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惠倒數↘ 贊助
2014-08-06 16:25:17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5-7)

做好晚膳後,他們將一鍋熱騰騰的麵疙瘩端入寢室,兩人坐於美人靠上用膳。

他抬起眼來,笑道:「好久沒吃了,妳的手藝還是和我第一次吃到妳所做的麵疙瘩時,是一樣好的。」

「你這麼容意滿足?那好,只要你來,我便做給你吃。」說完,她繼用膳。

「沉璧……」他輕喚。

她抬起眼來,「嗯?」

「每每這麼和妳共處,我心裡就有一種平靜安寧的感覺。我發現,自己真的很習慣有妳在我身邊。」

她噘著嘴笑,一臉不信,促狹的表情。

「妳不信?」

她笑而不語。

「不信?那好,給我點兒時間,我好以實際行動證明給妳看。」

她好奇,亮著雙慧黠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瞧。

見她一綹頭髮散落,他騰出手來替她理好。賣關子笑道:「先不告訴妳我想做什麼,等過段時日再給妳一番驚喜。」

「嗯。」她甜甜地笑著。

這陣子,只要他一得空,就帶她出城策馬去。

兩人一塊兒在草原上漫步,或席地而坐,背靠著背相倚,卻各讀各的書。

兩人一起上市集逛街,買東西。

兩人一同下廚、用膳。

月下賞月,他與她相偕並肩倚坐。

燦亮陽光下,他們一前一後地追逐,放長線讓紙鳶迎風高飛。

他心細溫柔地為她畫眉,她則深情款款地凝睇著他的雙眼。

細雨斜織,他倆撐傘立於小宅子園中,聽風聆雨,雨中漫情……

    ※          ※          ※

半個月後的某天,他一早醒來,便拉著她在妝鏡前坐下。他拿起篦子為她篦髮,動作輕而溫柔。

她抬眼,看著銅鏡裡的他,微笑說道:「多爾袞,你毋需為我梳髮,等會兒我請丫頭們幫我梳就可以了。」

他卻將雙手放在她肩上,將她的身子扶正。「妳好好坐著,別動!」

她抬眼看他,「你要做什麼呢?」

他笑,「半個月前不是說過,要給妳驚喜嘛?」

他若不提,她倒忘了有這一回事兒了。「什麼驚喜?」

「待會兒妳就知道了。」他開始為她梳頭,動作熟練而仔細,居然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皆不馬虎地替她梳起兩把頭。他將她的長髮左右平分,各扎一把,然後交叉往上綰起……

約莫一炷香的時間,他便為她梳紥好了一款簡單大方的小兩把頭。雖是初學,但手藝並不差,梳得很是整齊乾淨而好看。

他放下手中的梳子,趨近而彎下身子,看著銅鏡裡的她。「這髮髻,梳得如何?

她很是驚喜,而且簡直驚喜得就要說不出話來。她知道,清代宮廷中,不乏有梳頭手藝極好的內監,可願為妻子學梳頭的爺們,多爾袞當屬第一人。「我、我真不知要說些什麼才好了。這……,你何時學的呢?」

他依然看著銅鏡中的她,笑道:「下朝以後,回府邸和嬤嬤府婢學的。」

「真難為你了……

他蹲下身來,看著她。「何來難為?古人有畫眉之樂,夫君能為妻子梳頭,是幸福。」他站起身來,趨前將妝台上一個置有簪飾珠釧的妝奩取來。「來,看看妳喜歡什麼首飾,我為妳簪上。」

她點頭,選了兩朵花兒、一枝玉簪、一枝金釵。

他取出,一一為她簪上。

 

◆◇◆◇◆

貝勒府邸的膳房內,小四正把採買回來的食材送進來,一旁另一名喚英哥的奴才正和小四說著話。

「小四啊,你知道人蔘放哪兒嗎,我可奉了貝勒爺之命,特回府邸取的。」

「取人蔘,哪位主子要用啊?」小四問。

「是貝勒爺要給新福晉吃的。」

正巧膳房外頭,小玉兒偕貼身府婢彤雀一同緩步經過,不意聽見他二人於膳房裡所說的話。

小四一聽驚呼道:「新福晉?怎麼府邸裡竟全不知曉?」

「貝勒爺下令,『那邊』的事兒皆不得宣張。我看我還是別和你說,省得麻煩。」他催促道:「拿兩枝人蔘給我吧,我好回去交差了事兒。」

「喔。」小四滿肚子好奇,拿來兩枝人蔘遞給英哥。

「謝了。我走囉。」英哥踏著輕快的步子,走出膳房。

膳房外的小玉兒,一臉陰沉,她向身旁的彤雀使了個眼色,要她跟蹤英哥去。

彤雀意會,便尾隨英哥身後迅即地離去。

    ※          ※          ※

過了幾日,某天夜裡多爾袞自外頭返回府邸,來到大廳,竟見小玉兒沉著張臉,正端起茶盞喝茶,身旁則尚有兩名府婢隨侍。喝了幾口茶,她餘光瞥見他入內,便放下茶盞,惡狠狠地看著他。

見她擺了臉色給他,他滿心厭惡,一轉身就要離去。

她卻喊住他:「貝勒爺,還請您留步,臣妾有話想說。」

他停下步子,卻未回首,只漠然地道:「咱們之間,還能有什麼話說?」

她起身,緩行至他面前,凌厲地看著他。「貝勒爺,真不知『金屋藏嬌』這一招,您是打哪兒學來的?」

聞言,他心下愕然,卻不說話,只一逕地注視著她。

「覺得很奇怪,臣妾怎會知曉是嗎?臣妾要說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縱使您再如何地謹慎防範,一切還是紙包不住火。」

他笑道:「本貝勒納名福晉,難道還得經妳同意不成?」

「貝勒爺欲納誰為福晉,臣妾管不著,亦不會管,可就是沈沉璧不行。沈沉璧只是名漢女宮婢,還請貝勒爺能將她逐出,否則……

「否則如何?」他有些擔心她會將事情鬧大,屆時沉璧為他所納之事便很有可能會傳進汗宮大汗的耳裡,大汗若知情以後,以他對沉璧的看重,必十分有可能會下令指婚,要他正式納沉璧為側福晉,那麼屆時事件發展便與沉璧的期望有所出入。他心下急遽思索,欲利用小玉兒對沉璧的厭惡來反制她。他先聲奪人地喝道:「這會兒我與沉璧在一起,還未正式納她,如若妳將此事鬧大,那正好,最好能鬧到大汗那兒去,那麼大汗指婚旨意一旦下了,我就必須得沉璧入玉牒,正式成為側福晉。若如此,沉璧可倒要好好地謝謝妳這嫡福晉的成全了。」

「為何你不願正式納她為側福晉?」

「那是本貝勒的事兒,妳管不著。」說罷他正欲轉身離去。

「貝勒爺!」

他沒回身,只停下腳步不耐煩地道:「還有何事?」

「這麼晚了,您上哪兒去?」

「我去沉璧那兒。」

「不行!」

他聞言,很是驚愕,便轉過身來,目光凌厲地看向她。「不行?妳居然敢管本貝勒的事兒?」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