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外施打疫苗可以理賠嗎? 贊助
2014-07-30 23:30:28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5-5)

貝勒府邸外不遠處,有座十分精巧的小宅子,內部僅一進院落,傍有一小小池塘,周邊栽植許多花草樹木,池中尚有蓮花羅生。廊下還有一美人靠直通往寢室;美人靠若簾捲而上,晴時不僅能有密織陽光斜射入內,天雨時能聽雨,黃昏殘陽西落時亦能賞霞知風,十分愜意。這是多爾袞特要佈置給沉璧讀書寫字所用的小小天地。

是時,幾名小廝正將屏風、桌、椅、羅漢床、貴妃椅等木製傢俬搬進屋內。

屋裡,數名府婢正忙著陳列、打掃、懸掛字畫以及絲滑帷幔等事。

院落大門處,兩名小廝正扛著一面匾額跨上梯子,由多爾袞指揮著將之懸掛於大門上方。那匾上有以楷書寫成「沉月璧居」四個偌大漢字。

院落內一應安置妥當以後,多爾袞便將沉璧給接回來。

輦轎於院落前的大門停下,多爾袞掀起轎簾,扶沉璧款款下轎。

沉璧與多爾袞站立於大門前,她抬起如翼眼睫往大門上方一瞧,見有「沉月璧居」四個大字,很是驚喜。

「多爾袞,這是你的主意嗎?」

「嗯,希望妳會喜歡。」

凝視他的雙眼,她心裡滿滿皆是感動。「喜歡,我真的很喜歡。」

他拉起她的手,「走,咱進屋裡頭瞧瞧去。」

說著兩人便相偕地走進這座小宅子裡。

    ※          ※          ※

沉璧入內時,內部一切傢俬早已定位,安置得井然有序。她環顧四周,是典雅盎然的格調,她很是喜歡這樣的佈置。

「多爾袞,謝謝你如此用心,為我佈置新居。」

「走,咱們一塊兒進房去,看妳可還喜歡。」

「嗯。」

於是兩人相偕走入房中。

進房以後,首入眼簾的,就是面向院落,有美人靠,有點像露台一樣的一方小小天地,那兒置有一張黃梨木雕花几案,几案後頭有一大面書櫃,其上置有許許多多的書,是多爾袞特命奴僕自各處所蒐羅而來的漢文典籍。美人靠則在几案旁,要是讀書寫字累了,就能坐於其上,一面賞看院落景觀,一面稍事歇息。

「這兒實在是太棒了,我真的好喜歡喔。」

多爾袞走向她,輕攬著她的肩微笑道:「妳能喜歡,我再高興不過了。」

「有一事我十分不解,何以不回貝勒府邸,卻要讓我住在這兒呢?」

「住在貝勒府,我擔心小玉兒會對妳使壞,讓妳住這兒,我才能安心。」

聽他這麼一說,她心下感動到不行,遂窩進他懷中,緊緊地抱著他。「多爾袞,你和玉主子竟待我這樣好,我這輩子真是無以回報了。」

他點頭,「咱是該好好地謝謝玉兒,謝她如此聰明,竟能想出這樣一個辦法來,讓咱們不僅能生活在一塊兒,妳亦不必正式嫁進貝勒府成為皇室一員。」

她抬眼看他,眼底閃著晶瑩淚光。

他笑了笑,替她拭去眼底溢出的一顆剔透淚珠。

此時,所有忙活佈置沉月璧居的府婢、嬤嬤以及小廝皆入內。

多爾袞鬆開沉璧,振了振身子,對著大夥兒道:「一切可都佈置好了?」

「是,」領頭的嬤嬤回道:「皆依貝勒爺的意思佈置妥當。」

「那好,你們都聽著,以後沉璧姑娘就住在這兒,她是爾等的主子,爾等日後必須喚她『福晉』,將她生活起居服侍好是爾等份內之事。可都聽清楚了?」

「是,聽清楚了。」對於多爾袞要眾人喚沉璧一聲福晉,卻不將她納入貝勒府的作法,眾人很是不解,面面相覷,滿肚子疑惑卻又不敢過問主子的事情。

「還有,這院落裡的任何大小事兒,皆不得對外宣張,連嫡福晉亦不得知曉。」

「是,謹遵貝勒爺吩咐。」

「這會兒,你們都向新福晉請安吧。」

「是。」府婢、嬤嬤及小廝們齊面向沉璧,朝她恭順地施了一禮。「奴才(奴婢)給璧福晉請安,璧福晉吉祥。」

沉璧有些不知所措,納納地看向多爾袞。

多爾袞朝她點點頭,要她放心受下。他心想:「現在只能讓奴才們喊妳福晉,可總有一天,我定要讓所有人皆喊妳『大妃娘娘』,甚至是『皇后娘娘』。沉璧,現在不能給妳的,往後必定加倍補償,妳且靜心地候著吧。」

她有些靦腆尷尬,對著一眾奴僕婉笑道:「大家都起來吧。」

「謝福晉。」

「咱們日後就好好相處,我不會虧待大家的。」

與府邸裡的小玉福晉相比,所有下人的眼皆雪亮,自然知曉主子對這位未被正式納入府裡的璧福晉可謂有多麼愛重,他們自當不敢隨意輕忽怠慢。

經由這事兒下人們便知曉了,即便有了名分或極高位分,若得不到主子的心,不被愛重,那麼這樣的女主人亦不過是空殼子罷了,只能以威儀裝點自己,地位是岌岌可危,隨時有被取代的可能。

    ※          ※          ※

是夜,多爾袞便宿在了「沉月璧居」,並沒有返回貝勒府邸。

房內,床榻上的帷幔已然放下,多爾袞偕沉璧睡於其上,兩人如並蒂蓮般緊緊地相依相偎。

多爾袞拿自個兒有力的臂膀讓沉璧枕著,然後輕輕地擁她入懷。「沉璧,可知我盼這天,盼得有多久了?」

「今兒咱們宿在這兒,我覺得像作夢一樣。沒想到,咱們也能有今天。」

「是呀,所以我日後天天都要宿在這兒。」他笑說。

「那怎麼成,小玉福晉、義順公主和你的一眾侍妾可該怎麼辦呢?」

「有妳一個就夠了,管不了那麼許多。」

「不行,你還是得時不時就回府邸裡夜宿,不能老是待在這兒。尤其義順公主,你絕不能冷落她,她可是你孩兒的額娘呢。」

他噗哧一笑,「哪來的孩兒?

我的意思是……,她既已嫁與你,總有機會為你生兒育女。」她差點兒就將義順公主是東莪生母一事說出來。

「沉璧,我只要妳一個為我生兒育女就夠了。」

「多爾袞,我……」她很為難,因為她絕不能為他生兒育女,東莪的出生才是歷史的必然哪。她該如何告訴他呢?想來她是什麼也不能說的。她徉裝生氣,嬌嗔地回道:「如果你堅持夜夜都宿在這兒,那、那我,我再不理你了。」她將臉別向一邊去。

他拿她沒輒,只得投降。「好好好,我還是會回貝勒府去,這總行了吧。」他扳過她的肩,柔聲地道:「我答應妳會回貝勒府,可我有一個請求。」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