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私人劇院,5折入手高級音響 贊助
2022-03-20 03:03:46Solo

霞客行2:回家的路會不會很長

霞客行2:回家的路會不會很長

  望著母親離去的背影,距離集合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於是我躲在寢室坐著寫信,寫一封家書至宜蘭給兄長報平安,回想1984那年二月六日,大年初五夜晚,我獨自坐上基隆往三重的公路局,下車時整個台北城街頭空無一人,那晚也是獨自一人在寢室寫信到金門予他,安慰他這位遠在金門,無法返家過年的浮雲遊子。

  當年我們兄弟倆全都離家在外,各自靜下來完成彼此的旅程,他在金門關東師任作戰室繪圖官,而我腦子裡只有高中聯考一事。年少離家在外,對我已非陌生,但當年十五歲的我,並沒有任何人來探望過,當年是都是作勞心的事,整天與書本奮戰幾近十六小時,而此刻,置身於部隊中,卻是身體遭遇前所未有的考驗。入伍第一週第一次的五百障礙,我居然連爬杆也爬不上去,肌肉酸痛到連把手舉起來答有,都覺得極為吃力,讓身為野馬,金山老家的野孩子簡直難以想像。當年兄長在金門整整近兩年,我寫了近百封家書予他,兄長平日在我面前木訥得很,只會與我下棋,考試考得不好,他就準備敲我的頭了!但在信裡,倒是很能與我侃侃而談,我在想,他當時在金門寫家書給我,可能一旁有金門高梁候著。而此刻,在部隊寫家書,信紙是另一種以文字呈現的感情生活,那如似一大片可以盡情奔馳的青草地,而且,一旁還要有海,就像家鄉那樣!於是,此時異地而處,換我在部隊寫家書給兄長,我除了簡單地報平安之外,其他都是在與兄長懷念小時候的家鄉風景,末後以一個簡單心願結尾,那個心願就是日後一起重回金山老家海邊,坐在那海邊最大的那顆海石上頭,一起聽著家鄉的海浪聲,對酌一杯高梁,暢談彼此當兵的時光,何年何月再相逢,鴻雁飛書一封予兄長。(附註:這個簡單心願,永遠都無法實現,何年何月再相逢是兄長以前唸大學時,一首很紅的民歌,一開頭第一句就唱了鴻雁一詞)

何年何月再相逢 - 鄭麗絲 1981年三月
https://youtu.be/kST7Jqp37fs

繁華綠叢中 又見鴻雁飛過
驚起我的舊夢 往事心頭湧

繁華綠叢中 又見鴻雁飛過
驚起我的舊夢 往事心頭湧

遙想當年舊情濃 相識無人懂
今日相聚 何年何月再相逢

  我依稀記得,我還提到,當年那首歌何年何月再相逢很紅時,老哥你在我們的小閣樓書房,與我對酌時問我,弟弟你覺得現在很紅的兩首民歌,白紗窗女孩與何年何月再相逢,哪首好呢?我那時笑道,那當然是何年何月再相逢呀,因為那首比較有酒歌的味道,白紗窗女孩太軟了,沒個性,不會是我們會喜歡的!老哥你還笑說,有道理,弟弟真是說的太有道理了!我還解說給你聽,以後咱們一起喝高梁酒喝得很開心時,就用男子漢的聲音唱末尾那段:遙想當年舊情濃,相識無人懂,今日相聚,何年何月再相逢。你還聽了哈哈大笑!

  我回想此處,這位木訥內向的老哥哥,還真是高梁沒入口,話匣子就很緊,打都打不開,高梁一入喉就自然鬆口了!還有,哥哥沒見過我身著軍服的模樣,應該找一日去宜蘭拜訪兄嫂一下!

  吃完媽媽帶來的五十顆,顆顆飽滿的大水餃,好像孩提時,收割前陪媽媽走在老家稻田旁,媽媽笑道,今年的稻子長得好,穗穗滿滿!我心想,我在部隊確實是時常覺得肚子餓沒錯!剛入伍時,還曾用紙包一顆小饅頭當作點心,不然體能付出實在是太過巨大!但一口氣吃五十顆水餃,卻是頭一回!我在想,這個深知我很愛吃水餃的酒鬼媽媽,應該是很想念我,還一大清早起床包水餃,煮水餃,還熱騰騰地遠從基隆提到楊梅來,我吃第一顆水餃時,感動到都快哭了出來!

  我叮嚀媽媽,下禮拜我會放榮譽假回家,週日八點放假,當日晚上八點半收假!所以,她不用跑來,在家炒下酒菜即可!媽媽聽了,露出很燦爛的微笑,我至今,還記得她笑得很甜很甜的樣子!

  1988年10月30日,在部隊第一次休假的日子,早去晚回,早點名連長訓話前,還有班長在早餐後又在哼唱,這回他是哼著: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而連長訓話的內容,不外是此次第一次榮譽假,若有人敢逾假不歸,或是遲到,就以逃兵判軍法!我覺得在這地方放假實屬不易,因為從連上要走出師部營區大門,就約莫超過一公里的路程,與金山老家海堤一樣長,只是老家的風景比這裡漂亮精彩,這兒除了有一些大樹長得比較好看些,但都長錯位置,不長在教練場那兒。除此以外,這條路,就叫作:回家的長路!從連長訓話拿到假單放行,走到大門口都已將近九點了!所幸,楊梅離基隆並不遠,師部大門早就有一大堆小黃候著,每輛車都是到楊梅火車站的,因為山下的火車站距離師部有三公里多的距離!感覺上,每個人的表情,似乎都是從269師監獄假釋出獄似的。

陳昇 - 擁擠的樂園 1988年五月
https://youtu.be/lFuAQ__LXcE

一輩子能夠遭遇多少個春天
多情的人他們怎會了解 一生愛過就一回
沸騰的都市 盲目的感情 
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一段情可以忍受多少的考驗 
有人找到他自己的答案 當他不需要愛情 
流行的都市 不安的感情 
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一張臉可以容納多少的表情 
早晨不愉快醒過來的時候 答案寫在你臉上 
多彩的故事 蒼白的臉孔 
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一輩子能夠遭遇多少個春天 
多情的人他們怎會了解 一生愛過就一回 
沸騰的都市 盲目的愛情 
*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坐著莒光號,一路晃到基隆火車站,看到久違的基隆港老鷹,連空氣都是久違熟悉的基隆港味道。在第一次休假回家的計程車上,我還在想那位愛聽流行歌的班長,這回他哼的那句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到底是什麼歌?部隊不是天堂,家才是呀!所以,要休假離開部隊要唱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一回到家喊著:小黑小黑!只看到小黑狗狗趴在陽台,開心地吠了幾聲!開門時牠一看到我,尾巴都快搖斷地跳到我身上,一直舔我的臉!我抱著牠笑說:好吧,一個月沒見面了,你想舔,就舔個夠好了,我也很想你的!轉頭望向落地窗裡,一看嚇了一大跳,怎麼每個家人都在客廳?除了爸媽,還有大哥大嫂,所有的姐姐姐夫都在!每個人都微笑地對我說著:歡迎阿兵哥回家!

  酒鬼媽媽笑說:今天中午的下酒菜不只有兩道喔!當然啦,還有你愛吃的水餃,但這回不是五十顆,二十顆就好,你得留點肚子塞點酒菜的!大嫂笑問:小弟要是醉了,怎麼回部隊呀?二姐大笑道:如果他醉了,那一定不是我弟,是假冒的,我保證,他不會醉!他來我家等他姐夫下班回家,一個人看電視新聞,就莫名其妙地喝掉一手冰啤酒,真是嚇壞我了!但他一看到我們都在等他回家,他一看,心就醉了!

  我問媽媽:為什麼大家都在呀?只聽母親笑得很開心說,明天你二姐生日,還有你三姐剛作完月子,我幫忙她帶寶寶,她們就說要一起回家為慶生,還有等小弟歸來!還有,你大哥前天打電話回家,我說你禮拜天要放假回家,他就說要帶你大嫂與他的寶寶回來讓你看看!你老娘我,今天有一個孫女與一個外孫女都回家,真好!我有兩個孫女了!

  我笑道,就是!而且媽媽的孫女都長得很美很美,都有我酒鬼媽,那個布伶布伶的大眼睛!一旁老哥說著,我特地準備一瓶我當兵時的金門高梁等你!我想到那天中午,酒過三旬後,只聽著老哥說道,以前我在金門陪阿兵哥不過癮,還是陪弟弟這個阿兵哥喝比較有趣,弟弟變黑了,手臂有長點肉肉了,這一個月你辛苦了!但我很好奇,弟你是百科全書嗎?怎麼以前在書房裡,我聽的歌你居然還記得呀?何年何月再相逢,那我要聽阿兵哥唱那段!

  我唱罷笑說,唱酒歌比唱軍歌有趣多了,老哥你說說,為什麼比較有趣?老哥笑道,那當然是有酒喝,還有媽媽炒的下酒菜!我接話道,老哥說得沒錯,這個叫做甘甜美麗,老哥的酒甘甜,老媽的下酒菜美麗,台語說,這樣叫作水氣!

Solo 2022.03.20 丑時筆

------
後記:

  那大概是我此生,最美的永生難忘的一次休假。事隔幾年,我聽到一首歌,聽完立馬飲泣,回家的路會不會太長,確實是很長!再到如今回想,當年那個盛況,父母與兄長與狗狗,皆已作古,何年何月再相逢?

我的愛我的夢我的家 趙詠華 1994
https://youtu.be/6ABlRhk15mM

我曾經到處尋訪想找到最美麗的花 但是夢中總有難忘的草香
我走過許多地方 以為那裏有我的夢想 但是一次又一次只有失望

我的愛是不是還是最初的等待 我的夢有沒有遺忘在記憶的皮箱

走遍千山萬水思念百轉千迴 隱約之中有遠方的呼喚

我的愛 我的夢 我的家 是不是還像從前一樣

我的愛 我的夢 我的家 回家的路會不會很長

流失的青春歲月擋不住世事的改變 能否再看一回燦爛的容顏

曾擁有花樣的年華都在風雨中慢慢憔悴 白了一絲又一絲少年黑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