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日本mercari運費0元 贊助
2022-04-05 21:18:38Solo

霞客行6:海浪與北風銜接

霞客行6:海浪與北風銜接

  很久沒放那麼多天假,走進師部大門,自師部走回連上有一點多公里遠,而十二月此時,楊梅台地上北風呼呼吹嘯,天空有幾顆星,不若基隆那陰雨的天氣那般溼冷。一路地在無燈的夜路上走回連上,無燈的夜路我很習慣,那一公里多遠的路,與老家的海邊長堤有點比,只是在這兒沒有海浪聲,但多了風聲!一路走著,我已暫時甩開所有書本了,正當且合理地開啟離家出走的生活模式。

  想到離家出走這個詞兒,想起在九月入伍前,像往常那樣隻身一人坐自強號南下台南,去向小姐姐辭行,又在成大聊了一夜,天一亮又坐自強號北上。府城小姐姐還笑話我,野馬弟弟體力很好喔,每次都是晚上到,聊了一夜,天一亮又坐火車快閃閃人,你都離家出走來台南找我,然後一下子就離開了,明年六月你來台南我再度為你慶生時,你都已經是阿兵哥了,不知會變成啥模樣?之後,小姐姐又在禮賢樓請我聽歌,當然還有她準備的威士忌,就是這首歌,旋律普普但歌詞挺應景的歌!我心想,新訓都已結束了,該寫封信去成大跟她報一下了!

鄭怡 - 離家出走
專輯:離家出走 1988年四月
https://youtu.be/LrCq1E1tPxc

夏天的我 離家出走逃避紅綠燈
奔向東邊找個稻田 讓我盡情撒野

夏天的我 懶得化粧甩掉高跟鞋
走過海邊找個男孩
隨隨便便 隨隨便便
隨隨便便聊天

男孩說離家出走的夏天 我在海上度過好幾年
他說好想 好想到岸的上面
他還說雖然只有一點點 只有一點點的後悔
他還是留在海邊 留在海邊

男孩說離家出走的夏天 我在海上度過好幾年
他說好想 好想到岸的上面
他還說雖然只有一點點 只有一點點的後悔
他還是留在海邊 留在海邊

無法想像 無法想像 他的生活有些什麼
問問我自己 我的生活
忍不住激動想對他說 對他說

對他說 離家出走的夏天 吵吵鬧鬧住在牆裡面
我早就想 早就想逃到外面
我還說如果有那麼一天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
我也要呆在海邊 呆在海邊

男孩說離家出走的夏天 我在海上度過好幾年
他說好想 好想到岸的上面 
他還說雖然只有一點點 只有一點點的後悔
他還是留在海邊 留在海邊

對他說 離家出走的夏天 吵吵鬧鬧住在牆裡面
我早就想 早就想逃到外面

  回想至此,記得以前自高二開始,父母常問我為什麼這麼晚才回家?但我其實很想去補習,不然,實在是拼不過班上那些數學理化的鬼才(附註:書寫此時,他們長大後都成了台大電機系,管理學院,台科大資工系的名教授了),只是被拒絕,極其沮喪。現在即使我想回家,也沒那種自由了!真正關心我的,詢問我幾點回家,那個再自然不過,家裡有個盞燈,有個等你的人,是一種幸福,就像現今,休假回家找媽媽對酌的感覺!但若只是限制,而非出自真正的關心,我厭惡那樣的詢問!既然無糧可供奔馳,我這樣離家流浪去,自己去找糧也是上天所許!我心裡看著雲散的夜空想著,如果爺爺還在,我私下跟他說,我想讀書想去補習,但被拒絕,爺爺大概會馬上坐公路局,從金山跑來基隆把我老爹訓一頓吧,哈哈!因為,你老人家在我小時候跟我開玩笑說,你來當爺爺的孫子,不是來種田的,你這個爺爺最聰明的孫子是來唸書的,所以才命名,單名為卿字。

  我還是對這種孩子的正當要求被拒,覺得極其荒謬,但又不能怨老爹,他自小因為躲空襲所以不曾唸過書,所以不能理解什麼叫做求知欲!所以呢,我來當兵是對,老哥的見解也是有遠見!因為他在信裡說著,既然唸不下書,那就先離家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流浪夠了,也瞧夠了,回家後書應該會唸得更有效率,也不會再覺得被五花大綁了,一切盡其在我,只要日後你退伍時想唸書,老哥都支持你!

  就這麼走在無光的夜路上,這一公里多走回連上的路程,想起府城小姐姐,爺爺以及宜蘭的老哥,想起一些人一些事。看著夜空裡,在雲裡露臉的星子,最後回想到黃昏那個小姑娘,突然想起一首當年她十分喜愛的歌與專輯。

有一個人 齊豫 1984年12月
(歌詞譯自韓國詩人申瞳集作品)

https://youtu.be/a2xTlHChoek

在對星星做最後一次眺望後 

我關上深夜的窗
在地球另一邊的某個地方
有人默默的把窗打開了
有人默默的把窗打開了

說不出是冷漠或熱情的那人的臉 
全然的朝向我
我暗中給他祝福

他也許是守護我 夜眠的人
也許是漫無目的在夜裡徬徨的人
我不清楚他  我不清楚他 啊...

似曾醒來打開窗 我又看到

地球另一邊的那一個地方
默默關窗的那人的姿勢
我暗暗的給他祝福

是否輪到我守護他夜眠了嗎
輪到我漫無目的在他夜裡徬徨的人
說不出那冷漠或熱情的那個人
我和他常常這麼相遇
常常這樣別離

我和他常常這樣相遇
我和他常常這樣地別離
我和他常常這樣相遇
我和他常常這樣地別離
我和他常常這樣相遇
我和他常常這樣地別離

  回到連上,收到佛堂裡朋友的來信,就是那位在我高三下時,會在早課後,幫我準備素食飯盒的大哥哥寄來的。我記得我在入伍前,在佛堂過夜時,會陪他們在月下泡茶聊天。他在信裡告知我,他下班後跑去南陽街補習,想考夜大台大中文系,純興趣!另一封是他妹妹寄來的,當時正在唸台大中文系大二,來信慰問我入伍後的生活。看到涂兄與涂姐的來信,我回信給涂兄,對他要去考夜大一事,深表贊許,順道提醒一些準備夜大的準備事宜。另外,給涂姐的回信,告知一切安好,就是閒下來沒啥閒書可看,我請她日後寄一本小書來瞧瞧,後來她寄來一小本古書文心雕龍,還介紹那裡面是一些品評,適合我閒下來看!(附註:在當時軍旅生涯中,她寄來不少小書,我說要方便放在胸口口袋大小的書,那樣比較方便,於是她寄過文心雕龍與妙法蓮華經,於軍中那兩年,我們一直書信往來,還於退伍後曾在台大附近一起喝過下午茶。事隔二十多年後,涂兄成為台大中文所中文博士,涂姐成為東吳中文所中文博士,全都成了中文系教授,後來在我唸東吳夜法律時,還曾在校園裡偶遇正在唸博士班的涂姐,她兼了大一的國文課)

  在連長將抽好籤的新兵送走後,到月中要接另一批新兵進來,連長告知在接新兵進來,要帶我八個留下來當教育班長,先送到師部幹訓班先上一個月的銜接訓練,等其他單位陸續送兵到幹訓班來,在一月中旬過後,幹訓班新的梯次開訓。由於連集合場就是個籃球場,所以在新兵撥進來,我們到幹訓班前,其實下午都在陪阿美族打籃球,過了幾天的清閒日子,就到幹訓班報到!在到幹訓班前,寫了一封信寄給信使,請她轉交。

于台煙 - 想你的夜 1986
https://youtu.be/002NlvOJAaw

  幹訓班是個比兵器連營舍大了很多的地方,那裡面雖然沒有火炮裝備,但大通舖寢室特別長特別大!據聞一個梯次有120個學生要在那兒受訓,人數還真不少,而且還是三個月。這樣算算,加上銜接教育,我在幹訓班就得待上四個多月了!

  我回想起,連長說要帶我們八個基隆同梯的,到幹訓班報到。當時他說這些話,他眼中露出一絲竊喜的模樣!果然,一到幹訓班就被下馬威。比所有部隊都提前半小時起床,每日清晨五點半就要起床,六點整集合完畢,開始跑六千公尺,大約是師部駐地跑個兩圈。時值十二月下旬,桃園台地上一大清晨,固定北風凜冽呼嘯,說集合時不覺得冷,是騙人的。然後,每天都是操體能,比重訓的份量不知要多了幾倍,每天日出日落都是跑跑跑,跑個不停。晚上,就是上刺槍術,也是沒完沒了!晚點名之後,又是體能。我在想,我是來到什麼單位了?這是體幹班嗎?

  在漸漸適應幹訓班的作息之後,雖然每天早晨起跑時,天色才剛破曉不久,北風呼嘯依然,但漸漸找到自己的節奏,就是那部,酒后說過要帶我去看的電影,但我們一直沒實現那個約定去看過,但那主題曲卻是烙印於心!身體上,也在那樣的晨跑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溫度,那就是不跑就會冷,越跑越舒服!

Eye of the Tiger / Survivor 1982
https://youtu.be/g8yqEZf-spQ

Solo 2022.04.05 亥時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