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傳染病補償保險金 贊助
2013-05-01 12:24:59徐磊瑄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一:歸迴大清》(6-7)

夕雲搖頭,「沒,沒什麼,妳別嚷嚷這麼大聲。」她要她噤聲。

玉兒卻突然有些落寞地坐下來。

沉璧和夕雲扮嘴,一時見玉兒愀然坐下,皆感怪異,於是停下嬉鬧的動作,齊圍在玉兒身邊。

「主子生氣啦?」夕雲問,又道:「沉璧出痘,身子才剛好嘛,大家高興,打鬧一下。主子若不喜歡,我和沉璧不鬧便是。」

玉兒搖頭,「我是突然想起珍姐姐的愛子驟逝的事情,心裡感到難過。」

「原來主子是傷心這事。唉,正巧沉璧染上痘瘡,宮裡人都害怕,訛傳著吃什麼人蔘、鹿茸能防痘瘡,元側妃娘娘也是胡亂聽說了才會讓小阿哥吃下那麼多的人蔘。結果不僅沒能強身,反倒送了性命,真是遺憾。」

「是啊,」玉兒哀悽道:「誰知小阿哥的身子竟虛不受補,人蔘本是珍貴藥材,卻沒想到對小阿哥而言反倒成了催命毒藥。」

沉璧大大地歎了口氣,「若不是我染痘瘡,料也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夕雲道:「也不是妳的錯呀,妳也不想染上痘瘡的嘛。」

「夕雲說得沒錯。」玉兒拉著沉璧的手開解道:「發生這種遺憾之事,誰也不想,不料它就是發生了,只能說,洛博會福薄,誰也無法挽回。」

正說話的時候,奴婢來稟。「主子,多爾袞貝勒來了。」

「快請進。」玉兒道。

多爾袞由奴婢引進,見沉璧已離床梳妝穿戴整齊,料是病已痊癒。

玉兒抬眼見到他,笑道:「來看沉璧的是嗎?她的病已好全了。」

他笑,「看見了,不躺床上,也無一絲病容,看來很有朝氣的樣子。對了,方才好像聽見妳們正在說些什麼。」

玉兒緩道:「正說起洛博會薨逝之事,沉璧自責得很。」

他道:「這事我聽說了。妳別多想,想這個也換不回洛博會一條命。不是嗎?」

「是,」沉璧福一福道:「貝勒爺說的,沉璧明白。」

「既然妳病好了,那我就放心了。后宮之地不宜久待,我這就走了。」

玉兒頷首。

沉璧送多爾袞出去。

門口,多爾袞小聲促狹道:「欸,哪天有空可記得要來府邸謝我喔。」

「為什麼?」沉璧不解。

「妳病了這段期間,我可是來看了妳幾回呢。妳可怎麼謝我?」

「沉璧什麼也沒有,能怎麼謝貝勒爺呢?」

「我可等著我的小侍妾做好吃的麵疙瘩給我吃呢。」

她白了他一眼,似不怕他。「貝勒爺如要沉璧活得久一點,就別『小侍妾、小侍妾』的一直喊,」她沒輒,在他耳畔低語道:「您一句玩笑話,不知情的人可要當真了。您可是許多姑娘家心裡鍾愛的,若引起誤會,屆時沉璧恐怕倒成了眾矢之的,那可怎麼好?」

他一手扠腰,一手推了她的額頭一把。「就是要看妳成了箭靶我才高興。妳忘了,以前咱們可是對立的,妳不老嚷著要和我『唱反調』嗎?」

「是,」她一臉受不了,「既然貝勒爺如此興致,那沉璧就奉陪,和您『唱反調』唱到底了。」

兩人相視而笑。沉璧心裡,是溫暖的,但,也僅止於此,畢竟,他是貝勒爺;而她自己,並不屬於這裡。

玉兒將他兩人的互動全看在眼裡,心裡臆測著,或許兩人能有以後也說不凖。

 

◆◇◆◇◆

人蔘鹿茸能防痘瘡一事,經哲哲鍥而不捨,抽絲剝繭地循線追查,最後查問出是一名叫作醒夏的宮女所傳出的,而醒夏,正是豪格之母烏拉納拉氏身邊的宮婢。

宮裡,哲哲與珍兒端坐在窗下的椅榻上,底下跪著的人正是宮婢醒夏。

「妳老實告訴本宮,」哲哲厲聲問道:「人蔘能防痘瘡一事,妳是打哪聽來的?」

醒夏不敢抬頭,一副含著淚水就要哭出的模樣,有些哽咽委屈地稟道:「是、是奴婢的主子說的。」

「妳說的,可是烏拉繼妃?」

「是,正是烏拉繼妃。」醒夏恭謹道,絲毫不敢隱瞞。

「知道了,妳且退下吧。」

「大妃娘娘……

「還有事?」哲哲肅臉問。

「其實咱娘娘也是好意,和宮人們談著如何防痘瘡,只是不料人蔘竟無防範之效。還請大妃娘娘,千萬別說這件事情是奴婢說的,否則恐怕我家主子會、會……」醒夏支吾著,不敢再說。

「知道了,不會把妳給扯出來的。」哲哲一臉莫可奈何。

「是,謝大妃娘娘、謝大妃娘娘。那麼,奴婢告退了。」說罷醒夏伏在地上一拜,然後起身退了幾步以後便離開。

珍兒愣著,似是在想什麼事情。

哲哲道:「珍兒,事情終於查出來了,原來是從繼妃那兒傳出來的。」

珍兒失笑,「定是她要陷害臣妾,才會讓宮人胡亂散佈人蔘能防痘瘡的謬聞。」

「妳是說,」哲哲臆道:「烏拉繼妃想害死洛博會?」

珍兒悽然點頭,「洛博會是皇子,如今我又有了身子,是皇子還是格格尚未可知。烏拉繼妃許是怕臣妾有了兩位皇子地位不可同日而語,且如此亦極有可能會威脅到豪格貝勒成為嗣子,繼承汗王的地位,所以才會散佈錯誤訊息,利用臣妾愛子之心,害死洛博會。」

哲哲聽了珍兒的分析,心下覺得不無可能,與她先前所臆測的其實不差。烏拉繼妃失寵多年,毫無才華德行,心胸狹隘,性情又十分嘮叨碎嘴,並不得大汗歡心。珍兒一來生有洛博會,二來現下又有身孕,保不準一舉得男又生了個皇子,有了兩位皇子母憑子貴,那是一定的事情。且近來因有孕之故受寵於大汗,以烏拉繼妃善妒之心性,是很有可能會做出此等事情來的。

珍兒見哲哲不語,遂跪下哭求道:「請大妃娘娘一定要為臣妾作主。」

哲哲起身,扶她起來。「別哭了,珍兒,本宮說過自會給妳一個交代,就一定會為妳作主。妳別憂心煩惱,只管好好安胎便是。」

珍兒點頭。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7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