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inental科技新靈魂 贊助
2021-08-28 15:16:24snow

山人絮語

單是怎樣稱呼他們就思考了很久,連名帶姓好像很見外(本來就不熟呀…)。對於疊字有些抗拒,特別抗拒用疊字來叫成年人,裝甚麼可愛,但聽見別人叫「俊俊」卻覺得OK,大概是他乖巧的模樣抵銷了突兀感,29歲有9歲的感覺XD自己則還是叫不出口,俊子就好。因為都是聽俊子都叫張老師張老師張老師,就跟上了這個叫法,可後來覺得有點僭越了,也叫不出老婆/公主,我是不太喜歡女性化一個180公分的壯士(雖然站在186公分旁突然就嬌小了),也在意標籤一人為某一個角色身份,正主愛怎麼互相稱呼不歸我管,也不介意其他人怎樣J這個稱呼(我知道很萌),但我始終覺得他們之間無法簡單定義(突然嚴肅),自己是不會這樣用,後來就是隨大伙叫小哲,或者叫小瘋子。

任何人問落坑的原因,第一個必定答:溫客行的盛世美顏。溫客行的臉真的很對胃口,整個造型俊美得不行,精緻但不女氣,以致我真的以為俊子是天生的古裝相,但看了俊子其他古裝造型,並不是,只能說《山河令》的造型團隊很懂發揮他的長相配合角色氣質:亦正亦邪,美得不正經(?)。他的長相說實在,很洋氣,有洋娃娃的感覺,比較像模特兒(人家本身就是)。他的美符合時下的美感,特別是女性的角度,菱角分明,少年感重,年齡界線模糊,一點都不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的「古典」俊男的剛陽,反而有漫畫人物感,我想到了CLAMP筆下的男角(具體是誰又說不上,就是感覺XD),五官長得開,臉小肩寬腰窄腿長。正正因為長得像漫畫人物,再加上帶點奶感,很適合小甜劇、偶像劇,他也確實這樣走來。俊俏但不夠「端正」和「大氣」,加上肢體不協調,不免限制了戲路,要打破先入為主,得有壓倒性的演技,以他目前的經驗也許還撐不住正劇,然後好像理所當然地走了「流量路線」(是說我到今天也不懂「流量」的準確意思,只可以原裝搬來用……「流量」我第一時間想到女生的麻煩親戚(不要巴我))。不停進組、接商務、新作上架,曝光率超高。雖然好像拍正劇才是「正路」,但來日方長吧,拍偶像劇不成問題只要劇本好有發揮,參加綜藝也不是問題只要不是單純賣傻賣萌,只願他珍惜羽毛,不要虛耗靈氣。

曾有人說過俊子實情不適合走「流量」路線,「流量」需要十八般武藝和個人風格去撐。俊子缺「十八般武藝」,是他的短板,而這個短板短時間內扭不過來,他自己也清楚。身為粉絲,是希望他不停接戲是因為他是清醒的,確定自己走的演員路,而不是被突然襲來的名利沖散了自己的打算,但願我的想像沒有錯。憨憨的、逗趣的表現也成為綜藝賣點,路人觀點倒是很清醒,這類類似「賣人設」很難長期維持,看一次很好笑,看十次就沒感了,受眾反應也會很兩極。以小財迷見稱,粉絲覺得老實,但外人看起來未免俗氣,做演員不是應該有藝術追求嗎?講錢?看上去樂呵呵的、反應又逗又漏,粉絲覺得天然可愛,可外人卻直覺欠成熟。我常覺得他樂觀、快樂都是真的,既是本性,也是歷練,有些「快樂」是「我知道我要快樂」。「快樂」、「有趣」並不是他的全部,他亦不覺得是「賣點」。他不介意透着快樂的氣息不等於要大量販賣,亦不想成為別人唯一記得他的地方。或者他無大志無野心,但他認真地做實事。

他是憨憨的,但不是傻白甜。能在娛樂圈生存總不會太天真,分別在有幾多善意惡意。都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他應該就是這句話的信徒。雖然看着沒心沒肺,直來直往,可實際他一直走得相當謹慎穩陣,一路上循規蹈矩。看上去天真瀾漫,也只是不做不太多他做不多來的包裝,不強行賣有的沒的,我第一次看到他坦承自己讀書不太行,表演課也只是中下,唯一的優點就是長得好看一點點,不就是只有臉能看嗎XDDDD不是自謙,而是帶點不好意思又好意思說自己長得帥。人貴自知,然後有自己的定位,這一點他一點都不傻。

「被老溫吸引,卻愛上阿絮」,這個說法曾經是部分粉絲的地雷,我正好是這樣卻不覺得有拉踩的意味,只是落坑機緣不同,落完一個又一個XD周子舒不及溫客行搶眼,但天然貼合,無論是天窗首領或阿絮,那一個造型都來得理所當然,仿如角色本身。小哲拍了很多年古裝,已經和古裝磨合,效果不會太差,但得再次感嘆《山河令》造型團隊開發(?)出新嶺域,同時兼顧了硬朗、清冷和柔和。因為一直看粉絲CUT,立下了「嬌柔」印象,脫下粉絲濾鏡再看正片,其實除了某些鏡頭後製開大了磨皮功能,多數時候他還是條輪廓分明,端正的、硬錚錚的漢子,一張放在甚麼古裝片都OK、放在時裝也英氣的臉。驟眼看去小哲長得不算「有特色」,也許給不出一個明確的形容但會概括為「好看」,平均的帥,帥得普通。這類長相在娛樂圈是吃虧的,娛樂圈最不缺的就是長得好看的人,不搞點特色不符合潮流就不夠出彩,難以突圍而出,也可以理解為甚麼前十年不慍不火,因為沒有標誌。可換成演員的角度,則不是壞事,正正因為「普通」,可塑性高,可以玩的花樣更多。當然還得有一定的演技支撐,單有外表就淪為花瓶了。不難看到小哲是愛漂亮愛打扮的,但作為演員他放得下,可以不帥、可以不可愛,他嚐試過不同的造型、戲路,有野心挑戰難度。

上面說到俊子的「流量之路」,其實另一面是認為小哲是有條件走「流量」路線(先不論本人意向),能動,能唱,能玩,「十八般武藝」他是不缺,從這個角度看,他的確比俊子更適合走向「流量」,然而幾個月下來,他卻比較「閑」,沒進組,也沒新作上架,讓人懷疑他不務正業。我卻覺得他只是不急,反正紅不紅十年也都過去了,他終於等到可以有條件去「選擇」,所以放慢一點去思考、挑選。他以演員身份走了十年,我們都直覺他仍會以演員為主,想他自己也清楚:有刀卻未必夠鋒利,這些刀是他的未了願,以前他缺條件沒法做,說他用十年去換還願的機會,去做想做的事:開演唱會,他寧願把這些他喜歡的事當成的興趣,然後回到本業再發光。

時光把他磨成老幹部,帶點滄桑,可本質上他也是瘋子,有些矛盾,更矛盾他在娛樂圈,也許注定不那麼好入口。當外面期待出道良久的他世故圓滑,他卻總是有那麼一點不懂事。也許性格中的叛逆、中二、執着,讓他當不成乖寶寶,他仍然是心野的、放肆的孩子王,不肯全面妥協,不能好好刷好感。他做事的狠勁是「不客氣」和「不通人情」,他的坦然又可被解讀為「有恃無恐」、「不知羞恥」,他給人的觀感走在兩極,粉絲眼中的真誠,在外人眼中便是跩、「德不配位」,要讀懂他的性格才能PICK到他的「非惡意」,可路人不會管。路人緣薄,也許也注定了他過得不容易。

落坑未深之時,曾拿着二人的劇照讓朋友猜猜我比較喜歡誰,大部人都猜對是俊子,原因:比較精緻/艷麗,也有另類解釋:比較怪,因為你都喜歡奇奇怪怪的。(對不起俊子,連累你被視為「怪人」XDDD)暗地裡希望他們的盛世美顏能色誘(喂)誰一起上山,結果沒有成功。雖然大家都是顏控,但口味不一樣,就是不過電。同樣,多拚命在我前面挖坑,挖得愈明顯我愈有戒心離得愈遠,坑這個東西要不期然才會跌得深。

從前看BL/耽美/耽改都會上頭(我是看戲很易哭那類人),但不太嗑真人,最大原因可能是懶(笑),不太主動去摳糖,有限度的材料就嗑得比較鬆散。也可能是因為CP感這樣東西太玄,戲裡OK走出戲沒了就沒了。怎麼突然嗑生嗑死,我也是意外了。也許是因為不知不覺中他們已帶我跳出了角色,看到了戲外的他們,看到了他們的甩甩漏漏。比起之前輕嗑過的耽改CP,我看他人都是隱打隱扎偶爾漏一下,他們身上卻是沒有章法、蹩腳,總給我一種臨時上陣、狀況以外的感覺,有一種說法是「他們的默契就是沒默契」。卻正是這種不完美、絆絆磕磕才感覺真實。是的,他們才能不夠強、做人不夠通透,所以互相成就,所以難能可貴,所以為之感動。

嗑CP嗑得開心,也嗑得出奇,嗑得驚心。CP粉嗑到上天很正常,腐女腦洞通向黑洞嘛,我沒想到戲組都在公開嗑。我理解為整個劇組對劇本都心照不宣,不只是主演,就算配角也是清楚整個故事的「暗盤」,沒有特別迴避(為甚麼沒有我並不知道),也因為感情不錯所以特別愛鬧。宣傳期各檔節目基本也是在正主面前既嗑角色也嗑真人,我印象中並以前沒有這樣張揚。然後,正主沒有再同框了,其他演員的採訪會重提他們,小至網紅直播、大至電視台節目也會CUE到,我是真心吃驚了。我知道CP粉是很高興糖份之高,也高興他們的人氣之高,我卻不由自主地惶惶不安,畢竟內地禁忌重重,耽改也屬當中之一,像一場試探,不知道紅線在哪,從未出現過如此現象,我看不出邏輯,不懂這代表甚麼,也看不懂是好是壞。有一句不太老的老話:真的事不能拿來說。我老是在矛盾,能說的是不是就代表不是真的?也生怕說太多把真的都給說壞。

當其他地方的演員演過BL,可以正正當當,可以不被標籤,可以再合作,可以互相撐場,內娛的耽改CP卻搞得要永生不相見……無言也無奈。曾經有人訪問過俊子,介不介意再拍同類的戲,當下沒有說得很清晰,但大家都意會到指的是耽美/耽改,他說劇本OK的話也是會考慮。當時第一反應是不希望他再接,擔心被定型、被困住,可後來又想,他真的豁達呢,他要是可以打破框框多好,當拍耽改甚至BL都不是甚麼不大了的事,只是要好的故事、好的演員都會欣賞。(想太多ING)

雖然我也嗑CP,不嗑的梗也很多,數字梗和衣櫃梗我是吃不下……有時候我分不清楚CP粉真的相信那些「證據」所以強調是真的,還是正正知道不是真的而用力說服自己相信那是真。

CP粉都高呼:我嗑的CP是真的,我也覺得真的,不然我就不會嗑下去了。沒有微博也沒有特別追B站,但很多資訊其實已轉到Youtude 、IG、FB,只會太多而不會缺。微博和B站特別令人沉淪,因為那裡的人太知道你想看甚麼,就很會給你想看的,慢鏡、放大、側拍、解構……然後再給你推薦相似的,就像一個大圍爐平台,吃糖可以吃到醉生夢死。自詡冷靜,在看微博和B站之餘,還會走另一個地方:知乎。那裡有比較長多篇的路人討論,我覺得路人視角沒有粉絲濾鏡,有時候倒是補元了盲點。有些抽離的觀察、不中聽的話,反而讓我更有實感、更有共鳴,我相信二人間曾經相依,他們是對方特別的存在,不可取替,也信相愛很難,其他我沒敢想。這段日子聽同人曲《出戲》,其實就是那種心情,明明是甜的但苦澀,美中有遺憾。

就當做場美夢不願醒 交出餘生來換緣起
你端坐我心尖一隅 馬背上如人世般擁擠

下次說愛你可否指名道姓

最初只因為沒人可說,所以打算把澎湃的心情寫出來,把話丟進樹洞。之前還經歷了和俊子有關的風波,第一次在香港的新聞中看到他的名字,當時心裡很難受,我知道不是俊子的問題,說真的,他公司已經算溫和,但我在掙扎,價值觀動搖,反問自己這樣追星OK嗎?你的底線在哪?(對不起,這方面我是比較嚴肅)花了點時間跟自己說:你算甚麼,你對人家貢獻了啥,無論是實際花錢還是流量都是零(說白了,還真的有點像白嫖…(不要巴我)),不要把自己看得那樣重,追星嘛,開心就好。戴上耳機,打開屏幕,我就可以感受他們的美好,暫時忘了現實的糟心。我以為我會一直如此,或者日子過得得過且過,沒長進,但最少有片刻快樂。得承認上山,是因為逃避現實。

那時候還以為我會一直吃吃舊糖、考考古、饞饞他們的顏,也許有一天就一如以往地在人來人往中離開,卻沒想到風雲變天,沒到兩個月,我的桃園破了。我的心也像破了一樣,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但找不到一個哭的點。我的哭點很低,但情緒太亂,懵了倒是哭不出來。

有混內娛比較久的朋友勸說:跳船吧。你不跳船,難過的、心塞的是你自己,只會愈來愈悲傷。你無力改變任何事情,你只會見證一個人在社會中消失的過程。曾經想過,要是我沒有加入社團,單是刷刷IG,刷刷水管是不是可以像延時上山一樣,甚麼都不知道,事過境遷才恍然大悟。可是世上沒有如果。

來不及開的心就傷了,來不及變淡就痛了,被活生生割開皮肉,結了疤,不流血了卻冷不勝防隱隱作痛。雖然我不知道為甚麼追個星要搞得像失戀,但不枉。感受過的美好不會消散,會住進生活裡,化入生命裡。

我想很多人心裡都有了底,最壞的那個版本。不是沒設想過,但不想相信。山上的風景不會再一樣,那麼我們就改一下造型吧。我不敢說永遠,但苦痛的記憶會深刻,我知道我會記得。好好生活,會有一天,自豪的說我愛過一個小瘋子。

於是開了頭原來東拉西扯的自HIGH文,寫着寫着就脫不了傷感。不敢說是生命粉,畢竟人生很長,現在說還太早。但也許CP粉本身就比較從守望的角度去看他們(而不是把他們當成是自己的誰誰),比起擁有更在意他們是不是過得如我們想像美好。我好希望在看不到的地方,翻過連晉江都寫不出的虐心章節之後,我嗑的CP是真的。

P.S. 大齡追星就沒有存圖的習慣,到突然寫文要配圖的時間才發現找不着……

上一篇:寂寞嗑CP

下一篇:情易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