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升級 超前佈署-米麵食材買起來 贊助
2013-07-01 19:43:29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一:歸迴大清》(8-2)

豪格笑道:「妳原是多爾袞府邸裡的丫頭,很得多爾袞賞識才會把妳送給西側妃娘娘,料想多爾袞對妳自當不會吝嗇,難道不曾送過妳這些姑娘家所使用的物事嗎?」

沉璧沒有正面回應,只微笑道:「沉璧從不用那些物事,自自然然的,不也挺好?」

豪格見沉璧避談此事,覺有蹊蹺,內心不住猜想,她到底是在維護些什麼,難不成,她是在維護多爾袞?如果是的話,那麼,她是因他的眼線之故;還是,她對他已有了別的心思,比如說是……愛慕?見沉璧此狀,豪格心知肚明,西番蓮一事必與多爾袞脫不了干係。

見豪格眼底有思索疑慮的神色,沉璧有些擔心,但暫且能做的只是盡力維護多爾袞。未免被豪格套出話來,或自己的神色洩露些許端倪,沉璧便道:「若貝勒爺沒事的話,那麼奴婢便先行告退了。」

豪格自知問不出所以然來,只能點頭。「好,妳去忙吧。」此時他決定,要下一招險棋,這招雖險,但定能問出個所以然來。

沉璧福一福,便退了下去。

 

◆◇◆◇◆

一日,眾大臣齊聚大政殿上議事,議過事後皇太極便對眾臣道:「如若無事,那麼今兒早朝便到這兒了。」

豪格卻上前,恭謹稟道:「大汗,兒臣尚有一要事待稟。」

「何事,你且說來。」

「兒臣所欲上稟之事,與沉璧姑娘有關,可否請大汗下令,傳沉璧姑娘前來大政殿?」

一聽聞要傳沉璧上殿,多爾袞內心不禁驚詫反應。

「究竟何事,竟需傳沉璧上殿?」皇太極不解。

「若傳沉璧上殿一問,一切便可知曉。」

皇太極思索了一會兒,便點頭道:「好吧,准你所求。」他向一旁的侍衛命令道:「來人啊,傳沉璧姑娘上殿。」

「是。」侍衛領命,便往后宮去了。

稍待片刻,侍衛便領沉璧前來覲見。沉璧一走進大政殿,見皇太極威嚴地端坐於寶座上,一朝大臣肅顏於大殿兩側站定,氣勢很是攝心迫人,一時之間竟有些許膽顫,步履不免有些趔趄蹣跚。驚懼中,她不免心想,皇太極何以要傳她上殿,究竟有什麼事情非得她一介女子上殿覲見不可呢?

走至寶座底下,沉璧跪下身子向皇太極叩拜行禮。「奴婢沉璧叩見大汗,大汗萬福金安。」

「起來吧。」皇太極朗聲道。

「謝大汗。」沉璧站起身子,端莊肅穆立於寶座底下。

皇太極對豪格道:「沉璧姑娘現在人已在此,有何事你儘可問她,且如實奏來。」

「是。」豪格對皇太極行禮,然後轉對沉璧問道:「沉璧姑娘,妳可知現下人在何處?」

她點頭,「沉璧知曉,此刻乃於大政殿內,在大汗與眾大臣面前。」

豪格頷首,「那麼,在大汗面前,有話必當實說,如有保留或者欺瞞,便是犯了欺君大罪。妳可知曉?」

沉璧看了豪格一眼,不知他究竟想做些什麼,心裡頭直打鼓,但面上還是徉裝一臉鎮定毫無懼色的樣子,穩穩道:「沉璧自當知曉。」

「那麼我便當著大汗的面問妳一些問題,若妳有所知,必當如實回答。知道嗎?」

「沉璧知道。」

豪格看了多爾袞一眼,再將眼神拉回,放在沉璧臉上,緩道:「妳可曾使用過西番蓮所製成之胭脂香粉?」

皇太極一聽「西番蓮」三字,心下約莫知道豪格請沉璧上殿此舉的用意,很是怒意盈胸,然礙於眾臣在場,只得隱忍不發,視情形如何再見機行事。

沉璧心底「咯登」了一下,果不其然,他要問的竟是這個。沉吟了會兒,她知絕不能在皇太極面前扯謊,於是看了多爾袞一眼,便道:「是,沉璧曾使用過。」

「那麼,」豪格接下去問:「妳是否原為多爾袞貝勒府邸裡的丫頭?」

這件事情大多數人都知道,於是沉璧只得點頭。「是,沉璧原為十四貝勒府邸的奴婢。」

「自從妳被送至西側妃娘娘身邊以後,可曾使用過西番蓮之胭脂香粉?」

沉璧沉默不語。

豪格見她不說話,遂迫道:「方才說過,在大汗面前回話不得保留或有所隱瞞,否則……

「是,」沉璧只得硬著頭皮回話:「在西側妃娘娘身邊以後,沉璧亦曾使用過西番蓮之胭脂香粉。」

「妳方才說『亦曾』使用過,那麼意思就是,在多爾袞貝勒府邸的時候,妳便開始使用西番蓮所製之胭脂香粉,一直持續到進四貝勒府邸。是嗎?」

沉璧心下瞭然,豪格根本是用圍堵的方式在逼她說出與多爾袞之間相關的一切,硬是要將她與多爾袞以及西番蓮牽扯在一起。於是便道:「西番蓮之胭脂香粉,難道僅限於多爾袞貝勒府邸才能使用嗎?之前,或在十四貝勒府,甚或是進了四貝勒府邸之後,皆有使用的自由。」

皇太極見沉璧反應,有些放心,便繼續靜觀其變。

「是,沉璧姑娘所言極是。」豪格笑,「那麼敢問沉璧姑娘,妳所使用之西番蓮胭脂香粉可是多爾袞貝勒所贈?」

沉璧被這一問,又猶豫沉默了起來。到底她該怎麼回答才不致於會傷及多爾袞呢?

皇太極聽見豪格與沉璧的對話,很是有些憂心,然而此刻卻又不宜插嘴過問。

沉璧看向多爾袞,似以眼神在詢問他些什麼。

多爾袞凝視著沉璧,以眼神示意,要她但說無妨。

他兩人的眼神交流,豪格全看在眼裡,少不得有些妒意盈心。

「是,沉璧所用之西番蓮胭脂香粉,乃多爾袞貝勒所贈之物。」

「多爾袞貝勒為何要送妳如此貴重之胭脂香粉?」

「因為貝勒爺欲將沉璧送與西側妃娘娘,他要沉璧盡心並且好好服侍娘娘,所以在沉璧臨去昔日的四貝勒府邸前夕,才會賞賜與沉璧此些物事。」

「那麼,妳可曾將西番蓮之胭脂香粉再轉贈與西側妃娘娘?」

「是的,有。」

「那妳先前可知那些胭脂香粉裡,含有西番蓮的成份?」

「沉璧並不知情。」

豪格頷首,「相信沉璧姑娘必當知曉,昔日大汗尚是四貝勒爺的時候,曾喝過多爾袞貝勒所轉贈之益補湯,之後在西側妃娘娘寢室裡又蒐出含有西番蓮所製之胭脂香粉;這又是出自多爾袞貝勒之手。太醫曾說過,西番蓮與益補湯作用後會產生毒素,所以可想而知,這必是多爾袞所設下,欲陷害大汗的毒計之一,而妳沉璧姑娘,就是被多爾袞所利用來陷害大汗的一枚棋子。」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7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