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在家工作,也不想花時間煮飯! 贊助
2014-08-04 12:40:35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5-6)

「你說。」

「我已經說了,就是要妳為我生兒育女啊。沉璧,我希望咱們能生有幾個孩子,就如尋常百姓一樣,我是阿瑪、妳是額娘,咱拉拔這幾個可愛的小蘿蔔頭,等他們都大了,各自成家立業,到時就咱倆作伴,然後慢慢地一起變老。好嗎?」在她面前,他規劃一份未來的幸福藍圖。那憧憬幸福的眼神閃著無比魅人的光亮。

見他眼底亮著希望的輝芒,她實不忍心拒絕他,她也很想為他生兒育女,可為維護歷史,她不能如此放縱自己的感性,讓事情朝她無可收拾的方向去作發展。

見她不語,他則呢喃道:「怎都不說話呢?妳答應我好不好?」

見他如此貪戀與她成為眷屬,憧憬幸福,共創美滿家園,她實無法狠下心來拒絕他,可又不能允諾,於是只得勉強地朝他點點頭,當是回應的答案。

見她點頭,他笑了。「謝謝妳,沉璧。現在我還不是最好的夫君,但我願意努力,不教妳失望。」

她莞爾一笑,笑裡藏有有幾許苦楚。

他不再多說,深情地以熱吻封緘住她的雙唇。他吻著她柔輭唇瓣、她如玉的下巴、她暗香浮動的粉頸,他伏在她身上,順勢不停地向下探索、吻去……

她有點兒愴然地準備接受他即將襲捲而來的澎湃狂潮,在這之前,她輕咬下唇,心裡已儼然有了一番不得已的打算。

    ※          ※          ※

一早,多爾袞醒來,見沉璧偎睡於自個兒身旁,長長眼睫緊緊地貼於眼下臥蠶處,宛若一隻收翼停駐不動;姿態優雅的黑蝴蝶,很是美麗。她巴掌般大小的臉蛋因熟睡而顯得如此沉靜,均勻呼吸聲似能安他心神,他覺得今日是這些年以來,最為幸福的一天了。

他愛憐而輕輕地吻著她的額頭,卻不意將她給擾醒了。

她緩緩地睜開雙眼,第一眼就見到他,覺得眼前所見仍如夢似幻。

「沉璧,昨夜睡得可好?」

「嗯。」她甫甦醒而回應的聲音,透著嬌懶,令人酥麻。

「該上朝去了,可我真不想進宮,想這樣一整天都和妳在一起。」

「不行,你得先上朝,大汗可還等著你議事呢。」

「說來不怕妳笑話,我總覺得咱這一切美得不真實,深怕我一上朝回來,所有事情包括妳,就這麼一眨眼消失不見了。」

「不會的,多爾袞,」她抬眼凝睇著他的瞳仁,「我會在家等著你回來。咱們能夠在一塊兒,可都要感謝玉主子,感謝她的方式,就是你平時一切如常,我可不想變成一個魅惑人心的紅顏禍水。」

「我知道。妳放心,同妳說笑的,我會上朝,可我要妳為我更衣。」

「嗯。」她點頭。

他便一骨碌地起身。

她忙服侍他洗臉,為他理好長辮,復又為他更換貝勒上朝時所穿著的朝服。

    ※          ※          ※

多爾袞上朝去,一轉眼,已是晌午。

用完午膳後,府婢端來一碗深褐色藥汁。「福晉,這是您說要補身的湯藥,奴婢給您煎好了。」

「謝謝妳,就擱在桌上,待會兒涼了我再喝就行了。」

「是。」府婢將那碗湯藥擱下,又道:「如若福晉無事,那奴婢就先退下。」

「好,妳去忙吧。」沉璧微笑道。

於是府婢便退了出去。

沉璧見眼前那碗褐色湯藥,不住地想起昨晚多爾袞對她所說過的話……

「我已經說了,就是要妳為我生兒育女啊。沉璧,我希望咱們能生有幾個孩子,就如尋常百姓一樣,我是阿瑪、妳是額娘,咱拉拔這幾個可愛的小蘿蔔頭,等他們都大了,各自成家立業,到時就咱倆作伴,然後慢慢地一起變老。好嗎?」

回過神來,沉璧的臉上添了些許哀傷,對於多爾袞的期望,她是一點兒辦法也沒有。她坐於桌前,捧起眼前的湯藥瓷碗。「多爾袞,請原諒我。我真的很想為你生兒育女,可我不行。」她深吸了口氣,閉起雙眼,心一橫,將那碗湯藥呼嚕嚕地灌進肚裡去。

 

◆◇◆◇◆ 

黃昏時分,沉璧臥於寢室中的美人靠上看書,看著看著竟睡著了。多爾袞公忙回來,入內,見夕陽橙光幽幽地斜射入內,暮色四合,將沉璧給籠罩其中,好似一帳無形紗幔,保護著正熟睡中的她。

美人攬卷入寐,極為靜謐美好,猶似化成千年華容婀娜的雕像。那畫面深深地映入多爾袞的眼簾,如畫冊中的典麗一頁,令人很是難以挪移視線。

他躡手躡足趨近,在她面前蹲下身子,並不擾醒她,只眷戀不捨地凝視著她沉睡中的靜好容顏。

不知凝視她有多久時間了,他卻一點兒也不覺得厭或累,等這一刻,他已等了好久好久。能夠如此靜靜地守在所愛之人的身旁,哪怕僅是看著她睡,他亦覺得很幸福、很滿足。

她悠悠地醒來,張開雙眼第一眼見是他,便笑了笑,有點兒小小驚訝。「什麼時候回來的,也沒叫醒我。」

「妳睡得那樣香,怎捨得擾妳夢甜?」

她揉揉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這麼睡下去,可要成了小豬呢。」她起身。

他則坐在美人靠上她身旁,然後輕輕地攬著她。

她抬眼看他,問道:「晚上想吃什麼,我替你準備可好?」

他抬頭往上看,蹙眉一想,想到一物。「吃麵疙瘩,妳幫我做。好嗎?」

「嗯。」她點頭。

    ※          ※          ※

他隨她來到膳房,她圍上圍裙,備好食材以後開始以手掐起一小塊一小塊麵疙瘩。他見有趣,也忙一旁幫忙,由於未做過膳房裡頭的活兒,有點兒手忙腳亂,簡直愈幫愈忙,可她並不想阻攔他,只笑了笑,便由著他盡興。畢竟這一生他能如此平淡平凡地過安生日子的時間並不多。一思及此,她不免輕歎一口氣。

此時灶上鍋裡的水開了,她將掐好的麵疙瘩一個個地往熱鍋裡扔。

他見狀,也學她將麵疙瘩輕輕地往熱水裡放下去。

膳房外有幾名府婢,見自個兒主子竟親自下起廚來,不免有些難以置信,她們在膳房外偷窺,一逕窸窣低語地竊笑。

見他鬢角沾了麵粉,衣裳也是,沉璧騰出手來,為他抹去。

他笑了,有點兒不好意思。正巧餘光瞥見膳房外的府婢偷窺竊笑,他便故意板起臉來嚇人,於是她們便笑著掩嘴急忙地跑開去。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