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感覺老心情就不好 贊助
2013-07-03 17:13:11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一:歸迴大清》(8-3)

眾大臣一聽,不住地在寶座台階底下交頭接耳,喁喁竊竊地私論著。

沉璧一聽,心下大覺不妙,她看了多爾袞一眼,多爾袞也定定地凝視著她,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處理是好。

「豪格貝勒此言差矣。多爾袞貝勒只是將西番蓮之胭脂香粉賞賜與奴婢,他並不能確定沉璧至四貝勒府邸服侍當時的玉福晉,會再將西番蓮之胭脂香粉轉呈與玉福晉。」沉璧急中生智,臆測如今大金國乃用人之際,皇太極先前既早知多爾袞有陷害之心卻不曾辦他,想當然耳是想留著多爾袞為大金效命,於是便抖著膽子說道:「再者,沉璧雖將西番蓮之胭脂香粉轉奉與西側妃娘娘,但沉璧自己也留有一些,經常使用。昔日沉璧除了侍候西側妃娘娘外,亦時常於大汗身側隨侍用膳服藥。太醫曾說過,即使是西番蓮香氣,亦會對人體造成影響,難不成沉璧使用這西番蓮也成了想陷害大汗的罪人嗎?若如此,動機何在?」

「妳本人當然不想,也無動機陷害大汗,可是難保多爾袞不會威脅於妳。」

「貝勒爺此言更是差矣,沉璧方才說過並不知情胭脂香粉裡含有西番蓮,既不知情,若多爾袞貝勒要想藉我之手陷害大汗,那麼根本毋需威脅我什麼我亦會答應將西番蓮之胭脂香粉帶進四貝勒府邸。更何況若說威脅,他要拿什麼威脅我?我只是名奴婢,沒有任何家人,亦無把柄落在任何人手裡,唯獨就剩這條命。若奴婢這條命能值幾個錢,那麼拿去便是。沉璧自問,除了西番蓮一事外,之後未曾再有不慎危及大汗的情事發生。如若將西番蓮胭脂香粉帶進四貝勒府邸者便是嫌疑犯,便如貝勒爺所說,是被多爾袞貝勒所利用來陷害大汗的一枚棋子,那麼沉璧自當無話可說,還請大汗現在將沉璧拿下,關進大牢查辦候審治罪便是。」

沉璧一連串的回話,使得豪格有些驚訝。記得那日沉璧指,自己並不曾使用胭脂香粉等物事,喜歡自己素淨自然,怎麼這會兒卻翻了說詞?可見她心裡定是想維護多爾袞無異了。「沉璧,妳這說詞可是強詞巧辯?」

「是不是強詞巧辯,」她看向皇太極,恭敬行禮道:「還請大汗定奪。」

皇太極與眾臣聽豪格與沉璧的對話至此,大約已明白豪格是想讓皇太極治多爾袞一個弒殺君上的謀逆之罪。

皇太極蓄意裝震怒道:「好了,不要再說了。豪格,單憑一番推測便如此放肆告發,可是你一個貝勒所該有的作為嗎?凡事但求實憑實據,不能僅憑一番說詞便強行要人入罪,這一點你可得再好生學習著。」他厲眼對眾臣道:「今日早朝至此,退朝!」說罷便拂袖揚長而去。

所有大臣見狀皆陸續離開大政殿,只餘豪格、沉璧以及多爾袞尚未離去。

豪格憤怒至極,粗魯地扼住沉璧的手腕。「為什麼?」

「貝勒爺,請您放尊重點,沉璧的手疼了。」

多爾袞上前,意圖阻止豪格。「豪格,放開沉璧!」

豪格未予理會,怒道:「妳為什麼要維護他,莫非妳心裡有他?」

「貝勒爺說什麼,沉璧不懂。」

「妳──」

多爾袞擋在沉璧面前,喝道:「放開沉璧!」

豪格忿恨不已,卻不得不放開她,然後揚長而去。

皇太極還在殿後,並未真正離去,而是靜靜地觀察豪格、沉璧以及多爾袞等三人的反應。看了眼下這一幕,他不禁臆測,這三人之間,究竟有了什麼無可言喻的糾纏或者是牽扯不成?莫非,豪格與多爾袞皆真正喜歡上沉璧?

 

◆◇◆◇◆

書房內,皇太極正端坐於書案前,豪格則是站立在他眼前。

豪格低頭,焦慮稟道:「汗父,多爾袞欲陷害您的事情兒臣已經查清楚了,昔日四貝勒府邸的奴婢迎春只是此事的頂罪之人,這些事情並非她所為。市集裡有家舖子,裡頭的老闆娘曾親口證實,多爾袞曾派他府邸裡的總管去她舖子裡購買西番蓮之胭脂水粉,而您所曾服用過之精進益補湯亦是多爾袞所贈,事情已經很清楚了,他早已存有謀逆之心……

「好了,」皇太極一怒,將手邊的茶盞打翻。「這件事情你為何不私下告訴我,何以要在早朝群臣眾目睽睽之下告發呢?難道你不知道事情一掀開來,所有臣子都會眼睜睜地看我要如何處理嗎?」

豪格聞言頗有些訝異,「所以汗父言下之意,是不打算處理此事?」

「多爾袞要陷害我的事情,我如何能不知曉?之所以不治他罪,一來念在他是手足,二來,這已是我登基以前的事情了。現在大金正是用人之際,如若能對國家有益,一切怨仇我皆可既往不咎。所以你,可以不必再提此事了。」

「不必再提?那麼汗父是想將一顆隨時會爆炸的大炮放在自個兒身邊嗎?此事雖係汗父登基之前所發生之事,但多爾袞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得不防,我在朝上提出此事,也是為了汗父的安全著想。」

「我既已知曉,必定有所防範,這你大可不必擔心。」

「汗父……

皇太極打斷他,「不要再說了。好在今兒於朝上,沉璧機智、膽大心細,應對得當,否則此事該如何善了?」

「汗父的態度,是要包庇多爾袞了?」

「我方才說了,此時正是用人之際,我是要借重他的長才,不是包庇。」

豪格為之氣結,「兒臣不服,真的不服。我雖大多爾袞三歲,戰功不少,然而卻因輩份之故,處處皆要禮讓他三分,現在連汗父得知他要陷害您,也要睜隻眼閉隻眼?這說不過去,實在太說不過去了。」

  皇太極穩下心緒,起身走至豪格身旁。「好,如果你執意要我懲治多爾袞,那麼沉璧呢,她該怎麼辦?今日既已傳她上殿,若真要嚴辦此事的話,恐怕就得將她給拖下水,如此一來便落實了她欺君死罪。若是這樣,你還要我此時此刻嚴懲多爾袞嗎?」

豪格一時語塞,進退兩難,心裡真真是既氣又愁。憶及今日朝上沉璧的態度,以及她與多爾袞的眼神交會,他不禁要想,難道她是真的喜歡上了多爾袞?一思及此,他胸臆之間便有一口怎也嚥不下的怒氣。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7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