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比昂海外代購 天天有驚喜! 贊助
2021-11-24 00:49:52

旻城 抑鬱產物 (全)

 

長篇純車

私設已交往

 

──正文──

 

01

 

韓知城已經被困在這張床上好幾天了。

冷空氣帶著眷戀侵蝕著凍骨,齒列直直地磕,也沒有人可憐他。

因為這是他自己要求的,要求他的男友,

 

他的李旻浩。

 

「今天也要五次嗎?」

倏地,有片影子遮住他唯一的暖源,

向上望進那人的玄眸,原來這麼深的潭水中也能見到自己的縮影。

雖然,那人眉宇間透露著一些不那麼單純的目的性。

 

疼」

過了良久朱唇微啟把一個「疼」字吟的千回百囀,弄的李旻浩暈頭轉向。

太甜膩了,硬生生把李旻浩歸戶成甜食主義者。

「哪裡疼?」

年上者坐到床沿,試探性地捏了把那人白皙的細腰,換來孩子隱匿的嬌吟。

「全身疼

說韓知城生下來就是被貼上李旻浩姓名貼的魅魔也不為過,那人生來就是一項冷酷的李旻浩的罩門。

 

被眼前景象震懾不說,那人眼眶盈滿的晶瑩像夏天饞的彈珠汽水瓶,想把玩、想舔舐。

俯首吻去蜜滴,挑逗著舌尖的味蕾,舒暢地從喉頭溢出低吟。

 

啊,下身又開始痛了。

 

「親愛的」

「我也痛」

拉過那人脫力後軟綿綿的手,輕輕的撫著褲襠的突起。

欣賞著韓知城的臉頰從蒼白無力到熾火嫣紅,嗤笑一聲後梳了梳那人的瀏海,

小孩舒服地閉上眼,享受暴風雨前靜謐的溫存。

 

「城」

「還抑鬱嗎?」

掌心留戀著韓知城蠻腰上滑膩的觸感,卻還是保持著一絲理智施力扶坐起對方。

悶哼一聲,看著床前不遠處的全身鏡才發現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緋紅的曖昧,無一處倖免。

「看到這些完全沒辦法抑鬱」

 

韓知城噘起嘴,臉頰的紅潤愈發明顯,彷彿要滴出鮮紅的血液,恨不得染滿整個床鋪,讓年上者一目瞭然。

 

「不抑鬱就麻煩了呢

李旻浩蹙眉,小心翼翼地坐到那人身後,伸臂環住腹前的細腰。

「這樣要怎麼拐你上床?」

曖昧的水聲繚繞在耳畔,感覺到濕熱的軟苔蔓延在耳尖,帶了點電擊感和高溫。

「呀已經連續幾天了?」「不夠」

 

那人故意的用硬挺的下身緩緩磨蹭著圓潤的臀部,模擬似的淺淺穿刺有些紅腫的股溝。

 

「哥哥

好不容易乾去的淚珠又再次泌出,嘟起的唇上薄下厚,讓人忍不住想一親芳澤。

珍珠項鍊斷了線,一顆顆滾落後綴在李旻浩的心潭,泛起陣陣漣漪。

 

就說吧,完全不可能從韓知城手中脫逃,只有自甘沈淪的份。

 

02

 

和韓知城剛認識沒多久,就知道那人有抑鬱傾向。

與其說是為此感到困擾,不如說是「為如何陪伴他」感到困擾。

他從沒想過因為這樣就離開韓知城

 

後來,他和韓知城交往後,抑鬱的情況雖然越來越少發生,但在工作壓力的摧殘下,那麼偶爾的偶爾,韓知城會發生個一兩次。

 

他會不說話,默默的掉淚;

習慣性地縮在沙發一隅,盯著同一個地方看好幾個小時不說話,

 

安靜到令人害怕的地步。

 

李旻浩不知道該怎麼做,但他知道,韓知城願意和他分享心情,他才會開口。

這時候默默陪伴才是最好的,

所以從一開始的坐到他身邊,到後來、那人會悄悄的縮進自己懷裡,再到後來、那人回抬起頭用水汪汪的大眼祈求自己的一個吻。

 

再到現在,會在床上纏綿。

 

能夠暫時忘卻煩惱和痛苦,逃避是一種方式,轉變心境是一種選擇。

 

李旻浩對此沒有特別的想法,

韓知城要,他就給。韓知城好,他就好。

僅此而已。

 

抑鬱的韓知城是脆弱的。

抑鬱的性愛產物是比平常更小心更輕柔的,像是愛護易碎的陶瓷娃娃一般。

 

輕吻會壓著舌根,先輕輕地舔舐對方的紅唇,等到那人迫不及待地張開牙關,再慢慢的深入。

留下瑰紅的吻痕,先用連綿的吻試探對方的敏感點,等到那人顫抖著發出高亢的呻吟,再吮入齒間定點。

挑逗下位者身前的花莖,先用指腹緩緩磨蹭微微顫抖的前端,抹去溢出的晶瑩,等到那人情不自禁的往自己手心裡戳愣,再開始前後擼動。

 

前戲會比以往漫長,但李旻浩沒什麼所謂。

因為這樣韓知城會很舒服,他之後也會比較好進入。

 

這時候,中間會插一些葷話。

「這裡濕成這樣,是迫不及待了嗎?」

指尖淺淺探入一個指節,輕輕按壓著邊緣,挑戰著韓知城的理智。

「城裡面在吸我

 

韓知城是個臉皮薄到不行的小孩,遇到這種葷話絕對是摀住臉外加細細呻吟,毫無例外。

 

等到那人真的忍不住,用白嫩的小腿輕蹭自己的腰,惡趣味就會開始延燒。

 

「求我,我才進去」

邪魅的舔著嘴角,看著那人欲言又止,被吻腫的小嘴張了又合、合了又張,

心裡樂開花的上位者會故意輕撫著年下者的敏感帶、熱掌四處游移,

那人打了幾個哆嗦他也數,就是看那人忍耐的極限有沒有變化。

 

「求求你」「求我什麼?」

不甘地咬著鮮紅的純面,皺起眉頭像隻討食的貓咪,傲嬌、卻又粘人。

「進來

終究還是輸給原始的慾望,韓知城開始左右搖晃著蠻腰,晃的李旻浩眼酸。

「什麼?手指嗎?」

偏偏李旻浩是這個世界上,對韓知城最有耐心的人。

忽視著早已溢出前液的什物,包裹在硬質布料裡的不適感對李旻浩來說都不及瞧一眼韓知城的媚態來得重要。

 

「這個

小饞貓已經忍不住腹部的飢餓感,伸出小爪子開始討食。

慢慢拉開李旻浩褲襠的拉鍊,處在興奮狀態已久的熾熱一被釋放就開始不住跳動。

伸出粉嫩的小舌隔著私密布料勾舔,李旻浩沒什麼更滿足的心理了。

如果有,就是在小貓的花穴裡奔馳。

 

「乖小貓,都給你。」

「都給我的乖貓咪」

 

一切都是這麼的自然,水到渠成。

在床上的每一個步驟都有它存在的必要,因為李旻浩喜歡,而韓知城需要。

 

那個抑鬱的韓知城更是。

 

03

 

清晰地感受到那物隨著自己的動作越來越勃發,俄頃大了一圈不說,上頭的青筋韓知城甚至能夠細數。

原本想著年上者的把戲不過就那幾樣,肯定又是要叫自己喵個一聲給他聽聽、又或是要自己撒個嬌求對方進來之類的。

 

「坐上來自己搖」

不過就六個字,講的韓知城驚心動魄,那人叫了好幾聲才回過神。

「第一次就試試看嘛」

李旻浩的撒嬌雖然有點可愛,果然還是惡魔的恐懼佔居多吧。

韓知城深知那人都做到如此地步,必是無法逃脫。

乖乖地轉身面對年上者,小手圈起硬挺後抽動幾下,對準後緩緩坐下。

 

「哈

還是第一次看到李旻浩那麼享受的表情。

以往李旻浩都會從自己背後進來,他不曾將李旻浩的反應映入眼簾。

他偶爾會用那人的低吼和動作解讀那人要到臨界點或是還不夠需要夾緊屁股,但如果能夠面對面,那韓知城就更能懂那人的情緒了。

 

看著眼前那人眼睛微微瞇起,薄唇微張著吐出熱汨,韓知城咽了口口水,忍著痛苦嘗試觸底。

「寶貝、痛就慢慢來」

李旻浩立即回過神,雙手托著年下者的雙臀,輕輕地向上提。

「不疼」

「哥哥舒服,知城不疼」

 

韓知城知道,李旻浩對自己在床上的第三人稱最沒轍了。

果真,那人低吟一聲,捧著肉臀的手緩緩向下,肉莖嵌入更深的境地,狠狠地在韓知城的肚子上留下一束煙花。

 

「怎麼這麼早就射了?」「唔

紅憨的鼓頰快速地埋入愛人的頸窩,留下不好意思的嬌嗔和輕槌,李旻浩可是最喜歡這個環節了。

 

扶著李旻浩的肩膀跪起,又緩緩坐下,

重複數次,感覺到內壁越發柔軟,呻吟也漸漸轉了調,高了幾個八度也不自知。

開始知道要往哪裡撞自己才會舒服,也開始摸透哪種頻率李旻浩會最喜歡,

兩個人的抽插漸漸加速,等到韓知城脫力,李旻浩便會把韓知城壓進羽絨枕裏頭,交媾的翻雲覆雨、纏綿悱惻。

 

小小的臥室裡迴盪著肉體的碰撞聲,粘膩的水聲瀰漫在兩人的腿間。

體液被拍打成沫白色,綴在紅腫的圓臀上像清晨朱槿上的露珠。

小孩兒未曾體驗過這樣深入且不顧一切的交歡,生理淚水一滴滴滲進床單,唾液也忘了吞,跟著一起匯流成河。

偶爾交纏的唇齒在高潮前變得頻繁觸碰,更加紅腫的小嘴吐出咿咿呀呀不成句的語助詞,參雜一些李旻浩的愛稱和求饒的對不起。

 

不過,李旻浩最喜歡韓知城在床上的對不起。

因為那就是快來的意思。

 

加快身下的操弄,懷中的人兒開始顫慄,緊縮的蜜穴開始不規律抽搐,榨的李旻浩也沒得忍,直接釋放在溫熱深處。

 

 

韓知城每次歡愛後都是虛脫的,偶爾直接墜入夢境,偶爾攤在床上保留一絲意識看李旻浩善後收拾。

但今天,韓知城異常的清醒。

 

「哥哥」「嗯?」

兩個人並肩窩在被窩裡,軀間的手交疊,十指緊扣著。

「遇到你之後,抑鬱變少很多了,非常感謝」

很感謝有你,陪在我身邊。

很感謝有你,願意陪在抑鬱的我身邊。

「你要慶幸,因為我愛你」

 

真的很愛很愛你,所以不曾想過離你而去。

因為你是我活下去的理由,也是我笑的原因。

 

輕吻李旻浩裸露的肩頭,沒有情慾,只有單純的愛意。

 

「晚安,親愛的」

「晚安,我最親愛的」

 

我唯一親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