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投保抽寵物餵食器 贊助
2021-10-11 00:57:10

旻城 慎入二十四題(五)(H)

慎入是絕對不會虐的系列欸瘋掉

反正他們最近那麼甜:(

17.痛苦

李旻浩最近在吃醋。

他覺得韓知城和某個母校新來的男老師走很近。

聽別人說、他還當上了該科的小老師。

 

這也代表、他們會有更多的相處時間吧?

 

一開始是想一個人生著悶氣等著韓知城來哄的,

後來想起韓知城這個遲鈍鬼十之八九不會發現自己的異狀。

某次去接那人放學,竟然還是跟那個男老師一起走出來的,頓時火冒三丈。

「呀、韓知城!」

打開車門,跳下車就抓住年下者的手,還不忘給那個男老師一記敵意的眼光。

「老師掰掰!」

你看他笑得多燦爛啊、完全沒有發現身旁兩人的眼神交流有任何不對勁。

「再見、韓啊。」

韓啊?!他還取了暱稱?!

瞪大了眼睛看著坐在副駕的韓知城,那人還在朝窗外揮著手。

這下他知道他該開去哪了。

 

「哥你怎麼沒有左轉啊?」

看著開離自己家越來越遠的李旻浩,吞了口口水。

「因為我不會讓你回家。」

聲音故意壓得很低、眼神銳利。

「我做錯什麼了?」

搔了搔後腦杓、怕是怎麼想也不會想到吧、

車輛停下,看到是熟悉的地點,心跳得更快了。

「為什麼是哥的家?」「因為我有問題要問你。」

 

「好好地問你。」

 

 

「哈啊、!」

才剛進屋子就被李旻浩壓在鞋櫃上,褪下褲子草草擴張了幾下就闖入,韓知城痛得尖叫,眼尾掉出了幾滴鹹水。

「好痛

他不敢反抗那人,覺得今天的李旻浩有點可怕。

或許是理智上線了,李旻浩捧起韓知城的臀走向床鋪。

「懲罰不會好過的、忍忍吧。」

像是宣告死亡一般,沒等回應就咬上年下者脆弱的脖頸。

「啊!!」

身下的抽插沒有任何的取悅性質,刺痛和麻癢還是佔上風。

韓知城痛得直嗑牙,小小的手緊緊掐著年上者的手臂。

「哥哥我痛

細細的呻吟變成破碎的求饒,眼淚也氾濫成災。

從有點愧疚變成非常愧疚,俯首溫柔的吻去臉頰上的淚珠。

「抱歉、我失控了。」

退出韓知城的身體,小心翼翼地扶起那人。

「哥哥為什麼生氣

彎下眉眼噘起嘴,李旻浩的心臟一天天的都在被韓知城融化。

「你和那個老師走太近了」「你吃醋?」

突然咯咯地笑了起來,李旻浩又有點想折磨那人的意味了。

「對啦。」「可是、哥

瘦小的身軀左扭右擺的鑽入李旻浩的懷裡,將臉蛋埋進那人的頸窩──

 

「他是我的哥哥欸。」

 

「哥哥就叫哥哥、叫什麼老師!」「弟弟就叫弟弟、叫甚麼暱稱!」

不知道是太生氣還是尷尬到害羞,李旻浩面紅耳赤,將韓知城硬塞到自己懷裡。

 

別看我臉!

 

「我們在家都這樣的啊」「

這真是大失策。

「我記得你是獨生子啊」苦惱地抓了抓額前的碎髮,食指戳在年下者的手心輕輕畫圈。

「他剛回來嘛、你來我家都看不到他的

毛茸茸的腦袋瓜在年上者掌上蹭呀蹭,將肉嘟嘟的臉頰貼上。

 

「你再那麼可愛我要繼續了。」「好哇。」

 

然後韓知城隔天就沒辦法去上學了,手機都是他哥的未讀訊息。

 

18.食物

現在韓知城身上都是蜂蜜了。

明明一開始是在做蜂蜜檸檬水的、李旻浩突然衝進廚房一把抱住自己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怨怨地看著一臉無辜的罪魁禍首,低頭看到全身黏踢踢的自己嘆了一口氣。

「我去洗澡。」

無奈地放下手中的蜂蜜罐,將材料冰進冰箱──

 

「其實我可以幫你弄乾淨。」

 

這句話一出來,韓知城馬上就想起之前莓果杯事件。

「不需要麻煩你!!」

看到小孩的反應,立馬就知道是發生什麼事。

「我不會對你做奇怪的事、就只是彌補」「不用!我原諒你!」

你一句我一句的爭吵,都沒發現李旻浩隨著他進到浴室裡。

「!」

發現自己已經被逼到無路可走,背抵到冰涼的浴室磁磚上。

「你出去!」「不要。」

將掌心堵到牆上,把韓知城困在自己和牆壁之間。

「你現在很香又很甜字面上的。」

壓低身子,伸舌舔去那人臉上的蜜珠。

「我要洗澡!」「恩哼、」

「我幫你。」

不給那人反抗的時間,將那人雙手交疊舉到頭頂。

「哥!!!!」「嗯哼?」

四處舔舐著散佈頸窩的蜜糖,甜膩的氣味在舌尖散開。

「不不要、」

開始沒有力氣站穩,背靠著磁磚滑坐在地上,李旻浩則抱著年下者的腰減慢墜地速度。

嘴上的動作繼續,手上也沒閒著,將灑在衣物上的黏稠液體沾上韓知城的腹部。

「!」

這個意圖、應該再明顯不過了吧?

將已經無用的衣物丟到一旁,舔舐著方才抹上軀體的蜂蜜。

「哥、你再這樣、我要生氣啊!」

 

這已經不是在洗澡了吧?越用越髒。

騰出右手轉開花灑,兩人在浴室地板上親吻,被淋得睜不開眼睛。

「哥、不要、」

感覺到李旻浩把尚未被沖去的蜂蜜抹到穴口,開始入指擴張。

「嗯哼、」

 

今天似乎講兩個字就能打發甜蜜蜜的韓知城了。

品嚐過蜂蜜鬆餅、蜂蜜蛋糕、

但李旻浩還是最喜歡蜂蜜韓知城!

19.窺視

 

今天李旻浩回家的時候,韓知城沒有像往常一樣在客廳等他。

先到廚房、那人也不在,廁所也沒有。

「知城啊?」

走到房門前停下腳步,透過門縫看到那人正舉著手準備褪下衣物。

這也太沒戒心了、連房門也沒關好。

韓知城赤裸的上身、平常可是不給看的

嚥了口口水,繼續觀察房內那人的動作。

 

或許是剛剛外出了吧、汗濕的額髮黏在肌膚上。

裸露的背脊也沁出一層薄汗,從窗外撒入的陽光反射著汗珠,

 

李旻浩又吞了一口口水。

 

韓知城換上乾淨的睡衣,接著將大拇指伸進褲頭──

緩緩的往下褪,露出白色的四角褲和蜜色的大腿。

白花花的、李旻浩又嚥了口口水。

 

那人轉身要拿短褲,看到了門外的李旻浩。

「呀!哥為什麼不出聲啊!」

嚇死我了!

「你在偷窺我嗎?」

韓知城皺起眉頭,將手交疊護在自己胸前。

對。」

也沒想否認的意思,一步一步接近那隻正顫抖的鼠。

 

「那是因為你不關門也不鎖門又笨。」

「講的好像是我的問題!!!檢討被害者!!!」

韓知城跳到床上,將自己裹進被窩裡悶著喊。

「反正都看光了、」

 

李旻浩爬到床上,用力扒拉著潔白的被單。

「你就乖乖地脫了吧?」

年上者拉起被窩裡那人在外晃悠的小手置到令人難以啟齒的那處、

「!」

「他從我回來開始就有點活潑呢?」

「該怎麼辦?」

「是誰害的呢?」

「解鈴還須繫鈴人

俯下身隔著薄薄的被單親吻著年下者的臉頰,倏地掀開──

 

「知城啊、」

快速的印下一吻,趁那人不注意扒光那人的衣物。

因為沒有沖澡、麥色的肌膚還留了一層黏膩、和自己一樣。

「要邊洗澡邊做嗎?」

「不要!變態!」

那人隨便抽了幾件衣物就往浴室衝,留下無語的李旻浩。

「呀、等等我啊,我也想洗、」「等我出去!」

 

李旻浩可是李旻浩欸、怎麼可能乖乖的聽話?

況且應該要是韓知城聽自己的話。

悠閒地推開浴室的玻璃門,慢慢的接近毫不知覺的韓知城。

那人正自顧自地衝著早、嘴裡還哼著不成調的小唱。

將脣湊近年下者的耳邊,魅惑的吐出一句──

 

「你好像逃不掉了

 

那人被嚇的放開持著花灑的手,水花四濺,打濕了兩人。

趁亂環住那人的腰,上下游移捏了幾把。

滑嫩的肌膚吹彈可破、用兔牙咬了幾口也不願意善罷甘休。

 

「哥

「雖然明天不是放假日

李旻浩抱起韓知城,抵在牆上。

「會做少次一點的。」

 

 

20.電話

 

韓知城去家庭旅遊了。

本來說要帶上李旻浩的、那人卻拒絕了。

「之後再說吧

因為李旻浩的期末報告進度可以說是慘不忍睹。

為了確保自己未來還有更多的休閒時光、還是乖乖地撐過這段時間吧

嘆了不知道今天的第幾口氣,看向窗外彷彿連雲朵都變成韓知城的形狀。

那時候自己去遊學團的時候,韓知城是怎麼撐過這段日子的呢?

還是自己特別黏呢?

倒在床上輾轉翻覆,本來應該要被照護完全的筆電被冷落在書桌上。

 

因為他太想念韓知城了、該怎麼辦呢?

按下聯絡欄最上方的暱稱,響了沒幾聲就被接起──

 

「喂?哥?」

天啊、這才一天不到、重新聽到韓知城聲音竟然有一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病了。

 

韓知城的聲音本來就幼感,被話筒磁性化後變成黏膩聲線、

就像在撒嬌一樣。

這個時間、不知道韓知城現在正在做什麼。

「你在幹嘛?」

我想你了。

「我剛洗好澡、準備要睡了。」

「吹頭髮了嗎?很累嗎?」「吹了、有一點。」

突然發覺韓知城的聲音不只是被電話變得黏糊、還染上了一層睡意朦朧。

「那、聊聊天吧,我陪你到你睡著為止。」

「好啊、反正我自己一間。」

兩個人開始談天說地,韓知城說了今天去哪些景點、下次要和李旻浩一起去;李旻浩說了今天報告還是寫不出來,幸好有朋友carry還能勉強擁有一些進度。

突然講到上次遊學團的事情,韓知城隔著話筒都紅了臉頰。

「是哥哥無預警地回來了──」「不做壞事還怕人家回來?」

偷偷笑了一聲,還是被年下者捕捉到了。

「哥!!!」「知城啊、」

那頭傳來熟悉的布料摩擦聲,韓知城覺得有點不妙、

 

「我想、我們可以像之前那樣的吧?」

喘息聲勢韓知城最抵擋不了的、李旻浩深知這點。

輕輕磨擦自己的分身、故意溢出幾聲低沈的呻吟。

「哥

聽這個語氣、大概也是進入狀態了吧、

「脫褲子。」「唔

那人乖巧的褪下褲子,聽聲音也是丟到床下了吧?

「知城啊」「唔嗯?」

為什麼連在電話裡、都能想像得出那人的表情呢?

一定是雙眼迷離、小嘴微張的望向自己吧?

帶著渴求的慾望──

 

「想進去了。」「唔

「我說進去、你就放指頭,好嗎?記得潤滑好,用乳液也可以

已經迫不及待地搓揉起漲硬的那處,在自己完全充血後低吟一聲。

 

「進去了?」「唔!」

他可以想像得到、那孩子應該拱起腰了吧?

咬著唇隱忍著、怕隔壁房的母親聽到?

「我可以動了嗎、知城?」「可

上下擼動著肉莖,耳機裡是韓知城同步的呻吟。

配合著那人越來越急促的喘息、手上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知城、你好緊」「唔!」

「很溫暖別夾我了

韓知城最害怕葷話了,還有──

 

「寶貝、我要加快了。」「!」

每次不小心脫口而出「寶貝」兩字,韓知城攢著自己手臂的小手就會收得更緊,身下的溫熱也會收縮。

似乎聽到微微的水聲了,那人也加快了手指抽插的速度。

「哈啊、哈!」

現在的韓知城、肯定正滴著淚,另一隻手也在撫慰著前端吧?

「哥哥、要要去!」「不行、停下來,聽話。」

要等我一起。

那人還真的乖乖的停下動作,難耐的扭著腰。

 

李旻浩加快手中的速度,在快要射精時叫了韓知城、

「知城..啊、要射進去了

 

韓知城自尊也是有的啊、紅了臉頰還是熬不過慾望的驅使。

一次放入三指,往著熟悉的那點衝刺。

模仿著那人平時在自己體內奔馳的節奏,沒多久兩人愈發粗重的喘息聲交融,一起達到高潮。

 

「小饞貓。」「唔、色狼!」

到最後,兩個人都沒有掛下電話,任憑時數勤勞的跑著。