使其中2棵慘遭斷肢式移植;這種移植方式,使這幾棵老樹未來即使移植,壽命必然大減,且短期幾年內死亡風險機率大增。此事引起關心樹木的公民與護樹團體重視,發起了相關抗爭。
 
此次護樹抗爭詳情,請見公民記者傅東森的影片:
 
按理說,既是市府如此重視的工程,又牽涉到3棵依法應保護的百年老榕樹,加上城市樹木論壇召開在即,在此時機點下,市長胡志強不可能不知道砍掉這幾棵老樹的嚴重性。即使拓寬道路政策已定難以轉圜,至少也應該要叮囑吩咐,指示建設局在進行施工時,特別小心不要過度砍枝,造成老樹傷害才對。
 
但老胡顯然不願意這樣做,老胡的態度,釋放給底下建設局官員所解讀出的訊息,必然是對老樹「殺無赦」。否則基層官員焉敢放任包商如此恣意妄為?
 
值得更進一步探討的是,市府為何選在「城市樹木論壇」召開前夕時機點,進行此種粗暴砍樹工程?難道是為了給護樹運動的公民團體一個下馬威?
 
護樹團體抨擊這是市府的兩面手法;一面召開樹木論壇,企圖包裝出市府重視樹木保護的假相,一面卻趁護樹團體不注意時,突襲砍掉珍貴老樹。
 
 
此事真要深入追究,必須從利益團體的角度來出發思考,才能明白此事來龍去脈。
 
拓寬工程起因為青海路、黎明路口,因原有道路上槽化島綠帶,使青海路有完全雙向對接,車輛必須繞行槽化島,容易造成塞車與交通事故。而早期的都市計畫圖卻不是這樣規畫。於是前國民黨市議員黃淑芬於2010年9月份左右,提案要求將此槽化島綠帶縮小面積,以符合舊有都市計畫圖,並解決交通問題。
 
然而,早年青海路與黎明路建成時,之所以沒有完全照舊有都市計畫圖施工,而保留更大面積的綠地,主因就是為了保護這幾棵上百年的珍貴老榕樹,在衡量交通需求與護樹價值的輕重之後,所做出的妥協安排。此外,在台中市樹保法通過後,依法應將此三棵符合標準的珍貴老樹列入保護,禁止砍伐移植。今天黃淑芬的要求,等於是要求市府要砍掉這幾棵珍貴老樹。市府建設局據說就是在市議員黃馨慧壓力下,刻意忽視樹木保護法規,忽然採取突襲式強行砍樹移植工程,和民間護樹團體公開對幹。
 
地方盛傳,道路拓寬所帶來的相關利益,包含工程款與鄰近地段地價上漲等,是前後任國民黨市議員黃淑芬、黃馨慧之所以忽視珍貴樹木保護,堅持逼迫市府非執行拓寬工程不可的主因。
 
護樹團體雖對此工程多所抨擊,也提出相對應的替代方案以解決交通問題,無奈胡志強聽不進去,放任市府「胡作非為」。台市政府一改當初「保留老樹」的原旨,硬要用其「開發主義」的思維,凌駕於護樹價值之上;背後的價值思維顯而易見,就是認定這幾棵百年老樹的保護可以捨棄,而這個路口塞車的問題不能不解決。
 
仔細想想,保護這3棵老榕樹,真的不如解決塞車問題重要嗎?
 
從人類文明發展的角度而論,資本主義模式下的經濟發展,必然以無止境的都市化與綠地縮減作為代價。而隨著都會區人口日漸稠密,「綠地」與「樹木」的重要性與日俱增,而換算成金錢價值後,保護都市樹木與綠地所能創造的經濟利益,更加驚人。
 
今日解決塞車問題,強制縮減綠帶的做法,只能讓青海路變得更順暢些;但砍掉兩棵近百年老樹(號稱移植,其實等於砍死),卻等於使當地喪失兩座超大型的「空氣淨化設備」;也等於使台中市、全台灣、乃至整個地球,損失了兩座「超大型造氧減碳機」。在未來年代,這個代價將遠超出我們今日的想像。
 
 
 
四、砍樹與殺人,皆有相似的「暴力」本質
 
歷史上眾多血腥屠殺事件,發生的時刻,主政者當下的決策動機都相當可疑。
 
許多歷史學家探討過,主政者在採行大屠殺決策的前夕,由於要應付日益升高的民間抗議聲浪與緊張局勢,往往會採取兩手策略:一邊應付抗爭者,虛以尾蛇,一邊卻調動大量軍警部隊,等待突襲時機。
 
等到軍警忽然出動,將非武裝的抗爭者視同敵軍般殺死時,無辜者感受到的是被殺個措手不及;震驚於主政者為何原本態度和善願意溝通,如今卻一夕變臉。
 
國人所熟悉的台灣二二八事件、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韓國光州事件...,都俱備這樣的「兩手策略突襲模式」。
 
在前述大屠殺事件發生後,主政當局的最高層首長,往往會在面對外界質疑時,佯稱「不知情」。二二八事件後的蔣介石、六四事件後的鄧小平、光州事件後的全斗煥,都曾經以此態度回應外界的質疑。

而如果將事件縮小來看,即使在現代民主國家,主政者與公民團體間,也經常存在這樣的交鋒模式。

大埔案中,劉政鴻一面與公民團體談判,一面卻趁公民團體北上抗議時,調度600位警察突襲強拆張藥房等四戶,造成張藥房老闆陷入憂鬱,後來死亡;劉政鴻一句「機不可失」,道盡其機關算盡的動機祕辛;此種心態與大屠殺事件的主政者,如出一轍。
 
當然劉政鴻也對張藥房老闆之死因,表現出一付哀戚的態度,但避談責任歸屬問題。
 
此番,形象原本比劉政鴻好得多的台中市長胡志強,其統治下的市府,竟也在護樹這事情上,採取了和劉政鴻政府一樣陰險而邪惡的決策模式!亦即一面以召開論壇的方式呼應公民團體訴求,一面卻放任包商粗暴強砍老樹,採取剃光頭且斷根斷枝的移植方式,等於要致老樹於死地。
 
因此護樹盟對市府提告,追究行政與刑事責任。
 
詳見:公民團體護樹 提告市長胡志強圖利包庇
 
就法律角度而論,若說市府只有建設局發包施工的單位監督不周之責,顯然說不過去。台中市長胡志強,無論知不知情,其放任政府局處如此對待老樹,都難逃責任。
 
 
 
 
結論:
 
胡志強所自豪的「大台中,實現中」諸多重大建設,其實是一種「賣綠地換沙漠」的「工地沙漠淘金」市政手法;此根源於其根深蒂固卻大而無當的開發主義思維,因此其所自豪的建設,無一不是以縮減綠地、違背自然做為代價。
 
本文所舉的青海路、黎明路口砍樹事件,僅是胡主政下的市府眾多「胡作非為」行徑的冰山一角,媒體報導篇幅也遠不如其他更受關注的公民議題,例如企鵝館、台灣塔、雪谷纜車、神岡浮圳、石岡國道反隧、BRT...等等。然而由小觀大,從這個砍樹事件的小案例中,已可具體而微充分解讀出老胡的思維盲點,與其施政風格受人詬病的根本原因。
 
可以說,胡志強就是近年來「台中沙漠化」的最主要元兇!其綽號「台中胡亂剷」果真不是浪得虛名!
 
本文無意否定胡志強13年來所有施政成果。客觀來說,胡志強在七期市容美感、改善治安、國際化、提高市民藝文活動參與率、與大眾運輸搭乘率等方面,確實有所貢獻。然而,其施政所導致的「房價泡沫」、「大而無當的建設」等施政弊病,以及「台中沙漠化」的嚴重趨勢,所產生的歷史責任,卻也是老胡注定逃不了的。

影響深遠的台中沙漠化趨勢,也必將成為下任市長與後繼者們,最嚴峻的市政挑戰!
 
 
 
------------------------
其餘參考資料-
 
 
1.台中市府官網新聞:青海路、黎明路口道路進行拓寬工程 提升交通行車和公共空間品質
 
2.勁報新聞:中市12期聯外道路及其附屬設施改善工程開工典禮
 
3.台中市府官網新聞:臺中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經行政院核定 4月26日實施
 
4.現有《臺中市樹木保護自治條例》:
 
5.最後的一棵樹~台中市沙漠化進行曲
 
 
 
225-226青海路、黎明路抗爭相關新聞請見:
 
1.公視:老樹斷頭斷根移植 中市護樹者怒
 
2.自由時報:中市府粗暴移樹 護樹盟要求胡志強道歉
 
3.中國時報:百年老樹移植遭剃頭 護樹團體抗議
 
4.民視:老樹斷根太粗暴 樹盟控市政府瀆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